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624、秒杀天才
    苏烟好奇道:“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是不是都跟女人有关?”

    闻言胡途忍不住翻白眼道:“别把我想得那么肤浅好吗,我的一生当中难道就只有女人吗?难道就没没有亲情和友情?”

    “好吧,我错了,你不是一个这么肤浅的人,这总行了吧。”苏烟果断道歉,一点犹豫都没有。

    胡途心里这才好受一些。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忽然有架直升机往胡途这个方向飞来。

    而且它飞行的高度,仅是都不足五十米,非常之低。

    直升机飞到胡途和苏烟上空时,更是停了下来,随即机舱门打开,一个年轻男子便从上面一跃而下。

    然后快速落地,在胡途和苏烟的目光之下。

    一眨眼的功夫,他便着了地。

    但是他着地的方式特别轻松,仅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双脚和地面仿佛如同没有触碰到一般。

    胡途和苏烟都被这个突然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人,弄得有些神经错乱,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

    “他是谁?”苏烟道。

    “不知道。”胡途回。

    “他好像是来找我们麻烦的。”苏烟隐约能用有这种感觉。

    胡途纠正道:“不是找我们麻烦,是找我的麻烦,你没看到他那斗鸡眼一直盯着我,压跟都没把你放在眼里吗。”

    苏烟没有反驳,因为胡途说得确实有道理。

    而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这个人,正是从十八地区出发的张真。

    也就是张家那位天才。

    是的,他是坐着直升机赶过来的。

    本来是想直接去往胡途的住处,可是他手下的人,又说胡途不再家里,而是在外面闲逛,于是他便过来了。

    “你倒是蛮潇洒的嘛,杀了我那个愚蠢的弟弟,居然还逗留在妖都,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

    张真冷声说道,目光浮现出杀机,死死的瞪着胡途。

    “杀了你弟弟?”

    胡途一脸茫然,道:“你倒是说清楚点啊,我杀过的坏蛋,可能比你吃过的饭都多,不知你指的是哪个?”

    “不知道没关系,反正你接下来便会死在我的手下!”

    张真无比自信说道,随即他便拔出了一把剑,指着胡途。

    “有什么遗言想说的吗?我可以给你十秒钟时间。”

    张真故作大度道。

    对方反正都要死了,所以他大度一下也没什么。

    “要死的可是你哦,小弟弟。”

    胡途微笑回应:“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比如说需要跟你爸妈或是女友交代什么?需要的话便赶紧的,不然可就没有机会了。”

    胡途说得非常自然,脸上自信甚至比张真还要更加浓郁。

    他是谁啊,他可是在七绝门大闹了一场的男人啊。

    又岂会将眼前这个区区毛头小鬼放在眼里。

    “你嘴巴倒是挺厉害啊,可惜与你的实力并不匹配啊!”

    张真嘲笑道,“算了,懒得再跟你,既然你不想留下遗言,那我便把你杀了吧!”

    话落,张真便动手了。

    呼的一声,他便来到胡途身前,随即那金光闪闪的一剑,便向着胡途的身体凶猛刺去。

    呯!

    但是这一剑却是没有刺穿胡途的身体,反倒是发出了金属般的撞击声。

    “怎么可能!”

    见此张真瞬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要知道这一剑他的力量可是使用了百分之九十五啊。

    几乎接近全力,可是却没有对这个男人造成丝毫伤害。

    “愚蠢的年轻人啊,下辈子投胎好好做人吧!”

    这时胡途却露出了嗜血一般的微笑。

    随即数十道白光闪过,随即张真便被切成了数百块豆腐块。

    死得不能再死。

    这些切口都非常整齐,仿佛如同镜面一般。

    张真怎么都没料到,他会在一瞬间,就被胡途给取掉性命。

    可惜他没有反悔的机会,他已经死了。

    胡途瞬间释放出的几十道白光都是由内劲所形成,它们都如同刀刃一般,特别特别的锋利。

    此时变成一堆肉块的张真,则是全部掉落地面,全部堆在了一起。

    苏烟倒是很镇定,因为胡途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已经算的上是见怪不怪了。

    况且事情也不是因他而起,是那个张真偏偏要来找他的麻烦。

    此时此刻,直升机上,开直升机那两个张家人,已都是面如死灰,难看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

    这可是他们张家的大少爷啊,而且还是实力最强,天赋最高的天才少爷。

    可是他们这位少爷,面对那个同意也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是瞬间就被杀掉了,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完了,我们彻底完了,如果回去向家主报告这件事情,我们一定非死不可!”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子!”

    这两个人的情绪都有些失控,但他们理性还是在的,还知道继续待在这个地方一定会给他们造成威胁,于是便启动直升机,开始逃跑。

    但是直升机刚移动,下面呼的一声,他们便看到那个将他们少爷杀死的年轻人,竟是奋力一跃,便向着他们直升机跳了上来。

    然后对方一下便抓住了直升机下方停机装用的铁框。

    接着猛然一甩,人又飞了起来,一脚踹开直升机的玻璃门,跳进了直升机里面。

    驾驶直升机的两名机组人员瞬间吓的面如死灰,有一个甚至是直接尿了,散发出了一股浓烈的尿骚味。

    “大哥饶命啊,只要你肯放过我们,我们什么都可以做,你要我老婆都行,我绝对不会有任何反抗。”

    “是啊,大哥,只要你能不杀我们,你要我们做什么都行,哪怕是把我们都要了。”

    这两人竟是都有那么点gay里gay气的,胡途看着都觉得有些恶心。

    “放心,我不会杀你们,我并不是暴君,但前提是你们得如实回答我得问题,如果不说,那么你们便和这直升机一块坠亡吧。”

    胡途威胁道。

    “大哥请说,只要是我们知道的,我们一定告诉你,我们绝不说半句假话!”开直升机的男子回,他还比较冷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