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52、抱歉,我实在憋不住了
    “他拒绝苏烟,主要原因是苏烟的条件太苛刻。让人家牺牲一块价值三百亿的土地,而她,付出的只是婚姻。”刘辛婉却是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苏烟没有这些条件,就光谈男女感情,我觉得,他们两个是很有可能会在一起的。”

    “反正,我的看法就是,只要是我主动出击,我就多少有点机会,俘获胡总的芳心。”

    “而我若什么都不做,只是光想,那么,我将永远没有机会得到这个男人。”

    刘辛婉的眼眸之中,战意浓浓。

    她完全把胡途这个人,当做了一个大挑战。

    像挑战蹦极或是坐过山车、高空跳伞这样。

    “你这么说,倒是也有道理。”邱雅的观点,因为闺蜜的一句话,又跟她站在了一起:“反正都是主动,那为什么不挑更有钱和颜值更高的。虽然成功的几率,相对丑的来说,不是那么的高,但若被拒绝了,事后,也不会太沮丧。”

    “不愧是我的好闺蜜,还是你最懂我。”

    刘辛婉微笑着说,还朝闺蜜竖起一根大拇指。

    “那你现在就要过去吗?”邱雅问:“还是再等等看?”

    “不等了吧,过去跟他聊聊天,了解下而已,又不是准备告白。”刘辛婉嬉笑道。

    看到帅哥,她可能自己都没发觉,脸上的笑容都多了。

    然后,这对闺蜜,又肩并肩,走向了胡途。

    胡途呢,由于现场基本上没有他的熟人,加上也没地方去,进来后,便找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坐了下来。

    苏烟目前并不在现场,究竟在哪?胡途也不知情。

    “胡总,您好。”

    没走几步,刘辛婉和邱雅,便到了胡途这桌。

    邱雅很识趣的退在了一旁,让出位置,好让闺蜜跟胡总沟通,不抢她的风头。

    她本就结了婚,嫁了个算是比较有钱的人,婚后的生活,过得也还可以,老公和婆婆还有公公,对她都不错。

    所以,她没必要再冒着婚姻可能被破坏的风险,跟刘辛婉一样,也去勾搭有钱人。

    “你们是……”抬头,看了看风情万种的两个女人,胡途却是疑惑道:“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但我们认识胡总您。”刘辛婉笑吟吟说道:“因为微博认识的。前段时间,胡总是有因为某件事情,上过微博热搜对吧。”

    说着,刘辛婉在没被邀请的情况下,主动坐了下来,坐在胡途旁边的这个位置。

    胡途笑了笑,不是太想谈论那些事情。

    “胡总,您酒量如何?”

    刘辛婉真的很主动,转移话题的同时,也已经伸出手,拿过了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还可以。”胡途回。

    闲着也是闲着,跟美女聊聊天,打发下时间,似乎也不错。

    “那我们喝一杯?”刘辛婉邀请道。

    “嗯,可以。”

    胡途答应后,刘辛婉便就拿过两个红酒杯,主动倒酒,每杯都倒了四分之一。

    倒完后,又将一杯红酒,缓缓递给胡途。

    “谢谢。”

    胡途绅士的接过红酒。

    接着,两人举起酒杯,轻轻碰了下,然后,又在相互对视的情况下,缓缓抬头,又将杯子内的红酒,慢慢的饮尽。

    “胡总好酒量,我再敬您一杯。”

    拿起红酒,刘辛婉又很热情的为胡途倒了小半杯,接着,又为了自己倒了小半杯。

    放下红酒,拿起酒杯,她又跟胡途敬酒:“胡总,我们再干一个。”

    这次,胡途却没有再配合她,失笑道:“不喝了,我不是太喜欢喝红酒,你要喜欢喝,你自己喝就行。”

    胡途的拒绝,让刘辛婉敬酒的动作,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但她也没生气,或是不高兴,她也没这个资格。

    转而放下红酒,说道:“那我们就不喝了,就这样坐着聊聊天,胡总觉得怎么样?”

    “你先等一下,我去下洗手间。”胡途站了起来,歉意说道:“实在是憋不住了,抱歉。”

    “不用紧的,人有三急,是很正常的。胡总您去吧,我在这里等您,等您回来我们再聊。”

    还是没有生气,反倒还很热情站起来的回应,然后,又把胡总目送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内,小便池前,胡途正站在这里嘘嘘。

    他是真的来了尿意,想要上洗手间,可不是对刘辛婉有什么意见。

    当然,这种心机极其之重,又特别风情万种的女人,她肚子里在打着什么算盘,胡途也都一清二楚。

    …………

    宴会大厅。

    刘辛婉还在原地等待着她的猎物,时不时扭头,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一眼。

    “算了吧,辛婉,人家都这样对你了,明显对你没意思。你继续留在这,待会也是被无情挖苦。”邱雅有些看不下去,便劝说起来。

    “挖苦就挖苦吧,我就跟他聊聊天而已,又不是廉价倒贴,表明可以跟他免费上床。”没了胡途,刘辛婉那张臭脸,立马就甩了出来。

    真的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见她不停劝,作为好闺蜜,邱雅也不好多说。

    一分钟后。

    在洗手间内待了会的胡途,终于出来了。

    他洗了把脸,凉水浇在脸颊上,让他清醒了不少。

    看到刘辛婉如她自己所说,真的在坐着等他,他也表现的很平静。这女人既然想勾引他,甩脸色走人,自然是不可能的。

    “胡总!”

    热情的笑容,又从刘辛婉那种妩媚的脸颊上展现出来,起身后,便大步走向胡途,非常的热情。

    “胡总?”一名男士,不知从何而来,半路截住了刘辛婉:“女士,你口中的胡总,指的是他吗?”

    这名男士说到“他”时,同时也抬起了手,指向了胡途。

    这个突然蹦出来的男人,差点吓了刘辛婉一跳,她身体做出本能反应,往后退了几步,跟这名男士隔开了将近两米。

    “先生,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面对这样一个陌生的男子,刘辛婉的态度就很现实了,像怨妇似的埋怨道。

    “抱歉,女士,以后我会注意一点。”

    男人摘下他头上的帽子,放在胸口,然后,微微弯腰,向刘辛婉道歉。

    一连串的动作,立马就给人留下了一种,他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