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617、你这父亲太差劲了
    说着余红英的眼泪都流淌而出,仿佛泉水一般,一滴一滴,不停的地落在地。

    她希望得到父亲的成全,哪怕是这种几率很小。

    然而,余连城在听到女儿回应之后,脸色却是比起刚才,竟是都还要更加难看了。

    此时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阴霾,如果用动漫来表现,那么他就是整张脸都画上了黑线。

    “你这个贱丫头,你怎么可以如此愚蠢呢。”

    谁知余连城却是直接辱骂起来,还喷着口水:“你知不知道,为了让你跟张子聪联姻,我花费了多少精力吗。而你倒好,竟是还给我添乱。”

    “出去外面找野男人也罢,竟是还给我怀上了一个孩子,你是要把我气死才行是吧!”

    余连城愤怒到了极点,一双眼睛都变得无比通红,仿佛染了鲜血一般。

    而余红英则是被父亲这幅无比狰狞的表情,吓得连连后退。

    余红英从小就对父亲有着深深的恐惧感,在她的印象之中,父亲也从来没有对她温柔过,一直以来都是严格以待,甚至还会出手打她骂她。

    而且那些话都说得非常难听。

    同样她的母亲也没有给过她任何关怀。

    不是她的母亲给不了,而是从她出生时,她的母亲便就死去了。

    而她父亲目前这位妻子,是她的继母,而作为继母,又怎么会给她母爱呢。

    “立刻给我滚去医院,把那个孩子给我打了,不然你休想进余家半步!”

    余连城又是大喝。

    “我们余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后代啊,竟是做出如此败坏我们余家风气的事情来。还口口声声嫌弃张公子那里不好,这里不好。”

    讽刺余红英的是她的继母:“就你下流放荡的德行,你觉得你配吗!”

    “听到没有,立刻给我滚去医院,把孩子给我打掉,我们余家是不会承认这个野种的!”

    余连城再次大喝。

    妻子肆意辱骂女儿,他竟是一点帮的意思都没,仿佛她辱骂的不是他女儿,而是他们余家的一个下人。

    看到父亲和继母如此对待自己,余红英的心再一次冰寒到了极点。

    果然她的想法是正常的,在这个家里,她这辈子永远都别想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这个家里对她是没有爱的,除了她像是个傀儡一样,听从他们的安排,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那么才有可能听到一两句比较好听的的话。

    可是余红英是一个会为他人而活的人吗?

    不是,因为那根本不是她所想要的人生。

    人这一辈子要是都活在他们的目光和建议之下,那还来到这个世界上做什么。

    自己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都不知道是什么,这种人生是多么多么可怕的啊。

    “我不会打掉孩子的,我一定会把他生下来,并且把他养大!”

    余红英抬头挺胸,毫不示弱说道。

    闻言,别墅内瞬间安静到了极点。

    大家都没有想到余红英竟是会如此回复她的父亲,难道她就不知道这么说的后果是什么吗?

    果然,听到这个回应,余连城又变得更加不能淡定了,甚至是怒极反笑,表情看上去非常之可怕。

    “我余连城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贱丫头呢,早吃如此,当年我就该把你丢粪坑里直接淹死!”

    余连城冷声道,同时也向余红英走去,一步一步靠近。

    等距离近了后,余连城不再废话,抬起一只手,便向着余红英的脸上,狠狠的抽打去。

    速度很快,甚至让余红英都未反应过来。

    啪!

    但是,这一巴掌却是没有打在余红英脸上,因为此时余连城的手,竟是被一只男人的手给紧紧抓住了。

    看似只是轻轻的抓住,可是却让余连城那只打余红英的手,却是一丝都动弹不得。

    “你这个做父亲的,未免也太差劲了吧。”胡途鄙视道,出面保护余红英的男人便正是他。

    看到胡途为她挺身而出,余红英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胡途会一动不动,就站在原地冷漠看着呢。

    结果人家居然没有那么做,而是毫不犹豫便就站出来了。

    “你就是让这个贱丫头怀孕的野男人?”

    余连城说起话来豪不客气。

    啪!

    胡途却是一点惯着他的意思都没,对方刚说完,他便一巴掌抽在对方脸上。

    余连城顿时被打得飞出了一颗牙齿,是一颗金牙,上面还带有丝丝血迹。

    余连城还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嘴巴放干净点,我可不是你家女儿,总随便纵容你这个老东西!”

    胡途一脸玩味说道。

    如果刚才那一巴掌力气稍微大一些,他直接让可以让余连城上西天。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看到胡途居然动手打了他们余家家主,余家那些人瞬间都是惊呆了。

    他们真的没有想到,余红英这个男朋友,竟是会如此粗鲁,二话不说便开始动手打人,还下手那么重,直接把他们家主的一颗牙齿给打掉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这个野小子打我吗,赶紧给我上啊!”

    反应过来的余连城顿时怒喝道。

    几个年轻一辈,也就是跟胡途差不多大的后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便就纷纷找起了东西,有个哥们甚至是直接从进厨房拿了两把菜刀出来,然后冲到胡途面前,用大刀指着他。

    猛然喝道:“给我跪下向我二叔道歉,不然老子一刀砍死你!”

    “砍死我?”

    胡途平静的看着对方,冷笑道:“你真会开玩笑。”

    “就你这样的垃圾,要是能砍死我,我也不用在这个世界上混了。”

    不知为何,跟胡途的眼神对上,余连城这位侄子心中便就生出了浓浓的恐惧感,此时他拿着菜刀的那只手都在微微颤抖,甚至连意志力都快要被胡途给击溃。

    “你在干什么,怕他干鸟啊!”

    另一个侄子看不下去了,然他就自己上了,手里也是拿着一把菜刀。

    哦不,这应该是一把斩骨刀,因为这把刀的刀身比起普通菜刀明显要厚上很多。

    “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