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5、被乘务长骚扰
    “办点事情。”工作的事情,胡途并不是太想谈论,转移话题,邀请道:“你有时间吗?如果有,我们改天可以一起约个饭。”

    “嗯,可以,正好明天轮到我休息。”都没考虑,殷樱便点头答应下来:“你手机号码没换吧,还是不是以前那个?”

    “一直都是,微信也是。”胡途道:“我随时都在线,你随时都可以联系。”

    “嗯嗯,那我们就先聊到这,明天再联系。”

    虽然,脸上还是有些不舍,但殷樱还是笑着抬起手,挥了挥,然后,准备转身离开。

    她还有工作在身,实在没办法多聊。

    “等一下,殷樱。”

    这时,另外一道声音,传到了殷樱的耳中。

    这道声音,殷樱很熟悉,因为,基本上在飞机上工作时,她都能见到这道声音的主人。

    转过身,殷樱朝向了一个朝她走来,并且同样穿着空姐制服,只是颜色不同,是水蓝色空姐制服的女人。

    这个女人,在年纪上,比她要大上个四五岁,长相容貌方面,也比殷樱显得更加成熟。

    颜值和身材方面,则是都不输于她。

    在媚这一方面,穿水蓝色空姐制服的女人,更是要略胜一筹。

    “乘务长,您好。”

    见到这个女人,殷樱的神情和举止,瞬间变得恭敬起来,然后,四十五度弯腰,跟她打了声招呼。

    没错,这位身穿水蓝色空姐制服的女人,正是某航班上的乘务长,隶属于麒麟航空公司名下。

    而殷樱,也同样在麒麟航空公司工作。

    “不用跟我来这套,殷樱,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又不是不清楚。”

    这位年纪大约三十岁的乘务长,叫任鸥,殷樱对她礼貌相待,她却毫不领情。说起话来,反倒针锋相对。

    任鸥的长相,就属于那种,不怎么友善的类型,她像极了电视剧里面,那些阴险毒辣的女二号。

    但在颜值方面,她确实是美的。

    “乘务长,那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任鸥对她针锋相对,殷樱知道,是有原因的,她只能皱着眉头,解释道:“上次王机长会在我家楼下,只是他单方面的行为,我并没有邀请他。而且之后,我也没下去,而是让他走了。我可以对您保证,我跟王机长之间,绝对没有发生任何越界的行为。”

    “说得倒是好听,你跟他背着我都做了些什么,难道真以为我这个做妻子的,什么都不知情吗!”

    任鸥的情绪,特别的激动,跟个泼妇没区别,完全没了一名乘务长应该所拥有的形象。

    但是,换做谁,遇到自己老公,出轨了一个比自己年轻,又更加漂亮的女人,也无法冷静应对。而是会跟她一样,会情绪暴躁,甚至,狠不得杀掉那个让她老公出轨的女人。

    “乘务长,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呢。”对方的不信任,让殷樱解释的时候,很是感到吃力:“我明知王机长是乘务长您的丈夫,我……我又怎么会跟他……发生那种关系。”

    “我丈夫有钱,一年的工资,算上奖金,将近有两百万。而你,一个小空姐,一个月撑死都只能拿一万多,面对有金钱的男人,而且还是他主动时,你怎么可能拒绝得了。”

    任鸥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她压根不相信殷樱与她的丈夫之间,存在着一种纯洁的关系。

    她老公各方面都不差,哪怕是最主要的长相,而这类男人,对于殷樱这种,进入社会已有四五年,菱角已被磨平的女孩,吸引力,往往是极其之大的。

    “乘务长,并不是所有的女孩,在选择男人时,都是以金钱为首要条件。”终于,殷樱也开始不再压抑自己,摆出强硬的姿态:“您要再对我进行诽谤,或是侮辱,小心我走法律途径处理。”

    “哟,说你两句,你还就有脾气了是吧。”任鸥顿时被刺激到了,变得更加的嚣张跋涉:“我告诉你,殷樱,你最好,在今天之内给我递交辞职书。而且是立即离职那种。你要继续待在麒麟航空,继续跟我老公来往,我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

    越说,任鸥跟殷樱之间的距离,便离的越近。

    待那句话说完之时,她那张坏女人的脸,都快跟殷樱那张,还多少有着一些胶原蛋白的脸,贴在了一块。

    “我不会辞职。”殷樱硬怼:“我好不容易才考上空姐,进了麒麟航空,凭什么因为你,我就要辞职。”

    “您要实在看我不顺眼,可以自己离职啊,这样,不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殷樱的这句话,将处在愤怒边缘的任鸥,彻底给激怒了,而且是,达到无法再隐忍那种程度。

    “你这个臭婊子,都这样了,还不肯离开麒麟航空,你要没跟我老公有一腿,打死老娘我都不相信!”

    “你特么怎么就那么贱呢!”

    这句话吐出的同时,任鸥的一个巴掌,也同时甩了出去,对准殷樱的脸颊,速度很快。

    而在毫无防备状态下的殷樱,想要躲开这一巴掌,几乎是不可能。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但,并非是任鸥的一巴掌,抽在殷樱的脸颊上,所发出来的。

    而是,胡途及时出手,抓住了任鸥打向殷樱的那只手,的手腕,所发出来的。

    “你老公骚扰殷樱,殷樱没说什么,都算好的了。”胡途一脸冷漠的盯着任鸥,说道:“你倒好,居然还来找她的麻烦。是以为,她很好欺负吗?就不能把你的泼辣,发泄在你男人身上,让他好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

    遇到这种事情,坐视不理,并非胡途的作风。

    毕竟他跟殷樱的交情还算可以,没理由眼睁睁看着她,被眼前这个泼妇欺负辱骂。

    “你又是谁?殷樱她男朋友?”这样一个小青年,作为一个过来人,加上性格向来都暴躁的任鸥,当然不会把他太当做一回事,直接嘲讽道:“这个贱女人可以啊,交往着小鲜肉男朋友,另一边,又勾搭我老公这个有钱人。这算盘,打的真是精明啊。”

    “要我能有她一半聪明,也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幅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