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545、一剑收尾(六更)
    想到自己还让他不吃不喝不睡,一站站着白白等了她六天,朱器灵顿时又感到头皮发麻。

    如果这个男人突然等得不耐烦了,转而冲进宫殿里面把她杀死,那她的一生早就结束了。

    “你的表情怎么像吃了屎一样啊!”胡途这边,他看着洪天说道:“你应该自信点的,因为自信点,死的时候,起码还会有尊严。”

    洪天没有说话回应,而是迅速挥了下手。

    然后便见朱器灵身上的那根金色细绳,转而消失不见了,再出现之时,已经是在胡途身上,并且将胡途紧紧缠绕住了。

    “想杀我,这是不可能的。”见捆仙绳成功绑住了胡途,洪天顿时又咧嘴大笑起来:“是,我承认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你现在被我用捆仙绳锁住了,那你这辈子就永远也别想脱离捆仙绳的束缚。”

    “只要我不开口,捆仙绳就会一直缠着你,永远都不会松开,只会越来越紧!”

    “就这根破绳子,居然就想捆住我,你个泡面头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了吧!”胡途不屑说道,嘴角笑容,也是没有半点危机感。

    “小子,你就别嘴硬了。”洪天压根不在乎胡途什么态度,道:“我告诉你,你就算是再有本事,你也是不可能挣脱开…”

    轰!

    洪天话未说完,胡途体内,一股极其强大的内劲便释放而出,瞬间,缠绕住他的金色细绳,便被震碎成了粉末。

    胡途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淡漠道:“还特么捆仙绳,这不跟普通的尼龙绳差不多吗。”

    这句话胡途有点装B的成分,如果捆仙绳真跟尼龙绳差不多,那么它就无法锁住朱器灵的行动了。

    “怎…怎么可能!”洪天的嘴巴大大张开,大到能放进去一个拳头,可见他此时有多么多么吃惊。

    连他引以为傲的捆仙绳,都被对方这么轻易的用内劲给震碎了,这也在瞬间,让他的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他现在有的,只剩下绝望。

    “好厉害!竟是连捆仙绳对他都没半点效果。”女童小圆也张大了嘴巴,吃惊道。

    “白鹤,飞到那泡面头那里去。”胡途指了指洪天,道。

    咯~咯~

    白鹤叫了两声,便摆动翅膀,飞向了洪天。

    洪天瞬间反应过来,他能感觉到胡途是要杀自己,他又哪可能站着不动,让对方白白杀掉,便迅速一跃,从白鹤上跳了下去。

    他跳下去的那一刻...

    嘭!嘭!嘭!

    空中同时响起了几十声炸响,每一道炸响都冒出一道黑色烟雾,接着这些黑色烟雾之中又出现了一个人,这些人竟是都跟洪天长得一模一样。

    都是邋里邋遢,还有一个脏兮兮的泡面头。

    “大家都散开来!”其中一个洪天大声喝道。

    然后这几十个一模一样的洪天,便都迅速分散开来,落地后,便分别往不同的方向逃跑。

    “这是...分身灵器吗?”看着几十个洪天,朱器灵只感觉有些眼花缭乱。

    至于谁才是真正的洪天,她早就已经分辨不清。

    “才几十个而已嘛。”胡途却是没把这些分身放在心上,平静道:“如果几千或是上万个分身,你或许还能趁着人多逃跑,可就这点人数,我三两下便可以全部斩死!”

    话落,胡途便从身上拔出了缩小版斩天剑。

    咻咻!

    两剑瞬间斩出,都分别斩出一道几十米长的剑刃,并且往不同的方向斩去。

    然后,七八个洪天就被一分为二了。

    接着,胡途又连续斩出了十几剑,这十几剑飞出去,还剩下的洪天便只剩下三个了。

    “怎么会这样!”见自己几十个分身,还不到十秒,就只剩下两个,洪天本人顿时苦逼到了极点。

    咻!咻!咻!

    胡途又斩了三剑,一剑对准一个洪天。

    两个分身洪天,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瞬间被剑刃一分为二。

    而洪天本人则是往地上一扑,惊险躲过了从他头顶上空飞过的剑刃,他的头发都被这道剑刃斩了几根下来。

    “好险!”洪天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还以为这些剑刃都很普通呢,结果亲自接触,才发现它们居然也都蕴含着可以斩杀九十层武者的力量。

    而洪天才七十五层,他也惊险躲过了,这真是一件值得表扬的事情。

    就当洪天准备爬起来继续逃跑之时,他的脑袋,却被一只脚踩住了,接着一道冷漠的声音,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接受死亡有这么难吗,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个垃圾,为什么就不能坦荡点呢。”

    说话的自然是老胡,踩住洪天脑袋的,自然也是他。

    说完,胡途手中缩小版的斩天剑,便直直竖起,接着,剑尖又对准洪天的脑袋,迅速刺了下去。

    “你不能杀我,我是七绝门的成员,你要杀我,七绝门是…”

    咻!

    洪天恐慌无比的话还未说完,斩天剑便穿过他的脑袋,刺在了地面上。

    为了防止洪天死得不够彻底,像杀天狼时那样,又重新复活过来,胡途刺穿洪天脑袋之后,又转动斩天剑,搅拌了几下。

    直到天狼脑袋上出现一个窟窿,胡途才停下。

    接着,又把斩天剑擦拭干净,放回了体内。

    这时女童小圆和朱器灵都来到了胡途这里。

    “人已经死了。”胡途看着朱器灵说道:“我已经把该做的事情做了,现在轮到你帮我做事了。”

    胡途不想耽误一点时间,毕竟父亲还等着自己去救他。

    “能先让我处理一下现场吗?”朱器灵放低了姿态,再也不是六天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道:“你也看到了,我的宫殿都全被摧毁了,就连那座山峰,都有一片…”

    “这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胡途打断道:“你先替我办事吧,我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一刻也拖不得。”

    朱器灵没跟胡途争辩,她也没有这个资格,因为她的性命,都是胡途救的,“那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嗯...”胡途打量了一番她的全身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