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85、我们霍家的女性不是专门陪酒的舞女
    “霍老爷子您尽管相信我就是,其它的就不用去想太多了。”

    司徒俊南也是有些无语,明明他都那么强大了,这个霍老爷子竟还是有些不相信他。

    但是霍老爷子的担忧,他又表示可以理解。因为谨慎再谨慎一些总归是好的。

    “爸,司徒先生说得对,我们尽管相信他就是。”霍国忠也开口,“至于其它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去操心那么多了。”

    霍仁宗脸上的凝重这才散去,算是相信了司徒俊南,但其实内心深处,他还是挺忧虑的。

    “爸,姐在外面的亭子下,跟那位胡先生喝上了。”这时,一名长得跟霍痴珊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来到了霍国忠旁边,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

    闻言,霍国忠那张皱纹交错的老脸,顿时一沉,“她到底在搞什么,一个毛头小子而已,居然还放低姿态坐下来陪他喝酒。她当自己是酒吧里面的舞女吗?”

    “爸,要不要我把姐叫进来?”霍痴怜问道。

    “这还用问吗。”霍国忠冷声道,“这种有损我霍家尊严的事情,我岂能任由着她胡来。”

    “爸,那我去叫一下姐,你和爷爷继续陪司徒先生。”

    霍痴怜说完便就转身匆匆的走了。

    外面,亭子下,胡途和霍痴珊,依然还在这里喝着小酒,吃着小菜,气氛很是轻松,好像是特意过来这个地方度假的。

    “姐,你别跟胡先生喝酒了,进屋去招待司徒先生吧。”这时,从别墅里面走出来霍痴怜冲着亭子的方向喊了一声。

    胡途和霍痴珊的目光,立马便被吸引了过去。

    “那位是……”胡途正在打量着霍痴怜。

    “她是我妹妹,叫霍痴怜。”

    “妹妹。”胡途不由吐槽,“你不会还有个哥哥吧。”

    “亲哥没有,堂哥倒是有两位。”霍痴珊平静道。

    胡途自然不会再去追问,霍痴珊有没有哥控之类的爱好。

    “姐,我刚才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霍痴怜已经走了过来,“我说爸让你进去,他不许你在这里跟胡先生喝酒。在外面跟个见面还不超过三回的男人,把酒交谈,这不符合我们霍家的风气。”

    “痴怜,如果我进去了,那胡先生怎么办?”霍痴珊起身的意思都没。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凉拌啊。”霍痴怜丝毫不给胡途面子,“屋里面的那七个A级高手,他们都是各自待着,我们给他们倒杯茶,端点吃的就打发了。而这个胡先生,却还要姐你陪他喝酒,这像话吗!”

    “痴怜,你怎么说话的呢!”霍痴珊喝道,“胡先生还在这里呢,你眼睛难道看不到?”

    “姐,你就别再护着这个男人了。”霍痴怜的情绪则是越发激动,“而且我也跟你说了,是爸让你进去的,又不是我。我不过是爸的传话筒,替他过来通知你一声而已。”

    “如果你要是不进去,事后爸一定会给你一顿处罚!”

    “你别再说了。”霍痴珊也非常的固执,“胡先生既然是我的客人,那我就必须好好招待他。至于司徒先生,他身边都有一群人围着了,我就没必要再进去凑热闹了。”

    “姐,这不关司徒先生的事。”霍痴怜道:“这事跟我们霍家有关。你比我还要年长几岁,应该不会不知道,我们霍家的女性,不允许在外面,跟一些身份不明不白的男性,单独喝酒聚餐的吧?”

    “妹妹,胡先生他的身份怎么就不明不白了?”霍痴珊反问,“他不仅仅是一名A级高手,在商业上,也获得了巨大成就,管理着一家市值三千亿的公司。”

    “这么成功的男人,他的身份都是不明不白,那么请问什么样的男人,他才是值得我们霍家尊重的?”

    “痴珊,你对你妹妹的态度,难道就不能好点吗?”这时,别墅方向,又传来了一道声音。

    是霍痴珊姐妹俩的父亲霍国忠出来了,他板着一张脸,看上去非常的不高兴。

    但从别墅里面出来的,并非就他一人,还有霍老爷子霍仁宗,以及有着一头浓密黑发的A+级高手,司徒俊南。

    霍家的一些嫡系子弟,以及被霍家请来的那七名A级高手,也都纷纷从别墅里面出来了。

    所有的人都出来,那显然是霍老爷子的那两位仇人即将就要来临。

    “爸,你们怎么都出来了?”霍痴怜立马转身来到了霍国忠这里,“不会是那两个敌人就要来了吧?”

    “嗯,爷爷说他们差不多十点就会到。”对待小女儿霍国忠明显要宠溺一些,“而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霍痴怜赶忙低头看了一眼,戴在手腕的那块女款的百达翡丽腕表,然后见时间竟是只差五分钟就到十点了。

    “痴珊,你给我过来。”霍国忠的眼睛瞥向了霍痴珊,“不知道男女有别吗,居然还敢背着我,跟他在亭子下私会!”

    “爸,你说话别难听行不行。”霍痴珊面色一沉,“我跟胡先生就喝了点酒而已,哪有在什么私会!”

    “连酒都喝上了,还聊的那么忘我,把屋内的司徒先生都给忘了。”霍国忠冷冷的瞪着她,“这不是私会,又是什么?”

    “如果我们一直待在屋子里面不出来,还不知道你们接下来会干出些什么呢!”

    “爸,你这话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呢。”霍痴珊顿时也来气了,“胡先生是我们霍家的客人,他想喝点小酒,我陪着他喝上几口,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为什么你却偏偏要对此带有偏见!”

    “跟这样的毛头小子,酒有什么好喝的。”霍国忠喝道:“他对于我们霍家而已,是很重要的客人吗?不是!既然不是,那你又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在他身上!”

    “你要想喝酒,跟司徒先生喝难道不行吗?可你呢,却非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霍痴珊顿时委屈到了极点,明明她的行为都是非常端正的,既对得起胡先生,对他们霍家也不会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可父亲却偏偏要用他那封建的思想来扭曲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