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126、赔偿一百万
    “你要不按照我的吩咐去办,那我就调其它人过来,让他们来完成这个任务。”

    “胡总您说得这是什么话,这一条街都是您的。您说降租,哪怕是降百分之三十,我都没有任何意见。”生怕丢掉工作的萧坚,赶忙抬气头来,无比坚定的说道:“我又岂会反对胡总下达的命令。”

    表面上,萧坚是非常的服从,可是心中,却是在滴血。

    要知道,刻意拉高门店的房租,他每个月,可是都能从这些租金里面,捞到几十万的好处。

    因为有许多家店面,它们的房租,萧坚都是没有上报总部的。还依然是以前的那个价格,而不是涨了之后的价格。

    也就是说,涨租之后的那些租金,他基本上都可以,将它们归入自己的钱包。

    “行,既然你能办到,那就好。”胡途没有在这个时候,说去调查,疆城这条金龙商业街,在这些年来,都赚了多少收益。

    这些事情,他会在之后,吩咐张帅去办,去调查清楚。

    如果这个萧坚,有贪污公司的租金,那么,他将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这件事情拖不得。”胡途又掷地有声的说道:“明天,你就要把降租的消息发布出去,让这一整条街的商户们,都知道这个消息。”

    “胡总请放心,明天我一定会把这条消息发布出去。”萧坚马上回道:“让大家都知道,我们金龙商业街,从下个月开始,就会降租百分之二十。”

    “不用再等下个月了。”胡途改口道:“这个月收租时,所有的房租,就全部给我下降百分之二十。”

    “好的,胡总,我一定按您说得去办。”萧坚赶忙点头答应。

    心里却是再一次滴血,因为,胡总的这句话,他这个月,就等于又少赚了好几十万。

    “对了,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聊完降租,胡途的精力,开始转到另一个话题上,就是,萧赘毫无理由,把梦美珍这家火锅店的房租,涨到十万一月,这件事。

    “另外一件事?”萧坚皱了皱眉:“不知胡总指的是哪件事?”

    “就是你儿子,好像是叫什么萧赘吧。”因为口渴,胡途拿起一杯饮料,喝了一口,才继续说道:“刚才,你儿子过来,在我朋友这家店里撒野。说是,我朋友不答应跟他交往,他就把我朋友这家火锅店的租金,涨高到十万。”

    “想要以这样的方式,让我朋友无法再继续经营这家火锅店。”

    “这件事情,你这个做父亲的,知情吗?”

    听完胡途的话,萧坚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就跟老婆要生孩子了似的,一瞬间,就变得特别特别的难看。

    他的手掌掌心,甚至是因为紧张,而冒出了汗水。

    在进来这家火锅店的时候,他在心里,就一直在祈祷,希望高贵的胡总,只是单纯的来这里吃顿火锅,千万别跟这家火锅店的店主,扯上任何关系。

    不然,他儿子惹出来的烂摊子,就得由他来收拾。

    结果忐忑了这么久,最不想面对的这件事情,还是发生了。

    “胡总,我并不知情。”回答的时候,萧坚非常的谨慎:“而且这样无理取闹的要求,我也不会答应他。”

    “商户是我们的客户,我又岂会为了我的儿子,而得罪他们,去故意调高租金。”

    “好吧,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他不肯承认,胡途也没办法,逼着他承认,继续说道:“那这件事情,也不能这么算了,你说对吧。”

    “那你觉得,你儿子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并且取得我朋友的原谅。”

    “首先,我家赘儿,向这家女店长道歉,这是必须要走的流程。”沉默了一会,萧坚才说道:“其次,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家女店长每个月的租金,减少一些。”

    “或是直接免掉房租,免三个月,或是半年这样子。”

    “为什么要用免房租的方式来补偿?”胡途脸色冷了下来,语气也是:“金龙商业街,是金龙集团的财物,不是你儿子的。”

    “你用金龙集团的利益,去为你儿子,给我朋友补偿。那不就相当于,我给我朋友道歉。”

    “这样有意义吗?你觉得?”胡途冷声质问:“还是说,你真就觉得,我们金龙集团,就该为你儿子服务?”

    “不是的,胡总,萧某并没有这个意思。”萧坚的心跳,唰唰唰的加快,一秒钟能跳三四下,他恐惧道:“我……我刚才就是口误了,实际上,我的意思,是想赔偿这位女店主。”

    “但这里的赔偿,绝对绝对没有让金龙集团为我儿子买单的意思。”

    听到这话,胡途那张脸,才稍微好看了一丢丢,然后,说道:“那你觉得,应该赔偿我朋友多少,才算合适?”

    “三……三十万吧。”犹豫了下,似乎三十万,萧坚都还觉得有点多:“三十万已经是八个月房租,我觉得这位女店主,应该能接受了。”

    “太少了。”谁知,胡途直接驳回他的话,道:“三十万才多少?买不起一套房,也买不起一辆车,买家商用的店面,更是做不到。给她这么点钱,又能有什么用。”

    萧坚明知,胡总这是在为他的朋友,坑他们父子俩,但是,作为下属的他,也不敢有任何不满。

    于是,便问道:“那胡总,您觉得赔偿多少万才合适?”

    “凑个整数吧。”胡途直接说道:“就赔个一百万。”

    “也算是给你儿子一个教训,免得,日后他又仗着自己的父亲,有一点小小的权力,就在这条街上胡作非为。且还真以为,这里是他家的后花园。”

    “行,那就听胡总的。我们赔偿一百万。”这根鱼刺,萧坚不得不强行咽下去,谁叫对方是那么有钱的一位大佬呢。

    而站在几米外的儿子萧赘,在听到他要赔偿梦美珍一百万时,眼神都瞬间呆滞了,仿佛丢了灵魂。

    面对这位连父亲大人需要鞠躬尽瘁的大佬,他作为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败家子,自然也没有勇气,站出来,对那位大佬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