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132、去帝都买四合院(十更)
    这一巴掌,震锦秋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他儿子被他打了之后,人都往旁边踉跄的走了两步,摇摇晃晃的,然后,撞在了墙壁上。

    如果没有墙壁,震辉一定得摔在地上。

    “不争气的狗东西!”震锦秋怒气未消,脏话又是张嘴就来:“把你养这么大,都教过多少遍了,要你好好做人。”

    “你个混账,却偏偏喜欢去当畜生!要不是法律不允许,你老子我,早就一刀把你宰了!”

    骂了不够,震锦秋又要动手,冲上前去,一脚就把震辉踹倒在地上。

    他还想再接着踹,但被震辉的两位同事,冲过来及时拉住了。

    这两位同事,费尽心思劝了好一会,才让这位上了年纪的院长稍微冷静了些。

    之后,震辉起来后,还是走了该走的程序,低着头,弯着腰,态度诚恳的,向董倪道了歉。

    再之后,他又因为报假警,浪费公共资源,被两名警察叔叔给无情的带走了。

    震辉被带走之后,董倪这边,她的夏国银行卡,就收到了震锦秋转账过来的十万块赔偿。

    她又在震锦秋这位院长的安排之下,被重新安排了手术。这次,她不打算再隆胸,只要求医生,将她体内的硅胶球体取出来就行。

    “谢谢你,胡总。”手术室门口,穿好手术服的董倪,一脸感激的看着胡途:“如果不是您,我在这里受的委屈,一定不能够讨回来。”

    说完,又弯腰拜谢了下。

    “这是我应该做的,用不着太放在心上。”胡途上前把她扶起来,并且说道:“而且事情错的本来就不是你,而我做为这家医院的大股东,自然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否则,我们这家连锁的整形医院,今后,也别想再在国内经营下去。”

    胡途越是这么客气,董倪就越是觉得,亏欠这个大男孩更多。

    ————————

    三天后,汤臣一品小区,T栋,第三单元,2103室。

    客厅,沙发上,胡途正在刷着手机,但他看的内容,既不是短视频,也不是娱乐圈的花边新闻。

    他比较有追求,他看得是房子。

    而且这套房子,还是帝都的。在帝都,人们都习惯称呼这些房子为四合院。

    “二环内,三四百多平的四合院,居然只要两个多亿。”胡途的目光,停留在中介软件上所介绍的一套四合院,然后,发自内心的说道:“这也不是很贵嘛。”

    正在一旁打扫卫生的杨密,听到胡总说,一套价值两个多亿的四合院,居然还不贵,哪怕她明知这位大佬很有钱很有钱,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果然,她想要适应这种超级有钱的有钱人,的生活节奏,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甚至可以这样说,如果她没能像胡总这么有钱,可能永远也适应不了。

    当天下午,胡途坐着飞机,赶到了夏国第二个一线繁华大都市,帝都。

    胡途来帝都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买下一套四合院。

    他还从来没有住过帝都二环的四合院,所以就想尝尝,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这次出行,他没有带任何一个人,是他自己单独过来的。

    出了机场后,胡途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直接赶往帝都二环的四合院地区。

    他准备先到那个地方去看看。等看中那套,再跟中介联系,然后再付款,把那套四合院买下来。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胡途到达了目的地,二环的西城区。

    付钱下车后,胡途的眼前,就有一套接一套的四合院,一直排列出去。

    二环的西城区,这里是四合院较多的一个地区,而且,这里的四合院,也都保存的比较完整。

    当然,一眼望过去,除了这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四合院,也还有许多来帝都游玩的游客。

    这些游客里面,自然也不缺乏想要买四合院的富人。

    “请问,你是来自江城的胡途吗?”这时,一名头发乌黑,发丝又很飘柔,长相清纯,肌肤雪白的女孩,忽然,走到了胡途面前,眨了眨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问道。

    “额……”胡途有点懵,盯着这个姑娘,说道:“我确实是江城人,也确实是叫胡途,但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胡途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他绝对绝对不认识。

    首先,是他同学的可能,这一点,就可以完全排除。

    因为对方的年龄,明显比他要小了七八岁,极有可能是零零后,要不就是九八九九年出生的。

    再一个,是他同事的可能,也可以彻底排除。

    因为胡途的所有同事里面,也没有这种,还没有完全发育开来的小姑娘。

    那么,她的身份,极有可能是另外一种,便是胡途的老乡。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眨了眨那双明亮的大眼睛,这位妹子甜甜的笑道:“我们可是很熟的。我记得,我还跟睡过同一张床呢。”

    睡过同一张床……作为一名24K金纯直男,胡途在听到这句话时,他承认,在一刹那间,他的脑海里面,确实是想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但马上,胡途就把那些东西甩掉了,并且,一本正经说道:“小姑娘,你话别乱说行不行?我都不认识你,又怎么可能跟你睡过同一张床。”

    “要再被别人听到,然后,他们又用有色眼镜看我,以为我是个大流氓,那我多丢人。”

    “途哥,你真的记不起我是谁了吗?”妹子丝毫不在乎胡途在说些什么,仍然装神秘,笑着问道。

    盯着她再仔细看了几眼,很抱歉,胡途还是没有一点印象,于是,有些无奈的说道:“姑娘,你不会是在故意耍我吧。我很脆弱的,我真的经不起你这么玩。”

    “如果我们真的认识,那你就别再继续捉弄我了,直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行吗?”

    “好吧,既然你想不起来,那我还是告诉你吧。”妹子微微叹了口气,也是有些无奈,然后,脸上又浮出笑容,优雅说道:“我叫凌悦馨,就是你高中同学,凌悦城的那个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