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623、张家复仇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

    张国盛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不停磕头感谢。

    张国宝见怪不怪,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张国盛能够教育出张子聪这样的垃圾儿子,是因为他本人也是一个垃圾。

    在武道上没有什么作为也罢,就连一大把年纪了,还经常去外面找女人。

    总之成天就是花天酒地。

    他如此作风,也让他在张家彻底失去了掌大权的机会,张家只会给他一些钱去消遣,张家其它事情他则没有权力去管。

    而每月都按时给他一笔钱让他生活,也仅是因为他是张国宝的三弟。

    如果没有这份兄弟关系,张国盛一家人能不能够留在张家,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张国盛谢完之后,便退下去了。

    然后张国宝说道:“去把真儿叫来!”

    “是,家主。”手下回应。

    一分钟后,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到了张国宝所在的大厅。

    “父亲,您找我有事?”

    年轻人叫张真,他是张国宝的儿子,也是张家未来的接班人。

    同时他也是张家的天才。

    年仅二十五岁,他的修为便已是第三十一层。

    而他得父亲张国宝,也不过是三十三层。

    他们父子年龄之间差了三十多岁,修为却是只差两层。

    而且张真还有很大得提升空间,而他父亲想要再往上走,则是有了一定难度。

    所以张真超越他父亲也仅是时间的问题。

    “是这样的,真儿,为父需要你出面去办一件事情。”

    张国宝说道:“是杀一个人,对方也是武者。但是对方有些奇怪。”

    “奇怪?”

    张真涌出好奇之心,道:“为何这么说?”

    “因为那人能够在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之下,杀死一个人。”

    张国宝说道:“张子聪死了你知道吧,便是杀死他的那个人干的。据现场的人所说,张字聪身边的几个人,都是被对方在一动不动的情况下杀死的。”

    “都死的很惨,两个都被爆了脑袋,另一个更是整个人都被炸成了肉酱。”

    闻言张真不禁笑道:“父亲,你觉得这种事情有可能吗?动都不动一下,就能嚷他人自爆身体。”

    “这样的武者真的存在?”

    张国龙道:“那真儿你的意思是?”

    张真道:“她肯定是内劲外放了,但他的内劲外放是集中在一点,然后再将其打在对方的脑袋上,这才造成了爆炸的效果。”

    “这一点只要是稍微训练一段时间,我也可以做到,z所以这并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世界上也没有人能够在完全不触碰对方的情况下,给对方造成致命一击。”

    张国宝很满意儿子所说的,以至于脸上都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果然不愧是他的儿子啊,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小伎俩。

    “真儿,那为父让你去除掉这个年轻人,你应该有把握吧。”

    张真道:“真儿当然有把握,父亲你就放心吧,过一会我便提着他的人头过来见你。”

    “嗯,有真儿这句话,那我便放心了。”

    张国宝脸上的欣慰笑容变得越发浓郁,越看他儿子,越是顺眼。

    因为他儿子比起他年轻的时候,简直优秀了不要太多。

    他年轻时候,跟他的同龄人,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差距,修为一人只是高出他们一两层。

    但是他儿子在他们张家的年轻一辈之中,却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在他们张家,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可以跟他相比的年轻一辈。

    但难得的是,他儿子并没有因此而骄傲,反倒去跟十八地区所有的年轻一辈比较。

    而这么一比较,他发现自己在十八地区当中的年轻一辈里面,并非是最顶级的存在。

    他的实力只能算得上是上等,比他优秀的人,则还有许多许多。

    张真看了一眼胡途的照片之后,便离开了张家,离开了十八地区。

    然后直接往妖都市中心赶去。

    他们的人已经打听到胡途住在什么地方,所以他只要直接过去便可。

    胡途这边。

    他正在外面散步。

    待在家里实在无聊,于是便就出来了。

    但他并非一个人,还找了一个朋友,对方是个女人,叫苏烟。

    胡途也没有刻意叫她,就是随便聊微信问了下,没想到人家真有时间,于是便立刻丢下她的工作,赶了过来。

    话说她和胡途也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交流了。

    所以当胡途突然跟她联系的时候,她都还非常的意外。

    “你怎么会想到叫我出来。”

    苏烟随口说道,不说话有点尴尬,那便随便说点什么吧。

    “我们很久没见了,我想见见你,这个理由可以吗?”胡途微笑。

    “别拿我开玩笑行吗,我们俩之间可不适合说那些话。”

    苏烟道:“而且你也要顾及一下你女朋友们的感受们,要是让她们知道你跟我暧昧,她们心里得多难受。”

    “去去去,什么女朋友们啊。我就两个女友而已。”

    胡途道:“居然把我说得跟皇帝似的,有一大片后宫。”

    “看看,你们男人这德行。”

    苏烟略带鄙夷道:“同时交往两个,却还理直气壮,我也是醉了。”

    “幸好我没跟你在一起,不然以的底线和脾气,我非被你气死不可!”

    “哦不,气死好像没必要,但我一定第一时间跟你提分手。”

    胡途笑了笑,没反驳。

    苏烟这个女人,确实占有欲很强烈,所以她会那么做是很正常的。

    当然刘英和苏樱也都是占有欲很强的女人,她们自然也希望胡途仅是她们一个人,而且她们目前也是这么以为的。

    毕竟两个人一个江城,另一个在天都,两座城市之间足足隔着一千多公里,谁也不知道谁的存在。

    但这两人迟早都会碰面认识,胡途觉得,而且这种感觉竟是还非常的强烈。

    “你在想什么?”

    苏烟拍了拍胡途的胳膊,因为这个男人竟是发呆了。

    胡途回过神来,解释道:“哦,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以前一些很有意义的事情,便就走神了。”

    “有意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