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618、张子聪现身
    这为侄子冲上去之后,竟是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没,斩骨刀高高举起,便就向着胡途的脑袋上疯狂砍去。

    然而,他砍到一半时,胡途忽然瞪他一眼。

    对,就是瞪他一眼,并没有出手。

    瞬间,这位气势汹汹的侄子便就焉了,全身都是戛然而止,菜刀也是停在半空中,无法再砍下去。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给抵挡住了。

    他甚至被胡途这个眼神吓的全身都止不住颤抖起来。

    “为什么我要害怕!”

    “为什么我会情不自禁的感到害怕,这到底是为什么!”

    侄子心中再疯狂呐喊,他想挪动脚步,但是却发现做不到,心中的恐惧就是会莫名生出,怎么都无法去掉。

    呯!

    然后这位侄子手中的刀子便掉落在地,人也发软,瘫坐在地上。

    此时他浑身上下都冒出了大把冷汗,衣服裤子也全部都是被汗水给打湿,整个人仿佛浸了水一般。

    “你在搞什么,博明,不说要砍死他吗,突然坐在地上干什么!”

    “是啊,博明,赶紧站起来,把这个男人赶走。”

    “快站起来啊,博明。”

    大家都嚷嚷叫着,希望这个叫博明的出手,然而他们却一点动手的意思都没。

    如果他们是妇女,或是老人和小孩,他们不敢上,似乎也没什么。

    可是他们当中却是有一部分是男人啊,无论是青年或是中年,都有好几个。

    而他们不敢上的理由,也是发现了胡途的可怕。

    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时的胡途仿佛一头猛兽一般,谁上去,铁定谁倒霉。

    觉得对方肯定会死死咬住一个人不放,直到把对方弄死为止。

    “一群窝囊废,亏你们还是吃我余家饭长大的!”

    余连城却是鄙夷道,目光不知有多不爽。

    如果不是碍于有些亲戚关系,他们余家这些人,他一个都不会让他们进入余家的公司。

    因为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好吃懒做,都没什么身凭实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年来余家一直越混越差,直到现在,他们余家已在妖都产生不了一丝的影响。

    余连城也没过多理会这些垃圾,转而对胡途说道:“你别太嚣张,小子,今日我生日,我也邀请了张家。”

    “张家是十八地区的家族,他们乃武道中人。只要他们一过来,随便一个,都可以把你给活活捏死!”

    余连城底气十足说道。

    他们余家距离十八地区并不远,所以他能打听到那个用十米高围墙围起来的地方是武道界,也不奇怪。

    也正因为了解张家是武道界,余连城让余红英嫁给张家的念头,便是越加浓厚。

    因为武道界跟外面的财团家族可是完全不同的啊,那些财团家族再有钱,在他们这些武道界家族眼里,皆是一文不值。

    所以能跟他们搭上关系,对于他们余家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胡途听到他的话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区区十八地区他压根都不放在眼里好吧,毕竟他连十三地区都已经去过了。

    “看来你是不知道武道界啊!不过也正常,就你这样的垃圾,又怎么能够接触到那种高层次的位面呢。”

    余连城得意洋洋笑着,那副嘴脸简直恶心到了极点。

    “胡途你赶紧走!”

    然而余红英却是慌了,毕竟她是了解张家的,她使劲推着胡途,“赶紧走啊,听到没有,暂时别管我了!”

    “走?”

    胡途却是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道:“不要走吧,既然都来了,还是帮你把事情解决了吧。”

    “毕竟无论怎么说我也是你未来的丈夫啊。”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余红英依然无比慌张,道:“张家你真的得罪不起,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武林高手你总知道吧,张家就如同于武林高手般的存在。”

    “你是不可能打过他们吧,哪怕你有三头六臂!”

    “红英!”

    胡途安慰道:“你用不着替我担心,真的,张家对于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我一定会帮你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你就放心吧。”

    不知为何,看到胡途这如此自信般的眼神,余红英竟是有些相信了他。

    明明张家在她眼里是那么的强大,仿佛都是一群超人般。

    可是余红英相信,她的父亲余连城听到胡途的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这笑容很明显是嘲笑,而且还是那种无比疯狂的嘲笑。

    他大声道:“真是笑死我了,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居然还妄想对付张家。”

    “我告诉你吧,臭小鬼,就你们这样的小井市民,哪怕是再来一千个一万个,张家也可以像是踩死蚂蚁般,把你给轻松弄死!”

    胡途没回应。

    跟这种脑子不正常的人,根本就没什么好沟通的。

    “三弟,你去把大门关上,别让这小子逃走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要如何对付张家!”

    余连城又是大声说道。

    然后他弟弟便是迅速跑到别墅大门这里,把大门给关上,然后反锁,然后守在这里,哪也不去。

    “我也像瞧瞧,你这小鬼待会会如何对付张家。”

    余连城弟弟脑子也是不怎么正常,咧嘴笑道:“让我猜猜吧,我觉得你待会见了张大少,一定是用膝盖对付他。因为你只有把你的膝盖跪在地上,张大少才会高抬贵手,放你一条狗命。”

    弟弟余连决越说,那张脸便是越发扭曲,跟余连城是越发的相似。

    看到叔叔这幅嘴脸,余红英都感觉对方令她厌恶到了极点。

    果然他们家就没一个正常的人。

    一个比一个更加没良心,都是为了金钱利益,可以不择手段之人。

    三分钟后。

    外面终于有人到了。

    “张大少来了,二哥,是张大少来了!”

    余连决通过门上的猫眼看到了外面的情况,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青年男子,这名男子身边还跟着两名穿黑西装的年轻人,以及一位老者。

    穿黑西装的显然是保镖角色,专门保护张子葱安全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