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423、我能救老夫人
    这三位所谓的神医,没有在检查完老夫人的身体之后,就给她乱开药,这让房近东对这三人的印象也好了一些。

    如果这三人真像是小说里面的那种神棍,说只要吃下什么什么,老夫人哪怕是只有一口气,都能够马上复活过来,哪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老夫人的病我可以治好。”

    就当房间里面陷入一阵死寂之时,站在佟盈盈旁边的胡途,却是突然开了口。

    如果这三位神医,能够让他见识一下超神般的医术,把躺在床上的老妇人给救活过来,胡途一定不会出面。

    毕竟起死回生药水也不是无限的,仅有十滴,能在老夫人这里省下一滴,他自然不会含糊。

    可偏偏,这三位神医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给力,他还能怎么办,不就只有出面了。

    胡途刚说完那句话,房间里面的七八个人,他们的视线,便瞬间全部转移到了老胡的身上。

    都是大眼瞪小眼,用非常吃惊的眼神看着老胡。

    “胡先生,你刚刚说什么?”就站在他身旁的佟盈盈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能再说一遍吗?”

    “我说我能治好你奶奶。”胡途一脸平静。

    咕隆!

    虽然是第二次听到,但佟盈盈还是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胡先生会说出这样的话,真的令她感到非常意外。

    毕竟在她眼里,胡先生一直以来,都只有一种能力,那就是钞能力。

    可是现在,他竟然说他能够救活奶奶,而这明显已经不属于钞能力的范围,所以才会令她如此的吃惊。

    “胡先生是认真的吗?”佟盈盈面色凝重,“还是说,是觉得气氛有点凝重,才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胡途反问。

    佟盈盈顿时哑然。

    “胡小兄弟你难道也是一名神医?”佟商波追问。

    “我并不是神医。”胡途坦率说道:“我就是有一种神药。一种只要老夫人喝下去,身体便很快就能康复的神药。”

    戴眼镜的中年医生房近东,听到胡途这句话,脸上的肌肉则是忍不住抽搐起来。

    他才刚刚在心里鄙视完,这种靠所谓神药救人的神棍,是极其极其之可耻的。

    结果佟小姐的朋友,就站了出来,说他自己拥有一种可以救人的神药,这也真是太巧了。

    “神药?”打扮时髦的老太太柴洁琳,第一个遍嘲笑起来,“我说年轻人,这里可不是让你胡闹的地方。”

    “如果你是来看望老夫人,那么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欢迎你,但你要是妄想拿什么所谓的神药,给老夫人治病,那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老夫人现在这幅身体,可不是靠吃什么神药就可以恢复的。”

    “而且你这神药,到底是好是坏,也没有一个人清楚。如果让老夫人喝下去了,出现了个万一,那这个责任,你又怎么承担的起?”

    “柴老太婆说的对,你就别拿什么所谓的神药出来唬人了,佟先生又不是二傻子,又怎么可能会听信你的片面之言。”体型略胖的神医苏传言,也毫不客气的对胡途呵斥道。

    另外一位体型偏瘦的神医,吴振丘,则保持沉默,什么也没说。

    他们三个里面,有两个人都张了嘴,他再张嘴说什么,好像也没什么意义。

    胡途都不想理会那两位没多少本事,却厚着脸皮自称为神医的老人,所以也就没有回应他们。

    “佟叔叔,你愿意相信我吗?”胡途直接询问当事人。

    如果当事人也觉得他是江湖骗子,那么这一滴起死回生药水,他并不介意省下来,留着以后再用。

    “这…”佟商波面色凝重,一时之间竟是做不出决定。

    是真的做不出决定,因为这可是关系到自己母亲的生死。

    “佟先生,我看还是算了吧。”戴眼镜的中年医生房近东劝说道:“老夫人的病,在医学上来讲,就几乎等同于植物人,想要再把她救活过来,是真的不可能了。”

    “而越是像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急病乱投医,否则老夫人能够再撑几天都很难说。”

    佟商波顿时更加为难了。

    “胡先生,我能看看你的神药吗?”这时佟盈盈开口说道。

    她对老胡比较了解,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觉得胡途根本就没有害奶奶的理由,为了钱而编造出这样的谎言,更是不存在,因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缺钱。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说出那种貌似很是荒唐的话,佟盈盈认为,他肯定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绝不会是无脑的脱口而出。

    所以她是有几分信任老胡的。

    “嗯,可以。”说着老胡就把那瓶随身携带的起死回生药水拿了出来。

    起死回生药水就是用一个很普通的瓷器瓶子装着,瓶子很小,跟那种口服液的瓶子差不多。

    “能再打开让我看看吗?”佟盈盈征求道。

    没有犹豫,胡途马上就把瓶子上的盖子给打开了。

    起死回生药水并不会蒸发,所以打开让大家看看,也没什么。

    但佟盈盈要伸手拿过这瓶起死回生药水的时候,胡途却是立即把手收了回来,严肃道:“这些药水对我非常重要,你只能看,不能碰。”

    佟盈盈的脸颊不由红了一块,她还以为,胡途会看在和她关系还算不错的份上,不会计较这些小事情,然而好像是自己想多了。

    “嗯,我不碰,我就看看。”佟盈盈赶忙点头回应。

    然后,胡途才把起死回生药水,给重新伸出来。

    佟盈盈则是立刻把脑袋凑了过来,然后习惯性的闭上一只眼睛,往瓶口深处望去。

    接着便看到了一些透明的液体。

    “这不是水吗?”佟盈盈不由皱起眉头,当然她也只是嘴上说说,接着又把鼻子凑到瓶口这里闻了闻,可却什么气味都没有闻到。

    一时间,她觉得瓶子里面装的是水的念头,又加重了几分。

    佟商波也在女儿看完闻完之后,也凑到瓶子口这里,闻了闻,又看了看。

    然后他的想法跟女儿差不多,觉得这是水的可能性,也非常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