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408、百分之百听话的女王陛下
    “愚昧无知的女人!”胡途直接鄙夷了一句,至于对方那些恶心至极的话,他则懒得再过多去评价。

    “说吧,随便你怎么说。”凤舞依然保持着变态的笑容,“本女王就当是你最后,所要留下的遗言。”

    她不再啰嗦,说完便张嘴一口向着胡途的脖子部位,疯狂的咬了下去。

    与此同时,胡途也出手了,他空出来的哪只手,迅速对着凤舞拍了一下。

    这一掌正是百分之百听话掌,哪怕是不跟凤舞的身体有任何接触,也能在瞬间产生效果。

    拍完之后,凤舞的身体,便瞬间停了下来。

    那朝着老胡脖子部位咬去的大嘴,也在瞬间戛然而止,她整个人,仿佛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

    “给我站好。”胡途对着她下了第一道命令。

    “是的,主人。”凤舞立马把脑袋伸了回去,身体也挺得笔直,就跟一根标枪似的。

    “跪下来舔我的鞋子。”胡途又下了第二道命令。

    但是这次,凤舞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做出下跪舔鞋子的动作,她明显有反抗的意思。

    她的反应,胡途都有看在眼里,这令他不禁皱了皱眉。系统不是都说了,百分百听话掌,只要打中任何一个人,那么对方,就会无条件的服从他的命令吗。

    可是现在,这个叫自称为王的女人,却明显没有百分百做到,去服从他的命令。

    因为要是百分百服从,对方是绝对不会犹豫哪怕一瞬间的。

    “这件事情宿主不需要担心。”这时系统却回应,“这不过是正常现象。因为无论换任何人,在刚被百分之百听话掌打中的时候,都还会保持自己的一些思维。”

    “而正是因为这些思维,才导致当事人在听到一些较于过分的命令时,会产生抵触的情绪。”

    “但是这样的抵触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很快,这个女人便又会选择接受宿主的命令,然后跪下来帮宿主舔鞋子。”

    原来是这样,刚开始的时候居然还会有抵触情绪,明明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啊,胡途觉得。

    果然,凤舞的抵触情绪,在持续了五秒之后,便就瓦解了。

    “好的,主人,凤舞这就跪下来帮你舔鞋子。”眼神变得无神的凤舞,说完便就立马跪了下来,然后像条狗似的,伸出舌头来,一下接一下,舔起了老胡的鞋子。

    “舔干净点,没舔干净就别停下来。”胡途说道。

    “好的,主人。”回应完后,凤舞便又继续低头忙绿起来。

    看到这样一幕,李宗火和刘国宏,这两个老头子,都是被惊呆了。

    堂堂的女王陛下,专门喜欢吃年轻男性来养生的女王陛下,此时此刻,非但没有一点要伤害胡途的意思,居然还跟条狗似的,跪了下来,然后豪不嫌弃舔着对方的鞋子。

    这尼玛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一分钟后。

    凤舞终于把胡途的鞋子舔了个一干二净。

    “主人,我已经舔好了。”凤舞把脑袋抬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胡途,“我可以站起来了吗?”

    “嗯,起来吧。”胡途淡淡点头。

    凤舞这才缓缓站起。

    “叫爸爸。”胡途并不觉得自己过分,“以后都管主人叫爸爸,听懂了吗?”

    “嗯,听懂了。”凤舞这次倒是没有抵触情绪了,“以后我就管主人叫爸爸。”

    “先叫一声让主人听听。”胡途面无表情。

    “爸爸。”凤舞面带甜美的微笑,“这样叫可以吗?爸爸。”

    “嗯,还不错。”胡途脸上浮现出了满意的笑容,“以后要一直这样叫,千万不能改口。”

    “好的,爸爸。”

    站在几米之外的李宗火,此时已经彻底懵逼,虽然眼前的一幕,令他极其之难以接受,但是这又是他亲眼所见,所以哪怕是想不相信也不行。

    “女王陛下,您这是在做什么啊!”心有万般不甘的李宗火,立马大喝了一声,“您过来不是要吃掉刘家的这位孙女婿吗,可是您现在,怎么却变成了这样一幅模样?”

    “闭嘴!”谁知,凤舞听到这样一句话,竟是瞬间就怒了,回过头便怒视着李宗火,“你要再敢说我爸爸一句不是,我就冲过去,把你这个臭老头给撕成碎片。”

    李宗火吓了一大跳,哪还敢再说什么,立马紧闭上了嘴巴。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现场的情况,对他可谓是相当不利。

    于是,一种逃跑的想法便从他的心底生产。

    “小舞,那个老头是个坏人,你过去把他给废了吧。”留意到李宗火有逃跑的打算,胡途又岂能会放过他,便又下了一道命令。

    “好的,爸爸。”凤舞非常听话,“小舞这就过去废了那个老头子。”

    话音刚落,凤舞整个人便就从原地消失了。

    紧接着,出现在李宗火旁边的他,一下就把他的两条腿给踢断。

    双腿向反方向折起的李宗火,瞬间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身体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随即,不等李宗火开口求饶,凤舞竟是又把让他的亮条隔壁,也给踩断了。

    废了四肢还不够,凤舞又在李宗火的胸膛上,狠狠的猛踏两脚,直到把李宗火踏到吐血,踏到昏死过去,这才把脚给伸回来。

    “爸爸,我已经把那个臭老头给废掉了。”凤舞马上就折返回了胡途的身旁。

    “嗯,你干得不错。”胡途轻轻摸了几下她的脑袋。

    “谢谢爸爸夸奖,以后小舞一定会更加努力。”凤舞笑着感谢,之前那副女王姿态,却早就不知道丢到那里去了。

    一旁的刘国宏父子,却还是大眼瞪小眼,他们跟李宗火差不多,都觉得这一幕是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刘国宏极其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很显然,谁都没办法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刘英则是直接来到了胡途旁边,睁大眼睛问,“为什么她突然之间会听你的,就连要她管你叫那个,都毫不犹豫就做了。”

    “英儿,这些都不重要。”胡途微笑道:“反正这个女人,以后不会再伤害我们,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