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125、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疆城,金龙商业步行街,“小美妞”自助火锅店。

    店内,胡途和阿米娜,已经开始动筷子,吃起了火锅。

    这里的味道,并不是多么的美味,但同样,也不是非常非常的难吃。它就跟大多数火锅店差不多,就是一家口味正宗的川菜火锅店。

    作为老板的梦美珍,没一直陪着胡途聊天,她早就进入工作状态,跟员工们一起,开始招待那些新进来的客人。

    “珍姐真可怜,开家火锅店,本来就赚不到多少钱。”胡途对面,阿米娜边吃边感叹:“还要被一个富二代骚扰。”

    “我们这些长得漂亮的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无论做些什么,都是一种错误。”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搞的。”

    阿米娜的唠叨,胡途左边的耳朵听,听完之后,又立马从右边的耳朵出来。反正,就是没把这个小姑娘说得话,当成一回事。

    “爸,你现在过来做什么?”这时,火锅店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涨房租的事情,让您手下的员工,他们去办就成。你根本不必亲自出面。”

    说话的这名男子,正是打道回府的萧赘。

    他并不知道父亲来“小美妞”自助火锅店的真正意图,因为过来的一路上,萧坚苏并没跟他解释。

    还是那样,萧坚依然没有理会他的儿子,抬起头,看了看这家火锅店的招牌,确认上面写的就是“小美妞”,萧坚这才迈开双腿,大步走了进去。

    他儿子萧赘,也跟着走了进来。

    “萧总……”看到这条金龙商业街的主人,萧坚,进了她的店里,正在准备食材的梦美珍,她的那颗小心脏,顿时狠狠的颤抖了下。

    “这个月到月底还有五天呢,要涨也是到时候再涨。”吃惊过后,梦美珍的脸上,就只剩下不满:“他现在就带着他爸过来,到底是几个意思?”

    放下手中的食材,梦美珍毫无胆怯,反而主动走向那对父子俩。

    萧坚却并没有注意到梦美珍,也不是说没有注意到,是在注意到了后,又选择了无视。

    他来这里,可不是找女人,替儿子解决那点芝麻大的屁事。而是为了见他的老板,胡总。

    在店内扫了几眼,萧坚的目光,顿时一亮,同时,也停止了扫荡。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位年纪轻轻,却拥有几千亿家产的男人。

    然后,萧坚便朝着那个男人走了过去,步伐略快,就跟在小跑似的。

    “爸,这家店的老板是这位……”见父亲明明有看到梦美珍,却故意无视了她,身为儿子的萧赘,只感觉特别的奇怪,便出声提醒道。

    可是,他的父亲还是没有理会他。

    走了七八步,萧坚终于来到了胡途旁边,然后,他便微微鞠躬,恭敬说道:“胡总,您好。我就是这条金龙商业街的管理人,我叫萧坚。”

    萧坚的出现,让胡途伸出去的手,以及手中那双准备夹肉的筷子,都停顿了下。

    当然,胡途还是把筷子伸进了火锅里,夹了块肉,然后说道:“来得挺快的,我挂张帅电话,都还没过三分钟呢。”

    “应该的,胡总您要见我,我萧坚,当然要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萧坚微微弓着的身子,还是没有直起,显然,是一直要保持这个恭敬的姿势。

    而店内,萧赘和梦美珍,看到萧坚对胡途,竟是如此敬畏,二人皆是愣住了。

    他以这般谦卑的姿态称呼这个男人为胡总,那么这个男人,又究竟是何方神圣?

    “胡总,听张总说,您找我来,是为了跟我谈话。”心中多少有些忐忑的萧坚,开始询问道:“不知萧总您,主要是想谈些什么?”

    “你先坐下吧。”胡途还是挺有人性的,不忍心看着人家一直站着:“坐下了,我们再慢慢谈。”

    “哦……好。”

    点点头答应,接着,萧坚便有些僵硬的,在胡途右手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面对这样的大佬,哪怕是在职场混了几十年,萧坚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感到紧张。

    可能,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是靠这个男人吃饭吧。

    所以,对于这样的衣食父母,他做不到放松自己,自然也就导致,身体看上去,会有些僵硬。

    “我要跟你谈的,就只有一件事,就是房租。”塞了块鸡肉到嘴里,胡途说道:“我听说,这里的房租非常之高,就我目前所在的这家火锅店,一个月的租金,就得三万八。”

    “是这样的对吧?”

    “对,确实是。”没有否认,萧坚如实说道,然后,又解释道:“胡总,疆城租金贵,其实也不是我故意调高的,是疆城的市场,它本就如此。”

    “其它地方的步行街,那里的店面,跟我们这里相比,也是差不多的。”

    “若我一直维持原价,其它地方的老板,对此,肯定会有所不满。毕竟这是这个地方的规矩,我总不能打破平衡,不去遵守吧。”

    他的话,意思像是在说,他也是被逼的。

    可是,这条金龙商业街是他们金龙集团的产业,他们有绝对的掌控权,为何别人一涨,他们也就必须得跟着涨?

    难道不涨,那些人还能去法院告你不成?

    说白了,还是这个萧坚太贪婪,想利用这些收租得来的钱,为自己搏取更多的财富。

    “你这借口,我听了怎么就感觉那么别扭呢。”胡途的语气,胡忽然变了,有些不太和善:“什么叫一直维持原价,就叫打破平衡?我们维持原价,商户在房租方面,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这不挺好的吗。”

    “现在做生意,本就一年比一年艰难。他们赚的钱没有增加,我们的房租,却一直在涨。这算什么?这TM就是明着抢劫!”

    胡途突然的一吼,都把萧坚给吓着了,他的身子,都剧烈抖了一下。

    其目光,也是不敢再看胡途的眼睛,而是,保持着低头的姿势。

    “总之,房租这一块,你必须得给我降下来。”调整了一下情绪,胡途继续说道:“整条金龙商业街,无论任何一家,都得给我下调百分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