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92、不准相亲
    “老胡,别看了,她好像来了。”赶紧把手机收回,陈思聪惊慌失措说道:“就那个戴白色帽子的。”

    不是胡途相亲,他当然没有太紧张。

    在思聪说完之后,他便看向咖啡厅外边,然后,一位身高大约一米六五,打扮时尚,戴着墨镜,又戴着顶白色草帽,脚踩黑色高跟鞋,身材火辣的女人,扭腰又扭着屁股走了进来。

    她的外形,还是蛮不错的,起码是正常男人,看了就会产生想法的女人。

    肌肤方面,也属于比较好的那种。看上去既细嫩,又光滑。

    年龄的话,胡途也估计了下,应该是在三十岁左右。

    但她最吸引胡途的地方,是她身上的那个爱马仕单肩包,黑色的。

    这个包,他曾经见秦艳用过,价格的话,好像是六万块钱左右。

    “余珊小姐,我在这里。”

    背爱马仕单肩包的女人,刚推开玻璃门走进来,陈思聪便马上站了起来,起身去迎接,脸上挂满了笑容。

    “你是……跟我在微信上聊天的陈思聪对吧。”

    礼貌性的摘下墨镜,女人也比较客气,说着说道。

    “对对对,就是我,我就是陈思聪。”面对美女,陈思聪多少有些害羞,不太敢看对方的眼睛,说道:“我的照片,跟真人相比,差距应该不是很大吧?”

    “嗯,并不大。”余珊的脸上仍然是笑容:“就是你本人,跟照片里面相比,肤色要更黑一点。”

    “哦,这样啊。”陈思聪抓了抓脑袋,尬笑道:“我自拍时,开了些美颜,所以就变成那样了。”

    “我们还是先坐下吧,坐下了再聊。”

    “嗯,好的。”

    然后,陈思聪非常绅士的,把余珊请到了靠近落地窗的那个餐位,然后,又学电视剧里面,为她搬出椅子,请她坐下。

    “您要喝点什么吗?”

    “我随便喝点就行,跟你一样的也可以。”

    “好,那你稍等会,我帮你叫一杯。”

    接着,陈思聪便举起了手,又像刚才为胡途叫咖啡那样,也帮余珊点了一杯。

    端咖啡过来的,还是那位长相甜甜的女服务员。

    “这位是……”

    余珊的注意力,终于放在了胡途身上,但其实刚才陈思聪点咖啡时,他们两个已经有了点头之交。

    “哦,他叫胡途,是我朋友。”陈思聪憨憨的笑着解释:“我一个人来,怕会把气氛弄尴尬,所以就……让他过来活跃活跃气氛。”

    “哦哦,我懂了。”余珊是个聪明的女人,没有去多问。

    “老胡,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她叫余珊。”陈思聪两头来回介绍:“你赶紧跟她打声招呼吧。”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胡途很绅士,还把手伸了出去。

    “同喜同喜。”余珊跟胡途握了下手。

    “对了,余珊,喝完咖啡,我们就去看电影吧。”还没沉默三秒,陈思聪便又主动找了个话题:“最近《我妈逼我结婚》这部电影挺火的,看了的观众,对它的评价都挺好。豆瓣评分高达8.9呢。”

    “不了吧,我还有工作要忙。”都没犹豫,余珊便干脆拒绝了:“可能喝完这杯咖啡,我就得走了。”

    “啊!”陈思聪一愣:“这么快啊,工作有那么忙吗?”

    “嗯。”余珊点头:“真的挺忙的,我每天睡觉,算上午休,都只有五个小时。”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陈思聪皱着眉头,道:“还是自己当老板,在创业吗?”

    “也不是老板,就是开了家烧烤店和一家早餐店。”余珊毫不避讳说道:“晚上卖烧烤,早上烧烤店就改为早餐店,卖早餐,这样子。”

    陈思聪:…………

    他顿时沉默了,一个体型娇弱的女生,竟然从事了最辛苦的餐饮行业,还这么拼,早晚都做生意。

    看她表面那么风光的样子,陈思聪还以为,这种女人,是那种干一点小活,例如洗个碗,都会喊累的女人。

    结果,她竟是比自己想象中坚强了这么多。

    胡途也因为余珊的职业,而抬起头,把目光转向了她。

    他的想法,其实和陈思聪差不多,以为这种女人就是大小姐,要不就是被有钱的男人养着,经不住一点风雨和挫折。

    可是,他的想法却大大的错了。

    可见鲁迅先生说的那句话确实是有道理的,评判一个人,的确不能只凭她的外貌去决定。

    “你这个爱马仕单肩包,是真品的吗?”指了下那个放座位上的黑色单肩包,胡途犹豫了下,还是问了。

    “当然不是。”余珊微笑着道:“真品得六万多呢,我虽然有这么多钱买,但花在这样的地方,在我的价值观看来,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但是这个高仿也不便宜,要一千多呢,在网上买的。”

    这姑娘真踏马诚实!在心里,胡途给了她一个评价。

    她原来的骚贱浪标签,则被彻底撕去了。

    这时,咖啡厅的店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年男子,一头短发全都白了,但他的身材,却依然高大魁梧,有一米八以上。

    走起路来,也很是健朗,跟三四十多岁的男子没多少区别。

    “先生,您里面请。”

    那位长相甜甜的女服务员,见有客人来了,便立刻笑着上前迎接。

    “我不是来喝咖啡的。”谁知,这名白发男子大手一挥,蛮横道:“我是来找人的,找我女儿。”

    原本跟陈思聪聊着天的余珊,听到这名男子的声音,面容顿时变了,然后,她回过头看去,当看到那名六十岁的白发男子,她不禁颤抖道:“爸……”

    “爸?”陈思聪听到了余珊的话,接着,便也看向了白发男子:“他真的是你爸吗?”

    “对,是我父亲。”余珊面色阴沉说道:“但他脑子有些不正常。”

    “啊?”陈思聪又愣了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反正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余珊没有解释的意思。

    “珊儿,我都跟你说了,别来相亲。”余珊的父亲,饶过女服务员后,便朝她走去,并且指着陈思聪,大声说道:“你看看你相亲对象,长得像个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