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436、如果您愿意给我三分钟的时间
    “区区几个蝼蚁,也好意思跟我作对,你们究竟是哪来的勇气,梁静茹给的吗?”目光在凰几人身上扫了下,胡途冷漠开口。

    凰和黄飘飘的脸色,依然还是凝固到了极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还傻站在这干什么,非要我提醒你,你才肯放我妹妹是吧。”

    凰吓了一大跳,赶忙回应,“不是的,胡爷,我这就放了您妹妹,立刻就放。”

    然后,凰便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马上就懂了是什么意思,转身就往别墅里面跑了去。

    不一会,姐姐胡栗,就被那名黑衣人背了出来。

    “为什么我妹妹她不能自己走?”胡途质问:“莫非你给她下了药?”

    “胡爷…”

    啪!

    凰刚想开口,胡途的一巴掌,就毫不留情抽在了她的脸上。

    “敢对我妹妹下药,你特么就该打。”胡途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胡爷说得对,我确实该打,胡爷打我绝对是正确的。”凰点头配合说道,都不敢去擦嘴角边上的血迹。

    啪!

    胡途又抽了她一巴掌,然后说道:“你好贱啊,这一巴掌是因为你太贱,而忍不住打的,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凰:………

    一向做人上人做习惯了的她,突然要做一条狗,真的很不适应。

    可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如果连这点屈辱都忍受不了,那么等待她的,就将是死亡啊。

    而死了之后,今天的羞辱之仇,她就永远都没有办法再讨还回来了。

    对,凰是准备报仇的,如果不是为了报仇,与其被对方一直这样羞辱,她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去。

    啪!

    “你是在想男人呢,还是在想你干爹?”老胡又抽了她一巴掌,“我有让你保持沉默不说话吗?应该没有吧。”

    “没看到我妹妹正浑身无力吗?还不赶紧把解药拿出来,恢复她的身体。”

    “抱歉,胡爷,我这就拿解药,让胡爷您的妹妹恢复。”

    说完,凰一刻都不敢耽搁,马上就来到胡栗这里,然后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子之后,便把瓶口递到胡栗这里,让她闻了闻。

    胡栗闻了几下,那昏昏欲睡的眼睛,便一下睁了开来,转而变得神采奕奕。

    “好臭!”胡栗赶忙把脑袋撇向了一边,眉头都皱得紧紧的。

    “你没事吧,妹妹。”老胡走了过来。

    “嗯?”胡栗有些不知所云,居然有人叫她妹妹,她清晰的记得,她并没有哥哥才对啊,干哥哥也没有,那这个人又会是谁?

    当抬起头之时,胡栗心中的那些疑惑,瞬间荡然无存。

    原来,这人压根就不是她的哥哥,而是她那个许久未见的弟弟。

    “是你救了我?”胡栗睁大眼睛盯着他。

    “当然,不然还会有其它人过来吗?”胡途耸耸肩。

    “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胡途关问。

    “不太清楚,我一直处在半昏迷状态,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那你有没有感觉身体哪里有不舒服?”胡途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往她下半身看了看。

    “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脑袋还有些涨涨的。”胡栗轻轻揉捏着她的太阳穴。

    “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吗?”胡途提醒道:“你要不要站起来走几步试一下。”

    “哦。”胡栗并没有觉得这句话并没有哪里不对劲,点完头,便就缓缓站了起来,然后在草坪上来回走了六七步。

    “都挺好的,他们应该没有对我做什么。”胡栗说道。

    “嗯,应该是这样。”老胡的目光从胡栗的下半身收了回来。

    “对了,跟我被一块抓来的女孩,好像也都认识你,你赶紧叫他们,把她们两个也给放了吧。”突然想起苏烟和沈淑鱼,胡栗便脱口而出说道。

    胡途立马用冰冷的眼神看向了凰。

    凰马上就对身旁的黑衣人下命令,“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进去放人。”

    那被凰瞪着的几名黑衣人,赶忙冲进了屋子里面。

    一会,他们便把苏烟和沈淑鱼也给抱了出来,然后放好在草坪上。

    凰则是又把她那瓶很臭的药拿了出来,让苏烟和沈淑鱼都闻了闻,很快这两个女人也清醒过来。

    “没事吧,你们两个。”胡途就站在她们前面。

    “没…没事。”沈淑鱼摇摇头,虽然她知道胡途会过来,但自己被他给救了,还是有些意外,又或者说是惊喜。

    这两个女人的清白,胡途就没有过多去问了,毕竟关系也就那样,特别是沈淑鱼,跟她也不过是才第二次见面而已。

    “胡爷,人我们已经都放了,那您是不是…”

    “你想让我走是吧。”胡途直接打断了凰:“你觉得这可能吗,你抓了我妹妹,和我的两个女性朋友,如果我不来,你还打算把她们给杀了。我要就这么一走了之,就这么放过你,那我这张老脸,以后还往哪搁?”

    凰就知道,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一时间,她的脸上又变得凝重了,“那胡爷您说,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

    “你不是挺喜欢扒人皮吗,那你就先把你自己身上那层皮,给扒了吧。”胡途觉得自己所提出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如果你要是下不了手,让你旁边那个飘飘帮你也行。”

    闻言,凰那张本就难看的脸,瞬间阴沉到了极点。

    “胡爷,你这样做,真的有点过分了。”这句话,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任何人都有不能触碰的底线,您要再这么得寸进尺,可是会把我给逼急的。”

    “然后呢,把你逼急了,你打算怎么做?”胡途嘴角浮现玩味的笑容:“莫非你以为,就凭你们这几条臭虫,还能把我杀了不成?”

    “如果您愿意给我三分钟的时间,杀掉你,那是绝对不在话下的。”凰在赌,赌眼前这个男人会给她这三分钟的机会,因为他现在实在是太强大了,甚至如他所言,他们这些人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些臭虫。

    所以,已经彻底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他,是非常有可能给她这三分钟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