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90、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误会了,我不是胡总女友,我是胡总雇的保姆,负责照顾他生活起居的。”杨蜜解释道。

    “哦,这样啊。”张伟问道:“那胡总在家里吗?我们找他有点事,如果他在,还请麻烦你开下门。”

    张伟刚说完,咔嚓一声响起,眼前的大门就打开了。

    然后,一名身穿女仆装,漂亮到有些过份的年轻女子,便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虽然,张伟和傅勃都是富二代,但是,他们却极少跟美女有交流,像杨密这种,有九十五分以上,身材也饱满的极品美女,就更别说了。

    所以,在当下,他们竟是有一些紧张。

    “你们叫什么名字?找胡总是要做什么?”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看着二人,杨密便连问两个问题。

    张伟跟社会人有更多交流,他率先反应过来。

    说道:“你好,美女,我叫张伟,我身边这位朋友叫傅勃。是这样的,我们也是住在汤臣一品小区。找胡总,是想跟他了解一些事情。”

    “我们并没有恶意,真的,我们还带了身份证,不信你可以看一下。”

    说着,张伟已经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身份证,然后递给杨密。

    傅勃也跟着掏出来,也递了出去。

    一向谨慎细心的杨密,当然是接过了他们的身份证,然后,低头查看起来。接着,她又掏出手机,点开照相功能,再对准张伟和傅勃的身份证,分别拍了两张照片。

    一张拍的是正面,一张拍的是反面。

    “嗯,还你们,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了。”做完这些,杨密才肯让到一旁。

    “谢谢!”

    微笑道谢,张伟这才迈开步伐,走进了屋子。

    付博紧随其后,手里的手机,还依然在进行直播。

    “胡总,您认识这两个人吗?他们说要找您,问您一些事情。”

    关上门,杨密又绕到张伟和傅勃前面,向胡途报告。

    客厅,胡途刚好把手里的灌汤肉包吃完。

    看到突然进来的两个陌生人,他稍微愣了愣。

    “我……并不认识他们。”胡途摇摇头。

    “你好,胡总,我叫张伟,我跟您一样,也是居住在汤臣一品小区。”把笑容绽放出来,张伟热情的走上前去,说道:“今天我过来,就是想了解一下胡总,以及您的座驾,价值1.6亿的布加迪黑夜之声。”

    “哦……原来是因为我的车啊。”心中的疑惑,顿时散去。年轻人喜欢顶级豪车,胡途表示非常理解。

    “随便坐吧,别一直站着。”见对方十分拘谨,胡途稍微热情了一点:“小蜜,去给这两位小兄弟泡杯茶。”

    “好的,胡总。”点点头,杨密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张伟和傅勃,依然还是有些紧张,但还是走到胡途对面,然后,弯腰坐了下来。

    屁股刚刚跟沙发接触,张伟的那双眼睛,瞬间,就跟见了鬼似的,瞪得极大。

    他并没有这样瞪眼的习惯,会下意识做出这样的表情,是因为,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胡途手腕处的那块百达翡翠**冠军白金天文台腕表。

    作为一位爱表人士,张伟自然是仅用一眼,就认出了这块表,是百达翡翠品牌下的**冠军白金天文台腕表。

    而且,在前段时间,跟父亲一块吃饭时,父亲跟他的母亲,还谈起过这块腕表。

    当时,父亲是想买下这块腕表,但最终,还是因为它昂贵的价格,而不得不打了退堂鼓。

    张伟清晰的记得,这块腕表的价格,是卖到了两千五百万天蓝币。

    足足是他手上这块里查德米尔腕表的五倍。

    刚才,张伟的想法是,希望在手表这一块,能压这位超级土豪一头。

    可是现在,他非但没压到这位超级土豪,反倒还被对方压了五头。

    为了不让自己被打脸,张伟果断把右手藏了起来,然后,再悄悄的,在这位超级土豪还没注意到他之前,迅速摘下了它。

    接着,又把它放进了口袋里,见没被发现,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没一上来就聊手表的事情,聊的是车。

    不然,再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面对这位超级土豪,他张伟都将抬不起头来。

    这时,杨蜜已经泡好了茶,并且端着两杯香茶,从厨房内走了出来。

    来到客厅,在她还没放下茶之前,张伟和傅勃,便都非常有礼貌的立即站了起来,然后,伸出双手,接过了自己那杯,并且还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接着,又坐回了沙发上。

    “胡总,您要不要也喝一杯?”转过身,杨蜜问胡途。

    “刚吃完早餐,就不喝了吧。”摇摇头,胡途拒绝了。

    “嗯,那我先去打扫卫生,你们聊,有什么需要的话,再叫我。”

    杨密走后,胡途才摆正身子,面朝对面那两位富二代。

    “胡总,您这块表是……”

    跟张伟一样,傅勃也早就注意到了那块百达翡翠**冠军白金天文台腕表,现在有时间了,便开口询问道。

    “哦,你说我手上戴的这块对吧。”抬起手,胡途展示了一下百达翡翠,说道:“这就是一块很普通的腕表,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它的价格大概是……”傅勃追问。

    “也不贵,买一块,也就是两千五百万左右的样子。”胡途一脸平静说道。

    傅勃:…………

    两千五百万还不贵,这……这尼玛还让不让人活……

    说实话,傅勃的心灵,在听到胡途那句逼味十足的话后,瞬间受到了巨大打击。

    作为一名标准的富二代,他的人生字典里面,就只有他用金钱去打脸别人,像今天这样反过来,换成自己被打脸,这种现象,却是极少极少会发生的。

    当然,今天被打脸,他也接受的了。毕竟,他是知道,坐在对面的那位超级土豪,是超级有钱的那种存在。

    “咦?张伟,你不是戴了里查德米尔RM025陀飞轮计时腕表吗,它怎么不见了?”

    自己被打脸,死党当然也不能幸免,于是,明知腕表已经藏起来的傅勃,却仍然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说道。

    “什么茶米鲁巴尔?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张伟也很聪明,装白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