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535、近五年最狂新人
    “有这么好笑吗?”这时,那些撞击在一起的长枪之中,发出了一道声音:“果然第五就是第五啊,心智竟是如此不定。都还没确定有没有赢,就已经傲娇成了一个神经病。”

    宇文浩南的笑声瞬间戛然而止,表情也是大变,跟吃了屎一样,非常非常之难看。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这是那个年轻人的声音啊,难不成他还活着?

    是的,老胡确实还活着。

    嘭!

    一声巨响忽然响起,只见将胡途包裹起来的那些长枪,瞬间全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震开了。

    长枪被震开后,很快又溃散成了空气。

    可见将它们震开的那股力量,究竟有多么之强大。

    闪烁着雷电的长枪消失后,胡途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我擦,居然还活着!”

    “看清楚点你们,他不仅仅还活着,身上更是一点伤口都没有,可见宇文浩南的万枪穿心,对他没有起到一点效果啊!”

    “这个新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这么强!”

    “刚刚我们都还以为他是在装B呢,没想到人家是真牛逼!”

    “求宇文浩南此时的心里阴影面积。”

    看到胡途还活着,短裙女孩则是松了口气,当然也非常惊讶,这个年轻人除了有颜值之外,竟是也还那么有实力。

    巨剑上。

    宇文浩南脸色已经如同苦瓜一般,如果要说他现在是什么感受?那绝对就是日了狗那样的感受。

    “为…为什么会这样?”宇文浩南彻底懵了,到现在都没缓过神。

    “不,我是不会输的,我宇文浩南是绝对不会输的!”宇文浩南顿时又变得癫狂起来,情绪已经彻底失控:“除了排在我前面的四位,这里是没有人能赢我宇文浩南的!绝对没有人!”

    “我现在就杀了你小子,为我宇文浩南证道!”

    宇文浩南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浓浓的杀气,身上更是还有血红色的内劲滚滚冒出。

    呼!

    他直接进攻了,也没有武器,就是握紧了拳头,准备用拳头把胡途给锤死!

    ??咻!

    手指一弹,一道青光闪过,瞬间,这道青光就把凶猛往前冲着的宇文浩南,给腰斩了。

    如同切豆腐一般。

    接着,宇文浩南被斩成两半的身体,先后掉落在地。

    宇文浩南的上半身痛苦挣扎了几下,这才在剧痛中死去。

    “跪下求饶,我还能饶你一命,可你却偏偏要冲过来送死!”胡途淡漠说道,居高临下看着宇文浩南那具尸体。

    宇文浩南哪怕是积分排行榜上的种子选手,也没有逃过被大黑鸟叼走的命运。

    此时巨剑上已经只剩下他的一滩血迹。

    “太帅了,哥们你实在是太帅了!”长发青年忍不住大声夸赞道,他是真觉得胡途帅,因为特别的解气。

    要知道这些年,他们面对前五名的人,可是都装了不少孙子。

    就像刚刚那样,宇文浩南辱骂他们是弱鸡,他们也不敢回应,只能默默听着,默默忍受着。

    下面的欢呼声并没有影响老胡的情绪,他依然站在巨剑中央。

    “接下来我挑战第一名,王朝天!”没有浪费时间,胡途直接大声喝道。

    此话一出,地面上顿时发出了接二连三的倒吸凉气之声。

    是的,现场几十人都被胡途所说的话给惊呆了。

    居然挑战第一名,这野心未免也太大了吧!??要知道第一名的王朝天,可是拥有灵器啊,只要使用灵器,连七十八层修为的武者,都会死在他手里。

    可这年轻人,他能有七十九层的修为吗?

    “太劲爆了,这绝壁是近五年最狂的新人啊!”

    “这哥们敢挑战第一名,那就肯定是有把握的,所以我觉得他会赢,他一定会赢的!”

    “你说这样的话,有点为时过早了吧,要知道王朝天可不是宇文浩南。”

    天空之中,距离巨剑一百米远的地方,又有一只大黑鸟摆动着翅膀,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大黑鸟背上站在一名青年男子,他身穿黑色西装,还系了领带,是红色的。

    很快,那只大黑鸟便带着黑西装青年飞到了巨剑上空。

    “你就是要挑战第一名王朝天的人?”那黑西装青年看着胡途说道。

    “对,是我。”胡途看得出来,黑西装男子并非是王朝天,便问道:“王朝天在哪?他什么时候会过来?”

    “很抱歉,年轻人,王朝天因为接到朱器灵小姐的任务,现在已经离开麒麟山,去了别的地方。”

    黑西装青年微微鞠躬,表达歉意,又继续说道:“不如这样如何,年轻人,你直接挑战第二名的薛天,如果你能赢了薛天,朱器灵小姐说,也可以给你一千积分,直接获得与她见面的机会。”

    “不在吗。”王朝天出任务去了,这是令胡途感到有些意外的。

    既然明知道自己会有随时被挑战的可能,那就应该好好待在麒麟山嘛。

    不过听到对方说,打败第二名,也能直接见到朱器灵,胡途也就没再去多想。

    他过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见朱器灵。

    只要能见到那个活了三百多岁的女人,要胡途跟谁打都没问题。

    “行,那我就挑战第二名的薛天,你赶紧叫他出来吧!”胡途说道。

    “不用叫他出来了,薛天就是我!”这时站在大黑鸟背上的黑西装青年跳了下来,稳稳落在巨剑上,接着又嘴角带笑说道:“是不是很意外啊,年轻人。”

    “兄弟,你比我也没大多少吧。”胡途对于年轻人这句称呼,有点点不爽。

    对方是个中年男人,这样叫一下也罢,可这个薛天,撑死了比他大个一两岁,居然也以这种长辈的口气跟他说话,这换谁谁受得了。

    “哈哈,我们俩年纪确实差不多,那我也管你叫兄弟吧。”薛天哈哈笑了一声,笑声很硬朗,跟他那副绅士的外表,一点也不相符合。

    “来吧,兄弟,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随时开始进攻!”薛天挺直了身体,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