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615、余红英的难处
    好吧,胡途承认男性都是下半身动物,但绝对大多数时候都是理性的。

    特别是在特别关键的时候。

    “你搂着我吧,让我们的关系看上去更加亲密一些。”余红英又说道。

    “嗯。”胡途点头,然后一只大手便毫不客气的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

    手感很舒服,不愧是个熟透的女人,也难怪半个月前在酒店面对她的时候,胡途一点把持力都没有。

    要是换其它女人,早就被胡途给一脚踹飞了。

    五分钟后。

    胡途和余红英来到了一栋别墅门口,别墅大门是开着的,两个人直接走了进去。

    这栋别墅算得上是一栋非常高档的别墅,不仅仅是面积大,还自带至少三百个平方的庭院,而且还有三层。

    虽然这栋别墅是建立在郊区位置,但是想要把它买下应该也不便宜。

    进入别墅后,胡途便看到别墅客厅有起码二十个人,这些人分散在别墅各地,有在聊天的,有在玩手机的,也有在看电视的,还有几个小屁孩在玩着奥特曼。

    “他们都是我们余家的亲戚。”

    余红英向胡途介绍道。

    胡途点点头,表示理解,如果把他们胡家的亲戚全部凑在一块,可能比这里的人数还要更多,所以胡途并不意外余红英她家有这么多亲戚。

    接下来,便是余红英的介绍时间。

    胡途则是作为晚辈,在余红英介绍的时候,都不停的跟他们打着招呼。

    这些亲戚当中,有余红英的大伯、大伯母、叔叔、婶婶、姑姑、姑父、小姑、小姑父、好有她爷爷和奶奶。

    还有他大伯父的两个儿子和两个老婆,以及他们的孩子,以及叔叔的孩子的孩子。

    还有余红英他们外婆那边的,两个舅舅,姨夫姨母,也都来了。

    按理来说,仅是余红英父亲生日,余红英他们一家聚一聚便可。

    他父亲的那些兄弟姐妹,以及他们那些兄弟姐妹的儿子,其实都可以没必要过来。

    而他们来了,显然这代表着,余红英父亲是个很有身份地位的人物。

    因为如果穷,亲戚有时候都不会这么特别的在乎一个兄弟姐妹之间的生日。

    而从余红英的家境来看,他们家也确实是不一般。

    首先一个便是,他们竟是可以住上那么大的房子。

    “红英啊,你找男朋友的事情,你父亲知道吗?”

    余红英大伯母走过来说道,她是个身材略显肥胖的中年妇女,看面相倒是停慈祥的。

    “伯母,我还没有告诉我父亲。”

    余红英回应。

    “那你带他过来做什么。”大伯母面色难看说道:“你父亲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你交往了一个男人,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这可是你我都无法预测到的啊!”

    “你趁你父亲还没过来,赶紧带着他走吧,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我们也不会告诉你父亲。”

    “快,赶紧的,听你大伯母的,不会有错。”

    但是余红英却是无动于衷,她把胡途带过来便就考虑了那些不好的后果,这个决定并非是临时想起,然后又临时做出来的。

    “大伯母,我父亲他说便让他说吧,这就是我男人,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余红英很是坚定说道:“我既然带他过来了,那么我就绝对不会后悔。”

    看到余红英竟是这样的想法,大伯母那张本是难看的脸,瞬间变得越发难看。

    仿佛吃了好几斤便便一般。

    “红英啊,别这么不懂事,你这样做可不仅仅是危机到你自己,甚至是会把我们整个余家都给拖下水。”

    这次说话的是大伯父,“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能够还这么不懂事呢?你可以已经有婚约的女人啊,现在却把其它野男人带回家,你让你父亲怎么接受他。”

    “别说我二弟接不接受了,哪怕是我这个当大哥的,也不希望你找这样的男人啊!”

    胡途本来是有点懵的,因为从刚才的介绍时,他能明显看出,余家欢迎他到来是人好像没有一个。

    反倒都都他露出厌恶的眼神,就连需要握手的时候,也是特别敷衍的握一下,仿佛跟他握久了,就会把自己给弄脏一般。

    但是现在他终于知道余家人这么排斥他的原因是什么了,原来是因为余红英早就有了男朋友。

    哦不,不应该说是男朋友,毕竟那只是婚约而已,而婚约是随时都可以用来打破的,所以余红英跟那个有婚约的男人,并没有什么。

    但是很显然,在余家人的眼中,这个男人却是比胡途都还要高档大气上档次的一个人物。

    不然余家人也不会如此排斥余红英跟他在一起。

    “赶紧的,红英,带着他离开,快点!”

    大伯母继续催促道,“要不然你父亲一过来,想走都走不了了。”

    “红音,你就听我妈的吧,我妈可是你大伯母阿,她说道一点不会有错,你相信她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一名青年男子走过来说道,西装革履,头发梳的油亮,不知道打了多少摩丝和啫喱水。

    “红英,你哥说的没错,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我们是绝对不会害你的,只会站在你这边为你着想。你赶紧带着这个野男人离开吧。”

    这此说话的这个女人是余红英大伯母的二媳妇,也就是西装革履男子的妻子。

    随后又有几个亲戚出面劝说余红英,大家的说法都是一致,都是让她赶紧带着胡途离开,不要让她父亲知道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够了,你们都别再说了!”

    余红英终于听不下去了,大声喝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可是你们有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你们觉得嫁个张家很好,很值得令人羡慕是吧!”

    “但我对张家并不感兴趣,也对张子聪没有任何好感。每次看到他那张脸,我都想呕吐。”

    “而且他也是个人渣,从来都不把女人当人看,甚至还变态把女人当他的奴隶,稍微不听话,便会被疯狂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