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6、你以为麒麟航空是你家开的
    这么难听的话,会从一名乘务长的嘴里说出来,也是刷新了,胡途对于空乘行业的认知。

    在他以往的印象中,空姐和空少,都是属于高学历的服务型职业,是值得令人尊敬和崇拜的。

    当然,现在这种想法也没改变。

    毕竟,像眼前这位这样的老鼠屎,应该只是少数。

    “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要再乱放炮,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这样性格泼辣的女人,哪怕作为一个男人,胡途也不会纵容,于是冷声警告道。

    “我说了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任鸥毫无顾虑的挑战胡途的底线:“别以为有你护着,我就会怂,我就会怕。在我眼里,她殷樱,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贱……”

    啪!

    她的话,快要说完时,忍无可忍的胡途,终于出了手,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就抽在了她那化了浓妆的脸颊上。

    声音很响,也很清脆,也传到了许多乘客的耳中。

    他们听到这道声音,皆是纷纷回头,看了过来。

    一时间,胡途三个人,在机场内,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而任鸥,则被胡途的这一巴掌,打得将近懵逼。

    她的黑色发丝,都在被打之后,垂落了几根下来。

    脸颊上,更是有一道清晰可见的红色巴掌印。

    “你……你居然敢打我。”捂着还隐隐作痛的脸颊,任鸥并未因胡途的一巴掌,而有所畏惧,依然气势嚣张说道:“你……你给我等着坐牢吧,我这就叫安保,再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

    “你要不在牢房里蹲上个半年,我任鸥就跟你姓!”

    “那你叫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胡途一脸淡然,底气十足。

    任鸥懒得再跟胡途废话,直接从挎着的包包里,拿出一部手机,然后,找到机场安保队长的电话,拨了过去。

    见胡途因为自己,而惹上任鸥这个麻烦,殷樱虽然很感谢他出面帮助自己,但同时,也为此而担忧。

    她试图道歉,并且阻止任鸥打那个电话,但是,还没开口,就被胡途打断了。

    “别向她低头,像这种人,你要越是示弱,她越会得寸进尺,变本加厉的欺负你。”

    看着殷樱的脸颊,胡途一脸认真说道。

    “你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

    这时,胡途的手机,却是响起了来电铃声。

    掏出手机看了下,见是麒麟航空公司董事长之一,郭盛典打过来的,胡途的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顿时浮现出来。

    本来,他是打算给郭盛典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处理一下这件事情,免得一直纠缠下去,不知耗到什么时候。

    可还没打呢,对方的电话,却主动打过来了。

    “胡总,您大概到哪了?”

    电话那头,郭盛典礼貌询问。

    “我已经在机场,就正门入口这里。”胡途说道:“你过来一趟吧,我这里出了些事情,需要你出面解决一下。”

    “出了事情?”电话那头,郭盛典的语气沉了下来:“好的,胡总,您别离开,我这就过去。”

    他倒是也没多问,既然胡总都说了,这件事情,需要他出面才能解决,那么,只要自己过去,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嗯,你尽量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胡途叮嘱道。

    “您放心,胡总,我这就赶过去。大约一分钟,我便能赶到。”郭盛典回。

    然后,二人没有多聊,胡途主动挂了电话,等待起来。

    胡途刚挂电话,站在他对面的任鸥,也正好聊完了,然后,也挂了电话。

    “你小子唬我是吧,你以为你叫人过来,我就会怕你?”胡途刚才接的那个电话,不是瞎子的任鸥,自然也是看到了,而且,谈话的内容,大致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你当然不需要觉得害怕,但你的工作,基本上是要丢掉了。”胡途平静说道:“如果你的态度,还是这么差劲,就连你身为机长的老公,我也会让他丢掉工作。”

    “哟,还不得了了,真以为自己是千亿富豪,可以为所欲为?”嘲讽的笑容,毫不隐藏的展现出来,任鸥压根没有收嘴的意思:“还是说,麒麟航空是你家开的?你想干嘛就干嘛。”

    “年轻人,拜托你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好吗,没有钱就别装B,真以为老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能被你随便编造的一句话唬住?”

    跟这种泼妇斗嘴,真不是胡途擅长的事情,所以,在当下,他并没有再回应。

    反正等郭盛典一来,这些事情都能解决。

    “怎么,干嘛不说话了?”可是,胡途的沉默,却让正处在气头上的任鸥,更是嚣张放肆:“知道唬不住我,所以就没底气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这样对吧。”

    “既然你这么怂,那干嘛还要说那么嚣张的话?滚回去,好好缩在房子里面,做一个死宅,它不香吗?干嘛非要出来丢人……”

    啪!

    任鸥那副丑陋的嘴脸,胡途实在是无法再直视,于是,又一个冷酷无情的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比上一个巴掌,要更加响亮,毕竟,胡途使出的力气,也比第一次时,要大了足足三分之一。

    任鸥的脑袋,在这一巴掌之下,更是都歪到了一边。

    辱骂的话,自然也是因为这一巴而被打断。

    “你嘴巴实在太脏了,所以,我决定,把你老公的机长职务,也给撤了。”打完了脸,胡途冷声道:“他也别想转去其它航空,因为只要我一句话,就根本没人会要他。”

    见胡途这个人,是不喜欢废话,上来就是动手的粗鲁人士,被打之后的任鸥,她那张肮脏的嘴,终于有所收敛。

    她可不想当着众人的面,再被扇一巴掌啊。

    就在这时,一群身穿安保制度的青年男子,匆匆赶了过来。

    他们的身高,都在一八零以上,特别魁梧,手里更是都拿着东西,要不就是防爆盾牌,要不就是橡胶甩棍。

    看到这些安保过来,不敢再多言的任鸥,那双暗淡下来的眼睛,瞬间又重新复燃,接着,便超他们使劲的招手,大声的呐喊:“安队长,我在这,欺负我的小畜生就是他,你们赶紧把他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