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7、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开除两个人
    安队长,正是一群安保当中,冲在最前面的那名男子。

    他大约三十五岁左右,阴沟鼻,浓眉,大眼,跟火影里面的迈特凯有几分相似。

    他的全名,则叫安泉,在妖都国际机场担任安保工作,已经接近十年。

    听到任鸥的叫喊,安泉脚下的步伐,马上加快了。

    同时也大声喊道:“快,大家快点,过去制服那名男子,千万别让他伤到任鸥乘务长。”

    他说完,跟在他身后的同事们,也都纷纷加快脚下的速度,气势汹汹的冲向胡途。

    为了不妨碍大家工作,任鸥则是自觉后退了几米,免得被误伤。

    这些冲上来的安保,二话不说,就把胡途抓了起来。

    抓的整个过程,倒是很顺利,因为胡途都没反抗,任由着他们来。

    这些安保见胡途很识趣,也就没有动粗,只控制住他的双手。

    “年轻人,连女人也打,你也太不像话了吧。”

    安保队长安泉,一脸冷漠的盯着胡途,对这样的年轻人,他是极为反感的。

    “如果你是我,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跟我一样。”胡途简单回应。

    “这些话就跟警察说吧,等到了局里,他们自会妥善处理。”安保队长面无表情说道。

    “你们在干什么!赶紧把胡总放开!”

    一道愤怒到极点的声音,忽然,在机场入口处炸响。

    乘务长任鸥,本想趁着胡途被安保们抓住的时候,过去抽他两巴掌,把刚才自己被打之时所受的委屈,给讨回来。

    可忽然传来的这道声音,却是让她身体一颤,刚准备踏出去的脚步,也立即收了回来。

    接着,她扭头,看向机场入口的方向,然后,一个身穿暗灰色得体西装,戴着副眼镜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看到他的刹那,任鸥的那双眼睛,瞬间放大了,瞪的滚圆。

    因为这个中年男子,她认识,他的真实身份,是麒麟航空公司的董事长。

    说白了,这位大佬,就是她的顶头上司。

    瞬间,任鸥打消了打胡途脸的念头,转而,匆匆的走向一脸威严的郭盛典。

    “郭总,您好。”

    来到郭盛典身旁一米处,任鸥不敢再靠近,停下后,便是四十五度鞠躬,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还露出招牌式的微笑,亮出八颗闪闪发亮的白牙。

    哒哒哒……

    可是,打完招呼,任鸥却没听到郭总的回应,传入她耳中的,只有匆匆赶路的脚步声。

    她抬头一看,竟是发现,郭总竟然无视了她,把她当做一阵风似的,瞧都没瞧一眼,直接从她面前经过了。

    这让任鸥的心里,很受打击,明明,自己以前跟郭总见过,郭总对他,多少应该有些印象才是。可是,自己跟郭总打招呼,郭总却是把她当做了陌生人。

    其实,郭盛典并不是没有看见任鸥,只是胡总现在的处境,更值得令他上心,所以,就不想在其它事情上,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我叫你们把胡总放开,你们一个个聋了是吧,听不见吗!”

    郭盛典愤怒的嗓音,又一次在机场内炸响。

    他刚才已经喊了一遍,让那些安保,放开胡总。

    可是,这些一个个看似很精神的安保,却都跟吃了老鼠药似的,竟是连动都不动一下。

    这次,安保队长安泉,以及十几名安保人员,都有听清楚郭盛典嘴里说的是什么。

    毕竟距离已经不到五米,而且,郭总愤怒的吼声,还是朝着他们这边发出来的。

    “郭总,您是指……”安保队长仍然有些木讷,指了下胡途:“放了他吗?”

    “废话,不是胡总,难道还是别人!”郭盛典嘶吼。

    “可是,这位……先生,刚刚……”

    “我叫你把胡总放了,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要不想干了,可以收拾东西滚蛋!”

    安保队长,本想试图解释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郭盛典却压根没听的意思,一声怒吼,就把他的话给打断了。

    而安保队长,此时已经能感觉到,他们抓的这位年轻人,似乎并非普通人,以郭总对他的重视程度来看,说不定,他的地位,比起郭总,甚至还要更高。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放人!”

    没再犹豫,更没有再解释的意思,一扭头,安保队长就冲两名抓住胡途的安保大喊。

    两名安保,倒是很听话,安泉刚说完,他们便立即放了胡途。

    “对不起,胡总,我应该早点过来的,要我一开始就在机场入口处迎接您。这种事情,在今天,也就不会发生了。”

    来到胡途面前,郭盛典的姿态,宛如见了皇帝的大臣,恭敬得不得了,说起话来,都是小心翼翼的。

    “没事,我也就被抓了一会,你来的很及时,并不算晚。”

    没有责怪的意思,胡途一脸和善说道,这件事情本就与郭盛典无关,胡途又岂会脑子锈到去责怪他。

    看到这样一幕,在场的十几名安保,以及站在十几米外的任鸥,瞬间,都是愣住了。

    这尼玛究竟是什么操作?郭盛典郭总,可是麒麟航空公司的董事长,在公司内,权力仅次于那些股份较大的股东。

    而这样一位大佬,在见了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时,竟然是会四十五度弯腰,跟他客客气气的说话。

    “胡总,究竟是怎么回事?”挺直了身子,郭盛典马上追问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些安保是为了什么事情抓您?他们有没有对您怎么样?”

    “他们并没对我怎么样,事情也与他们无关。”胡途说道:“这件事情,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事,我就是想让你解雇两个人。一个叫任鸥,职位是乘务长,另一个是这女人她老公,职位是机长,都是我们麒麟航空的。”

    “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耽搁,要立即去办。能不能做到?”

    “当然能。”郭盛典立即回应:“是我们公司的人,胡总您想让他们离职,这当然很简单。”

    “也跟其它航空公司打声招呼,让他们记住这对丑陋的夫妇,别再聘请他们,免得恶心乘客。”

    “好的,胡总,我会吩咐下面的人去办。他们两个,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任何一家航空公司。”

    保证完,郭盛典的脑袋,向后转了下,而目光,则看向了已经距离自己不到五米的任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