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494、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爷爷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于成天身上散发出了浓郁至极的杀气,道:“所以你没有出招的机会了,因为我已经决定先出招了。”

    话落,于成天便没再继续废话了。

    “哈!”

    他什么准备都不做,就是那么张嘴用力一喝,瞬间,一个“哈”字就从他嘴中飞了出来,且快速放大,直到有两米多长宽。

    接着这个“哈”字,便迅速撞向了老胡。

    “快躲开,妹夫!”苏墨大喝了一声,他能感受到,这个“哈”字内,蕴含着一股巨大力量。

    “哈!哈!哈!哈!哈!”

    于成天又连续喝出了五个“哈”字,这五个哈字,也都向着胡途飞撞而去。

    “你是躲不了的,这些哈字,他们没有撞击到你,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于成天咧嘴笑道。

    “就这种垃圾招数,亏你也好意思使出来。”谁知,老胡非但没有害怕或是躲开,反倒还鄙夷道。

    说完胡途便用食指一点,只见已经到他面前的这个哈字,便瞬间化为了齑粉。

    至于哈字的力量,抱歉,胡途真的一丁点都没有感受到。

    可能是他实在太强大了吧,所以这股所谓的强大力量,在他这里,却跟微风差不多。

    接着另外那五个哈字,胡途也是用食指轻轻一点,它们便也都化为了齑粉。

    别墅内都还是完整的,并没有因为这六个哈字,而造成哪怕一丝破坏。

    静!??

    别墅内瞬间安静到了极点。

    站在别墅外面的那些于家人,也一个个都是大眼瞪小眼,一点声音都没有。

    所有人都被胡途那一手给震惊到了。

    要知道这可是连苏墨的五绝剑法,都能瞬间破掉的声波神功啊,可是这么牛逼的招数,却全被这个年轻人,仅用一根手指,便击破了。

    这特么还是人吗!

    “怎…怎么会这样…”于成天这位当事人,他脸色是最最最难看的,比吃了大便的脸都还要更加难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我妹夫竟是这么强大的吗!”苏墨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则是惊喜。

    拥有一个这么强大的妹夫,那今后他们苏家在十七地区称霸,也是可以的啊。

    因为现在十七地区,最厉害的武者,也就第四十七层。

    而他妹夫能秒杀第四十七层武者,他们苏家不称霸,又还有谁有资格?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胡途盯着于成天:“不会刚才那几个哈字,就是你最厉害的绝招吧。”

    于成天无言以对,因为被胡途说对了,他最厉害的绝种,确实就是声波功。

    其它的招数,那就是普通的拳法和腿法。

    但是那些非常俗气的招数,他已经有狠多年没有用过了。

    “既然没有绝招了,那我就送你上路吧。”这次换老胡身上散发出了杀气,说着,也径直走向了于成天。

    “不,你不能杀我。”于成天顿时慌了,一边后退一边说道:“我可是于家的大少爷,你要是杀了我,我们于家是会跟你不死不休的。”

    “你们于家要是敢跟我不死不休,那我就把你们于家所有人都给杀了。”胡途一脸微笑说道。

    于成天:……..

    是啊,他的威胁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于家其它人,连苏墨都打不过,更别说是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年轻人了。

    “父亲,救我!”

    于成天看向窗外大声呼唤起来,因为他父亲就站在外面。

    可是,喊完他便看见,他的父亲竟是转过了身去,然后就这么走了。

    完全没有出面的救他的意思。

    “父亲,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啊!”于成天嘶声呐喊,眼角都流出了泪水。

    可是他的父亲还是没有回应,甚至是快速从夜色之中消失了。

    逃!

    于成天心中立马生出了逃跑的念头,打又打不过,又没有人出面救他,那他想活下去,就只有逃了。

    “你看你后面!”于成天忽然大喝,指着胡途身后:“有人...

    “你看你后面。”这时于成天的身后,也响起了一道声音,而且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年轻人,竟是消失不见了,接着那道声音继续说道:“有一双冰冷的眼珠子正盯着你呢。”

    于成天顿时吓尿了,不回头看,他都知道,说话那人,就是苏樱她男朋友啊。

    “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爷爷。”知道逃不了的于成天,只能丢弃自己的自尊,开始求饶:“只要爷爷肯放小的一条生路,以后要小的为爷爷做牛做马,小的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此时的于成天,简直卑微到了极点。

    唰!

    胡途并没有放过这个觊觎苏樱美色已久的公子哥,手指一穿,就从他太阳穴这里穿了进去。

    接着又拔了出来,食指上面染了一些红白颜色的混合物。

    噗通!

    于成天直直倒在了地上,没了一点动静。

    于家大少爷,就此陨落。

    站在外面的那些于家人,看到这一幕皆是傻眼了,紧接着,他们便发出了一片恐慌之声,纷纷落荒而逃。

    “你会不会太残忍了。”苏樱走了过来,眉头都皱的紧紧的。

    “残忍吗?那我找个医生,把他脑袋上那个洞给补上吧。”胡途一本正经说道。

    苏樱:………

    这个人怎么说呢,反正大脑肯定不是按照普通人那样所去运转的。

    “你居然也是武道家族的人,这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胡途觉得还是有必要提一下这件事。

    “你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我也感到很意外。”苏樱回应道。

    虽然她说的很平静,但刚才胡途用食指击溃那六个金色哈字时,她差点连下巴都惊呆了。

    “你指的是哪方面的实力,是床上吗?还是地上?”胡途还是那副一本正经的面孔。

    这次苏樱听后脸颊却是红了,白了胡途一眼,便转过身去,懒得再看他。

    “妹夫,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妹妹结婚啊。”这时苏墨走了过来,询问道,脸上堆满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