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95、我就是适合结婚的老实人
    “我晋天鹰能把钢材生意做到今天,还发展成几十亿的规模,这一路上,都少不了金龙集团的支持。”

    “所以,胡总您算得上是我晋天鹰的贵人。”

    最后一句话,明显带有拍马屁的成分。

    晋天鹰做钢铁生意已经有近三十年,从90年代就开始了。

    他刚开始做生意时,金龙集团可能都还未成立,而胡途,则更是夸张了,可能连他的父亲和他母亲,都还没有相遇。

    所以,他晋天鹰有今天的成就,其实大部分都是靠他自己。

    但他这一路走来,确实有得到金龙集团不少帮助,特别是在他缺钱的阶段,金龙集团还出面资助他,投资了他的公司。

    也正是这次投资,让金龙集团获得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对方的公司,他还占有股份,还是百分之三十,这是让胡途感到有些意外的。

    也不知道金龙集团名下的财产,还有多少?

    “既然你把我当贵人,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胡途板着脸,不苟言笑说道:“你也看到了,你想娶的这位姑娘,她是我朋友喜欢的女孩。”

    “可是现在,你却要横刀夺爱,你觉得,这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是是是,胡总说得对,我确实是过份了。”晋天鹰哪敢反驳,连忙点头说道:“不过胡总您放心,从今天起,这个叫余珊的女孩,我会与她断绝一切来往。”

    “再也不会跟她见面,也包括她的父亲余弘继。”

    这个世界上,为了金钱,甘愿嫁给他晋天鹰的漂亮女人,不知有多少。

    所以,要他为了一个女人,而把金龙集团老板,这样一位大佬得罪,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你别跟我来当面一套,背后又一套。”脸上还是没有笑容,胡途冷声警告道:“如果,让我发现,你以后还继续骚扰余珊,或是我朋友陈思聪。”

    “我一定会分分钟,就让你的钢铁公司开不下去。”

    “胡总,您就放心吧,您是什么人?我晋天鹰又岂敢挑战您的底线。”

    内心忐忑的晋天鹰,表面却是在陪笑说道:“这样如何?胡总,我现在先离开。免得余珊小姐看了我,觉得心烦。”

    “行,那你走吧。”晋天鹰目前的表现,胡途还是满意的,说道:“越快离开越好。”

    “好的,胡总,我马上撤。您保重。”

    然后,晋天鹰没在继续逗留,带着他那两个保镖,火速撤出了咖啡厅。

    “金……金龙集团老板……”余珊的父亲,在他得知胡途的身份,是国内那家巨头地产公司的老板之时,他的目光,在惊讶之后,瞬间又变得火热起来。

    “胡……胡总……”态度跟刚才已经完全不同,余弘继走向胡途,脸上便笑容盛开:“不好意思,胡总,刚才因为珊儿,对您说了些冒昧的话,还请您别见怪。”

    此时余弘继在想些什么?胡途不看他那双贪婪的眼睛,都能猜到大概。

    “你还是别动歪心思了。”胡途冷眼看着他,道:“余珊喜欢谁,想嫁给谁,她自己会做决定,不需你再去操心。”

    “你要再多管闲事,我以后就会让你再也管不了闲事。”

    “胡总,您放心,我向您发誓,我以后绝对不再插手珊儿的婚姻大事。”想都没想,余弘继便信誓旦旦保证:“若我有违反,我将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他的发誓,在胡途眼里,就跟放屁似的,没有一点可信度。

    之后,胡途和死党陈思聪,以及余珊,便付账离开了这家咖啡厅。

    “真是没想到啊,老胡你竟然成为了老板,而且还是金龙集团的老板!”

    一路上,这样的感叹,陈思聪说了不止十遍。

    虽然,这种事情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不得不相信。

    离开咖啡厅不久,为了给死党和余珊腾出单独相处的空间,胡途便找了个公司有事情要忙的理由,率先走了。

    ——————

    “怎么办啊!”走在路边,陈思聪遥望着天空感叹:“我没有钱,就过不了你爸这关,那么,我就没有跟你在一起的资格。”

    “其实你不用太在意我爸。”学着陈思聪的样子,余珊也抬起头,遥望天空,微笑道:“只要我喜欢你,并且是发自内心的很喜欢你,我愿意为了你,而去到另一座陌生的城市,然后再从零开始!”

    “那你……”陈思聪忽然扭头,看着余珊美丽的侧脸,不是很自信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嗯,喜欢。”都没有犹豫,余珊便给出了答案:“虽然心动的感觉,没有很强烈,但是,你一定是个可以值得让我依靠的男人。”

    “也就是说……”思聪自嘲道:“我就是适合结婚的老实人对吧。”

    “嗯,差不多吧。”余珊点点头,然后,又略带调皮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吗?这可是我的理想型呢。”

    ——————

    当天,晚上八点。

    “如果再看你一眼,是否还会有感觉……”

    汤臣一品小区,2103室,客厅沙发上,胡途正躺在这里。

    见死党陈思聪忽然打过来一个电话,他皱了皱眉,便滑动屏幕,选择了接听。

    至于为什么要在这时皱眉,仅是他养成的一个小习惯。

    “胡大老板,你好啊!”

    电话那头,陈思聪好像中了几千万大奖,光听声音,都能猜出他此时非常的开心。

    “叫我老胡就行,别搞社会人那套,听了硌得慌。”

    “哦,那就叫老胡吧。”

    “打我电话是有事吗?不会这么快就跟余珊在一起了吧?”

    “bingo,你猜对了。虽然才认识不到一天,但我们现在,确实已经在一起了。”

    胡途:…………

    他忽然之间感觉自己有点心酸。

    “而且,为了彻底摆脱余珊父亲,我和她已经私奔了。现在我和她正在高铁上,除了身份证件和银行卡,其它什么都没带!”

    “你知道吗?老胡,我活了二十七年,但从来没有哪一天,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

    “我真的好开心啊,什么都不要,余珊这样的好姑娘,也愿意跟着我。”

    “我感觉这就是我上辈子休来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