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133、女大十八遍(十一更)
    “读高中时,因为我家离学校比较近,你经常来我们家里玩。”

    “有次玩的太晚,你嫌回去太麻烦,还睡在了我家。而且还是睡的我的床,搞得我都没地方睡了。最后,我只能睡我哥的床,而我哥,就选择睡在了客厅沙发上。”

    “怎么样?现在应该有印象了吧?”甜甜的一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凌悦馨美得就跟天使似的:“都已经跟你说了这么多了。”

    在听到凌悦馨和凌悦尘这两个名字时,胡途的表情,就已经开始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

    要知道,凌悦尘在高中时期,可是他的死党之一,他俩的关系,真的是亲到可以穿同一条裤衩的那种。

    之后,由于各自考上了不同的大学,不在一块读书了,他们之间的友情,才渐渐的转淡。

    而且,胡途还听说,凌悦尘在考上帝都的一所名牌大学后,他的父母,为了更好的照顾他,都一块搬去了帝都。

    当然,也还有她那位,在那时,才十岁左右大小的妹妹。

    之后,就一直没再回江城老家,搞得胡途想找他玩,都不能如愿以偿。

    后来,他又听高中的其它同学说,凌悦尘的父母,已经在帝都买了房子,定居在了帝都,今后,都将不会再回江城老家。

    于是,自那之后,胡途跟凌悦尘的关系,便彻底的断掉了。

    对于凌悦尘,这个曾经熟悉的就像亲兄弟一般的人物,他的妹妹,凌悦馨,胡途自然也是相当之熟悉。

    他甚至还清晰的记得,这个小姑娘,才八九岁,正在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自己还经常逗着她玩。

    比如说捏她肉嘟嘟的脸颊啊;告诉她,7乘以8等于65啊;还擅自撮合,她跟她们班上的一位男同学,说是同了桌,以后就要跟对方结婚啊。

    当时这小姑娘还死活不肯答应嫁给跟她同桌的那位男同学,说着说着,她还被气哭了,然后,又一脸委屈跑去告诉她爸妈,说他欺负她。

    搞得当时,面对她父母的胡途,那是相当的尴尬。

    还好,这位小姑娘的父母都是懂讲理的人,在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他们二老,非但没有责怪胡途,反倒还站在胡途这边,一起去逗这个小姑娘。

    搞得最后,小姑娘独自一个人躲在了房间里面,躺在床上,抱着枕头哇哇大哭。

    当天晚上,连她父母叫她出来吃晚饭,她都因为赌气,硬是待在房间里面,没有出来吃一口饭。

    这件事,在第二天,胡途就选择了跟小姑娘道歉。

    道歉的时候,还买了一瓶小姑娘非常喜欢喝的橘子汽水,然后,小姑娘也非常好说话,接过橘子汽水,同时便也接受了他的道歉。

    这些事情,对于胡途来说,都已经是相当久远的回忆了。

    都是在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刚上高中时那会发生的。

    “怎么样?途哥。”胡途的剧烈反应,让凌悦馨的主动,也变得越加的热情,说道:“是不是想起我来了?”

    “嗯。”有点僵硬的点点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漂亮妹子,胡途说话时,还是有些惊讶:“可是……你变化未免也太大了吧。我记得你小时候,就跟煤炭似的,黑不溜秋的。”

    “没想到长大之后,肌肤就跟牛奶一样,变得那么白。”

    “嘻嘻……”有些活泼的笑了笑,凌悦馨解释道:“途哥,其实我呢,从初中开始,皮肤就开始变白了。”

    “到了高中,我的肌肤,就跟现在这种状态差不多。”

    “当然,高中的时候,我比较更青春一些。”

    “现在都二十了,老了,皮肤比起以前,已经差了许多。”

    才二十,就老了……这句话,让胡途感受到了,来自零零后的,满满的恶意。

    如果二十岁真的算老,那他一个快满二十七岁的男人,又算什么?

    “反倒是途哥,跟十年前相比,非但没有老去,反而长得越有精神了。”可以发自内心的说,胡途的颜值,是会令凌悦馨心动的那种,她有些羞涩的笑着道:“在当年,你可没有像你现在这么帅。”

    “过奖了。”胡途只当对方说的是客气话:“我就把一头杀马特剪了而已,真正变化巨大的是你。”

    “不然刚才,盯着你看了那么久,我也不会没认出你来。”

    “那途哥觉得我现在怎么样?”有些做作的,在原地转了个圈,展现一下自己,凌悦馨目露期待之色问:“觉得我漂亮吗?”

    “当然漂亮。”都没有犹豫,胡途直接就回应,当然,说得也是实话:“就你这长相,如果要是不漂亮,那么这个世界上的女孩,就没有一个是漂亮的。”

    女人嘛,就是要夸,虽然胡途知道,他这句话具有夸张的成分。

    果然,妹子听到胡途夸赞她的美貌,而且还是那么高的评价,她心里,顿时都快乐开花了。

    她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的甜蜜,就跟吃了蜜糖似的。

    “对了,悦馨,你们一家,是不是早就定居在了帝都?”胡途开始询问家常。

    “嗯,我哥读完大学那年。”凌悦馨也秒变正经脸,说道:“我父母就在帝都四环位置买了房子,他们在这做生意赚了点钱。否则,也没有勇气在帝都扎根。”

    “那你哥呢?”胡途追问道:“他现在在哪工作?”

    “我哥他还没工作。他去了国外,还在读书呢。好像还要两年,才能毕业。”皱了皱眉,凌悦馨不解道:“也不知道他在读什么?”

    原来是去了国外,难怪这些年,一直都没他的消息,就连高中的同学聚会,也从来都没有参加过。

    “途哥你呢?”凌悦馨也有好奇心,她开始反问:“你是在帝都工作吗?还是来帝都游玩的?”

    “我是过来旅游的。”笑了笑,胡途低调说道:“听说西城区的四合院非常出名,就专门过来看看,想要近距离感受一下。”

    “哦,原来是来旅游的,不是在这边工作。”凌悦馨清纯的脸颊上,明显有一点点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