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489、苏樱的真实身份
    “行,那就麻烦姑娘你通知一声。”于明礼貌说道。

    “不用问了,我去你们于家。”这时里面的厨房的门,突然打开了,然后裹着一条黑色围巾的苏樱走了出来:“我现在就可以跟你们走。”

    苏樱故意把这句话说的很大声,余光也在偷偷打量着正躺在沙滩椅上的老胡。

    只可惜老胡睡着了。

    于明和柳甄都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苏樱,而是盯着她,仔细打量起来。

    从头看到脚,然后又从脚看到头。

    看完之后再看一遍。

    “嗯,不错,确实是比那些妖艳贱货要更漂亮。”柳甄点头满意说道:“明明是素颜,头发也就这么随意绑着,也没有任何打扮,姿色和气质,却都仍然可以打满分。这样绝品中极品,整个天都我相信恐怕都没有几个。”

    柳甄给了苏樱极高的赞誉,没办法,谁叫人家底子好,长的就是那么惊艳。

    “既然觉得我还不错,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带我去于家。”苏樱有些傲娇说道。

    其实这么迫切的想去于家,只是想让某个男人着急而已。

    “苏樱小姐,那您请吧,我们的车就在外面。”于明走了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做出邀请的姿势。

    苏樱一点也不客气,也没去想进入于家之后,就会如何如何,便抬头挺胸走了出去。

    于明和柳甄则是立刻跟随在了她的身后。

    “苏樱姐等等我,我也要陪你一起过去。”成洁追了上来,说道。

    于明和柳甄倒是没有阻拦的意思。

    苏樱有个小姑娘陪着,他们反而觉得还会更好一些,免得待会坐在车上时,三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把气氛搞得非常之尴尬。

    可谁知苏樱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用了,小洁,我们包子店还需要有人看守呢,你不在了,我们的包子店谁管。”

    “而且我去了于家,也不是不会回来了,我顶多也就是在那里住一晚而已,第二天就会回来。”

    说这句话,苏樱也刻意提高了嗓音,想要让胡途听见。

    只可惜老胡还在睡梦之中,连苏樱的声音都听不见,更别提听清楚她说了些什么。

    “苏樱姐,于家可是…”

    “小洁,我知道于家是个很有钱的家族,这一点用不着你提醒。”苏樱打断了成洁:“你就在早餐店等着吧,明天天黑之前我一定会回来。”

    没再继续多说闲话,在于明和柳甄的邀请之下,苏樱钻进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接着车子启动,不一会便从成洁的目光之中消失。

    “苏樱姐她在搞什么,明知于家是第十七线武道家族,竟然还要主动去那种地方。”成洁完全猜不透苏樱的心思。

    她转而回头看了看胡途,只见这个大猪蹄子,竟是还在睡觉。

    成洁忍不住走了过去,推了他两下:“喂,你醒醒。醒醒啊,听到没有。”

    成洁居然没有叫醒,接着又拍了两下他的脸,又叫一次,仍然还是没有叫醒。

    “这家伙是猪嘛,现在才傍晚七点多,居然也可以睡得这么死。”成洁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

    天都,十七地区,苏家小区,附近。

    两名年轻人正站在路边交谈着,手里都夹着一根香烟,以及拿着一罐红牛。

    “苏樱小姐居然主动上了于家的车,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穿白衬衣的年轻人皱眉说道。

    “她已经二十八了,不再是小姑娘,做什么事情,都应该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们不需要去插手管那么多。”这名青年男子穿着件黑衬衣,他叫苏墨。

    他口中所说的她,指的是苏樱。

    而他则是苏樱的亲哥哥。

    “苏少,苏樱小姐一个人过去的也没问题吗?”白衬衫男子说道:“成洁那丫头并没有陪在她身旁。”??

    “嗯,没问题。”苏墨吸了口香烟:“于成天他认识我妹妹,如果他真要对她有意思,不会不顾及我们苏家的感受。”

    “当然了,如果他们要是觉得,他们于家被我们苏家灭掉,也没有任何关系,他乱来也不是不可以。”??苏墨脸上的自信是掩盖不了的,因为那是从心底深处,自然所流露而出。

    “苏少说得没错,我们苏家第四十六层的武者,就有两位。分别是您和老爷。而于家第四十六层的武者,却没有一人。”白衬衫青年笑着说道:“有这么一种特别明显的实力差距,他们对待苏樱小姐,也不得不礼让三分。”

    苏墨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他转而换了个话题:“苏樱她那个前男友呢,那个人渣现在走了没有?”

    “还没有。他现在还在早餐店,正跟成洁那个丫头待在一块。”白衬衫青年回。

    接着,他神色一沉,道:“苏少,要不要我派人做了他,这家伙可是个花心大萝卜。我有派人在暗中调查过头他,发现他跟很多女人都保持着一层暧昧不清的关系。”

    “以后这种事情别再说了。”苏墨瞪了白衬衫青年一眼,冷声道:“他是苏樱第一个男朋友,也是爱的最刻苦铭心的那一个,这么多年她一直单身,为她介绍谁都不要,你以为她是不想找?那丫头就是放不下那个男人而已。”

    “他对苏樱的意义很重要,如果他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她说不定也会跟着消失。”

    “而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我这个做大哥的,会希望看到吗?”

    “对不起,苏少。”白衬衫青年低头歉意说道:“以后这些不该说的话,我绝不会再说了。”

    “嗯,你知道就好。”苏墨脸色的冷声转而褪去,道:“再过几年,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属于她,她会释怀的。到时候我们再把那个混蛋宰了也不迟。”

    闻言白衬衫青年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苏少这招简直就是高啊!我还以为你真要放过那个青年呢。”

    苏墨嘴角上扬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

    此时已经是七点过十五分三十五秒。

    早餐店内,胡途终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