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479、你外面那些妖艳贱货跟淑鱼可不是一个级别的(六更)
    最终胡途还是同意了,和她一块去参加她那个朋友的婚礼。

    三个小时后,胡途和沈淑鱼来到了天都。

    沈淑鱼的朋友有专门叫人开车过来接他们。

    此时他们两个正坐在一辆黑色商务车的后座,而黑色商务车则直接向着婚礼现场前往。

    “沈小姐,据说燕公子这次也会过来。你们有可能会碰面的,这没问题吗?”开车的中年司机说道。

    “吴伯说他做什么,我跟他们燕家早就没有关系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沈淑鱼回,脸上有反感的神色。

    “可是沈小姐您曾经毕竟是燕公子的未婚妻,有这样一层关系,若是再见,难免不会尴尬。”中年司机道。

    “不要再说了,吴伯,算是我求你了。”沈淑鱼面色多少有些难看。

    “行吧,既然你不想听跟燕家有关的,那我不说了便是。”

    “你居然结过婚?”胡途一脸吃惊的看着沈淑鱼。

    “我没有结过婚。”沈淑鱼情绪略显激动:“我只是订过婚而已,而且这也不是我自愿的,是我父亲,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跟燕家做的。”

    “所以说,你也是个被逼过婚的女人。”

    “嗯,我父亲他没什么志气,就想舔燕家,来为他沾点贵气。”沈淑鱼面色凝重:“不过我最后硬是没有同意。为了摆脱燕家大公子,我甚至擅自跑去了妖都,一直待到今天,至今已经有三年多了。”

    “燕家那个大公子有那么差劲吗,居然值得你这么躲。”胡途说道。

    “人长得一般也就算了,还是个花花公子,每天都出去沾花捻草,这样的男人,一点安全感都给不了女人,我沈淑鱼又怎么可能会选择他。”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这些事情想起来就烦,影响心情。”沈淑鱼为自己扇了扇风,她脸颊都烫红了。

    胡途也没继续扯下去的意思,这是人家的事情,他操心那么多干嘛呢。

    大约半个小时后,黑色商务车开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里也是沈淑鱼那个朋友举办婚礼的地点。

    两人下车之后,在吴伯的带领之下,来到了酒店第二十层。

    第二十层有个露天台,而婚礼,则是在这里举办。

    胡途和沈淑鱼刚踏入露天台,便看到一群人正在这里忙碌。现在才十一点多,还没到吃饭时间,新郎和新娘自然也就还没现身。

    “沈小姐,要不我还是直接带你们去新房吧。”站在一旁的吴伯说道。

    “嗯,麻烦吴伯了。”

    “沈小姐说的是什么话,这怎么能算是麻烦呢。”

    几分钟后,胡途和沈淑鱼来到了新郎和新娘所在的这家新房。

    这间新房是酒店为这对新婚夫妇特意安排的。

    “将将将讲!”

    沈淑鱼推开房门便大步走了进去,笑嘻嘻说道:“surprise,是不是感到很惊喜啊,岳代代同学!”

    “淑鱼!”新郎官看到忽然出现的沈淑鱼,顿时吃了一大惊,但是是惊喜的惊,然后新娘都不顾了,走上前便热情说道:“怎么过来了也不打电话通知一声啊,搞得我以为你还没过来呢。”

    “哎呀,我又不是不认识路,还通知干嘛呢。”沈淑鱼说道:“再说了,如果提前通知,我又怎么可能给你一个巨大的surprise,是吧。”

    “这倒也是。”岳代代笑了笑,这哥们长的细皮嫩肉的,五官精致,如果不是说话时有那么一点男子气概,胡途都以为是个女人。

    这时胡途也低调的走进了新房。

    他真的无法像沈淑鱼那样,来一个巨大的surprise,要是年轻几岁,或许还行,现在就算打死他也做不出来。

    “快过来,胡途,这就是我朋友,他叫岳代代,今天就是他结婚。”沈淑鱼赶忙把老胡拉了过来,向两边做着介绍:“代代,这是我男朋友,他叫胡途,是妖都人。”

    “男朋友啊!”闻言岳代代很是吃惊,上下打量了胡途一番,点头道:“嗯,确实是挺不错的,有身高又有颜值,也难怪你能看上他。”

    “兄弟你好,我叫岳代代。”惊讶过后,他才想起还没打招呼,便赶紧伸出手来说道。

    “嗯,大家都好,祝你新婚快乐。”胡途礼貌回应。

    “沈淑鱼,你果然是个肤浅的女人啊,挑男人居然只看中对方长相。我还以为你找对象不会看脸的呢。”这时新房内响起一道鄙夷的声音。

    这道声音沈淑鱼非常之熟悉,正是三年前,跟她订了婚的那位公子哥的,他叫燕太胜。

    她进来的时候,就有扫到站在床前的燕太胜。

    “燕少,你怕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吧。”沈淑鱼直接怼了回去。

    “噗!”闻言一身正装的燕太胜不禁笑出了声,道:“沈淑鱼,你未免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我承认你确实有些姿色,但就像你这样女人,我燕太胜玩过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

    “你难道真以为没了你,我就活不下去了吗?如果真是这样,三年前你提出退婚之时,我燕太胜也不会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你。”

    燕太胜对沈淑鱼确实没有多少感觉,只是她找一个小白脸这种行为,他看了有些不顺眼而已。

    “你那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一点。”这时胡途却是抢在沈淑鱼前面,回应了燕太胜:“你在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跟我家淑鱼,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你玩过的那些,不过就是一些野鸡野猫而已,简而言之,就是有钱谁都能上。”

    “却,还搂着腰呢。”燕太胜一脸不屑之色,然后转过身去,懒得再搭理这对情侣。

    他燕家可是武道界的第十八线家族,跟一个普通男人斗嘴,在燕太胜看来,这完全就是侮辱自己的身份。

    于是便选择了沉默。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那些了,趁着大家都在,我们拍几张照吧。”新郎岳代代很会带动气氛,房间内的亲朋好友,顿时都在他的带领下,聚在一块拍起了照片。

    “这女人…”胡途目光在新娘唐悠悠脸上扫了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