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620、依然是秒杀
    余家人一个个都是恐怖到了极点,仿佛下一秒便是他们的脑袋会炸开。

    就连余红英都恶心到差点吐了,但是她有去想刚刚的事情是不是胡途所为。

    可是自己一直紧挨着他,可以看到他什么都没做啊,他又怎么可能让那个叫小王的保镖的脑袋,平白无故的炸开。

    这一现象就连张子聪和他身后的老者都无法解释。

    因为他们级别很低的武者,都没有触及到胡途那个层次。

    所以在他们的印象中,哪怕是武者,在不碰到人的情况下,想要把对方给杀死,都是不可能的。

    “难道小王的脑袋里面真被人装了炸药?”

    就连张子聪都不得不去这么想,因为他的仇家为了杀他,并非做不出这种极端的事情来。

    “小恺,你上!”

    张子聪很快便恢复嚣张姿态,喝道:“你一定要给我弄死他!”

    剩余另外一个黑西装保镖回应:“是,张少!”

    随即这一名保镖便向胡途走去,他倒是没什么畏惧,因为他的想法跟张子聪差不多,都是觉得小王脑袋里面一定是被人装了炸弹,才会发生这种爆炸现象的。

    总之他也不相信,有谁能够在都不动弹一下的情况之下,把一个人的脑袋炸开。

    但是他很快就会相信了。

    不不过他需付出死亡的代价。

    “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连我们张少也敢得罪。”

    小凯边走边说:“你以为你自己什么东西啊,莫非你还真觉得自己能够斗过我们张少不成?”

    嘭!

    叫小恺的保镖刚说完,他便在胡途用看死人一般的目光下,脑袋轰隆炸开,瞬间没了。

    变成了一堆血肉,洒落在现场。

    使得别墅大厅内又变得更加肮脏。

    余家人身上许多都沾上了这些血肉,但是这些恶心又黏糊糊的东西,很快便被他们给抹去。

    噗通!

    随即黑西装保镖那具无头尸体便是笔直倒在了地上,脖子位置还在不停的流着血,看上去特别之恶心。

    静!

    现场又再一次安静到了极点,所有人都变成了哑巴,一个个皆是瞪大双眼,用无比震惊的眼神看着已经死去的小恺。

    明明刚才那个年轻人什么都没有做啊,为什么这个小凯,他的脑袋也突然炸开了呢?

    难不成他的脑袋里面也装了炸弹不成?

    “难以置信,他居然也死了。”

    “可怕的是他的死亡方式竟是跟之前那个保镖一样。”

    “他脑袋里面也一定被装了炸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不是红英那个野男人搞得鬼!”

    虽然大家都不肯相信,胡途拥有隔空伤人的能力,但是先后两个人都因为攻击他,而被炸掉脑袋。

    这也使得他们不得不怀疑,胡途是否真的有那种可以不碰到人,就可以将对方杀掉的实力。

    哪怕这种存在在他们看来是十分可笑的。

    此时此刻,就连张子聪都有些紧张起来。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莫非非凡人,跟我们一样,也是来自武道界?”

    张子聪生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也不由得他不这么想啊,因为胡途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真的不像是普通人应该有的。

    尽管他两个手下先后死掉,他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对方却是一种,谁要是再上去,就同样会落个脑袋被炸掉的下场。

    “云天先生,看来收拾这个年轻人,我只能请您出场了!”

    张子聪转而对他身后的那名老者恭敬说道。

    这名老者并非他们张家的人,是他用高价,雇佣而来。

    因为他们张家只会准许他带两个保镖出去,也就是已经死去的小恺和小王。

    而实力更加强大的人,他则没有选择的权力。

    于是为了出于安全着想,张子聪便从雇佣市场上,找到了云天。

    租云天可是不便宜呢,一天就得足足五千万。

    “放心,张少,我一定帮你除掉他。”

    老者自信满满说道,他的眼神看上去也非常之从容,仿佛接下来他的对手并不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人,而是一只蝼蚁,随时都可以杀死。

    说完他便走了出去,向着胡途。

    步伐很稳,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更像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年轻人,很抱歉,虽然我不想杀人,但你偏偏得罪了张少,所以你将必死无疑!”

    云天自傲说道:“但我可以给你一个说遗言的机会,时间是一分钟。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赶紧说吧,趁我还未动手之前。”

    “如果不想死,我劝你还是滚远点!”

    胡途一脸淡然说道,至于云天能够给他带来威胁感,这完全不存在好吗。

    这云天也就十几层的武者,胡途一口气杀掉上千个都没问题,更何况时间他一人。

    但是云天听到他所说的话,一张脸却是彻底阴霾下来。

    仿佛布满了乌云。

    “行吧,既然你这么急着去死,那我就不给你说遗言的机会了,直接送你下地狱吧。”

    云天杀气腾腾说完,说完浑身上下便涌出一股白色的内劲,这内劲凝聚在他手中,转而变成了一把细长的白剑。

    胡!

    云天上了。

    脚步一踏地面,人就如同火箭一般,向着胡途飞射而去。

    嘭!

    然而,云天冲了还不到两米,忽然之间,整个人都轰的一声,发生了巨大爆炸,瞬间就没了。

    只有一堆血肉,飞溅在别墅各地,看上去特别之恶心。

    某些被炸成稀碎的器官甚至还子蠕动着,令余家好多人都感到头皮发麻。

    但这还不是冲击到他们的地方,真正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就连这名看上去似乎很厉害的老者,居然也被活生生给炸死了。

    胡途则依然是什么都没做。

    但这次谁都不相信,他什么都没有做了。

    因为如果他要是什么都没有做的话,老者云天又岂会无缘无故的爆炸,而且这次炸开的不仅仅是脑袋,居然连身体和手脚部位,也连带一起了。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他能够在不碰到人的情况下,就能够把对方给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