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481、第十七线武道家族的曹娜娜
    “我告诉你啊,淑鱼,你立刻跟你那个男朋友分手。”沈沧浪警告道:“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层次的人,钱就是一堆没用废纸。所以你找再有钱的男人也没用。我们沈家的女儿,只能嫁武道家族的子弟。”

    “其他人无论你有多喜欢,你父亲我都不会接受!”

    “爸,你别那么古板行不行,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思想怎么还是那么封建呢。”沈淑鱼直接怼了回去,要她做一个听话的乖乖女,这是不可能的。

    “什么叫我封建!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沈沧浪大喝:“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好吗!你要知道,有钱人在那些武者面前,那是没有任何尊严的。”

    “如果你被武道界的人欺负了,他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都不能还嘴。所以嫁这样的人又有什么意义。”

    “爸,我现在不想跟你说那么多,我先挂了。”沈淑鱼说完就真的挂了。

    她爸每次说起谈婚论嫁的时候都会来这么一两句,都把她给听烦了。

    而且给她介绍的那些对象,也都是歪瓜裂枣的,要不是就身高太矮,只有一米六左右。

    燕太胜在所有的相亲对象之中,则是外形条件最好的那一个。

    而沈淑鱼连燕太胜都看不上,又怎么可能会嫁给其它人。

    带着一股怨气,沈淑鱼回到了新房。

    “怎么愁眉苦脸的,难道你爸逼你结婚了?”胡途有察觉到沈淑鱼的脸上有怨念。

    “我心情这么不好,你居然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你也太不会哄女孩子了吧。”沈淑鱼稍稍白了老胡一眼。

    “你错了,并不是我不会哄女孩,只是我不想哄你而已。”胡途一脸淡然回应。

    闻言沈淑鱼脸上的怨念之色顿时变得更浓。

    像极了一个怨妇。

    “开玩笑的,你可是我女朋友,我怎么可能会不哄你呢。”胡途的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说着还把脑袋凑了过去,在她嘴边这里吻了下。

    “你…”被亲之后的沈淑鱼都呆住了,然后推了胡途一把,“你神经病啊,干嘛亲我。”

    “这对于情侣之间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胡途的情绪并没有任何波动:“现在又不是八九十年代。但那时,偷偷亲一下,应该也没什么。”

    沈淑鱼略带鄙夷说道:“你好无耻啊,明明亲了我,居然还有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

    “行吧行吧,你要觉得不公平,那你也亲我一口吧,这样就一笔勾销了。”说着胡途就把脸凑了过去,让沈淑鱼随便亲。

    “你好恶心啊!”沈淑鱼一脸嫌弃的把胡途推开了,但原本满是怨念的脸上,此时却浮现出了笑容。

    二人的小互动,在其他人眼里,就是情侣之间的一种打情骂俏。

    新房内好多人都露出了姨母笑,目光已经无法从胡途和沈淑鱼的身上移开。

    就连新郎新娘,目光也会时不时的看二人一眼。

    “跟帅哥谈恋爱就是浪漫。”唐悠悠心中无比羡慕。

    但燕太胜看到胡途和沈淑鱼打情骂俏,一张脸却是扭曲了,除了看得出来他很不爽,以及很愤怒之外,其它情绪都看不到。

    其实燕太胜对沈淑鱼还是蛮有好感的,不然作为十八线家族的公子哥,他也不会同意跟沈淑鱼这个普通女人订婚。

    只可惜,他看得上对方,对方对他却没有任何好感。

    “这哥们得好好整他一顿才行。”燕太胜已经把老胡当成了他的敌人,“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欺负他,对我的形象又不好。叫人过来,则会影响到婚礼。”

    “算了算了,还是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吧,现在就让你小子嘚瑟一会。”

    想了好几个办法,最终燕太胜还是决定,这些事情还是等婚礼结束了之后再说。

    “不好了,悠悠,代代,一个自称为曹娜娜的女人现在正在大闹婚礼现场。”一名穿着西装的伴郎匆匆跑了进来,喘着大气说道:“对方说非要见你们俩,还说你们要是不出来,她就把现场的摆设全给砸了。”

    闻言,唐悠悠和岳代代面色皆是一沉。

    燕太胜的面部表肌肉,也微微抽搐了下。

    “曹娜娜,是天都曹家那个曹娜娜吗?”燕太胜问。

    “嗯,据说他们曹家背景很大,在天都无一个人敢招惹。”那位伴郎面色凝重说道。

    “他们曹家可是武道界第十七线家族,又怎么可能会有人敢去招惹他们。”当然这句话燕太胜并没有说出来,毕竟现场是武道界的人,仅他一个。

    其它都是普通人。

    “曹娜娜?我和悠悠都不认识她,她过来找我们做什么?”岳代代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不认识吗?”伴郎感到很是诧异:“不认识那她怎么可能会找上来,而且还指名点姓,说要找你和悠悠?”

    “因为这个人渣劈腿了我闺蜜。”这时新房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对方是个女人:“甩了我闺蜜,都还不到一个月呢,现在就跟其它女人结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啊。”

    “所以我是过来为我闺蜜除渣男的!我也并不会要这个渣男性命,取下他第三条腿,我便会离去。”

    然后这个说话的女人,便像个女侠似的,一步一步走进了新房。

    好平啊!这是胡途看到曹娜娜后所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是真的很平,比飞机场都还要飞机场,胡途甚至怀疑她连胸罩都没戴。

    “受死吧,渣男!”唰的一声,曹娜娜便拔出了身上那把短刀,然后冲向岳代代。

    众人都吓了一跳,是被曹娜娜手中那把锋利的短刀给吓得。

    但这些亲朋好非常够义气,非但没有逃离,反倒还冲上去制止曹娜娜。

    “小姑娘别这么冲动!”

    “有话可以好好说,别动刀动枪的!”

    “小姑娘你误会了,我哥他这样的根本就没有资格当渣男啊!”??

    “冷静一点美女!”

    嘭!嘭!嘭!嘭!

    结果冲上去的这些人,都被曹娜娜用手给甩开了,一个个要不撞在墙壁上,要不掉在床上,有两个甚至撞在窗户上,把窗户玻璃都给撞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