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79、两根手指就把砍刀给夹住了
    “如果你愿意倒贴我十亿。”胡途直接回应:“这个肮脏又恶心的马桶,我今天晚上倒是可以带回去。”

    听到这样一句话,现场的那些老总们,皆是都愣了一下。

    那位胡总难道是眼睛瞎了吗?难道他就没有看见,刚才那个叫肖陌的胖子的下场,居然还当面拒绝要买这个马桶。

    还说什么,要人家倒贴十亿给他,他才愿意把这个恶心的马桶带回去。

    这样的话居然都说得出来,这人莫非是脑子有问题?

    “完了,那位胡总要遭殃了。”

    “区区十亿,对他也算不了什么吧,居然也舍不得给。”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在行事做人方面,还是太冲动了一些。”

    那些老总,都压低声音谈论着胡途。

    胡途这边,坐他旁边的苏烟,也因为他刚才所说的那番话,瞬间变了脸色,紧紧皱着的眉头,都形成了一个川字。

    她拉扯了一下胡途的衣服,道:“你在干什么,你现在是什么处境,你不知道是吧。”

    “你在说什么?”胡途瞥向身旁这个女人:“你说话的声音能不能稍微大一点。”

    苏烟:…………

    她感觉胡途是故意这么说的,可是看他那态度端正的表情,又不像是在撒谎。

    “胡兄弟。”这时,站在前台位置上的毛天泽,却是冷声开口:“我没有听错吧,你刚才是不是说,你是要拒绝买这个王母娘娘使用过的马桶?”

    “对,你没有听错,我就是不打算买。”胡途直接回:“但你若是硬要我带回家,你可以给我十个亿。”

    “只要你舍得给,你的那个变态要求,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嘶!!!

    现场的那些老总们,这次则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硬气的钢对方,看来这位胡总,真的是铁了心不打算交这十亿啊。

    “要我给你十个亿?”毛天泽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嘴角的笑意,反倒越加浓郁,“胡兄弟,你确定你说这样的话,就不会反悔?”

    “既然你不打算给,就别再跟我bb了。”胡途摆出一张很是不耐烦的臭脸,“还是叫别人,去买你那个恶心的马桶吧。”

    毛天泽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但他还是强行压抑住了心中的那股怒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阿七,你过去跟胡兄弟谈谈吧。”毛天泽也懒得再废话,“如果胡兄弟还是执意不要马桶,那我们接下来要拍卖的第三件物品,就改为他的项上人头。”

    “是,二爷!”

    光头阿七早就准备好了,回应完,脸色就阴沉下来,似乎全世界都欠他几百个亿,然后便朝着胡途大步走去。

    此时此刻,坐在胡途旁边的苏烟,比起胡途这个当事人,可是要紧张了不知道多少倍。

    “又是这个人。”苏烟正在盯着朝他们这边走过来的阿七:“刚才那个姓肖的胖子,就是被他活活给撞死的。”

    苏烟这是在提示胡途,这个光头阿七究竟有多么恐怖。

    可是说完,她的余光却发现,胡途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甚至都没有看那个光头阿七哪怕一眼。

    “丟把砍刀过来!”这时,正在行走中光头阿七,忽然大喝了一声。

    他的话应刚落,站在角落的一名魁梧黑衣人,就从身后掏出了一把起码有五十公分长的砍刀,然后朝着光头阿七丟了过去。

    光头阿七一抬手,这把砍刀便被他稳稳的接住。

    然后,他走向胡途的步伐,顿时又加快了起码不止一倍。

    “最后再问一遍,这王母娘娘的马桶。”前台这里,毛天泽微笑着开口:“你究竟是买?还是不买?”

    “我也再最后问你一遍。”胡途学着对方的口气说道:“那十个亿,你究竟是给我?还是不给我?”

    听到这句话,毛天泽最后的一点点耐心都没有了。

    “阿七,别跟他废话了。”毛天泽面露狠色:“直接把他的脑袋给我剁下来!”

    “是,二爷。”光头阿七冷酷回。

    他刚回应完,人就已经走到了最后面,走到了胡途所在的那张餐桌,然后又来了胡途旁边,接着,又在苏烟惊恐至极的目光之下,挥起了那把有五十公分长的大砍刀,就朝着胡途的脖颈位置,狠狠的斩了下去。

    咻!

    刀子落下去的速度,几乎快到了肉眼看不到的那种程度。

    眼看那把崭新的砍刀,就要从胡途的脖子之间穿过,可是忽然,两根小小的手指,就把这把砍刀给夹住了。

    被夹住的砍刀,瞬间戛然而止,再也无法向前移动半公分。

    “动不动就是杀人。”胡途一脸冷漠说道:“你们地下势力狼,未免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本来杀气浓浓的光头阿七,见自己毫无保留砍下去的刀子,竟是被对方用两根小小的手指,就给夹住了,顿时他的大脑就凌乱了。

    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这是光头阿七此时的想法。

    前台这里,毛天泽看到这一幕,也同样是吃了一大惊。

    难怪这个姓胡的年轻人,对他的威胁,可以做到熟视无睹。

    原来这家伙竟是跟他们一样,也是那种隐藏在都市中的神秘高手。

    呯!

    轻轻一用力,被胡途用两根手指夹住的那把砍刀,就被他给折断了。

    接着,他便将手里的这半截砍刀丢了出去,朝着前方的毛天泽那个方向。

    咻!

    这半截砍刀就像是子弹一般,瞬间就从空气中穿过,然后贴着毛天泽的脸颊部位擦过,紧接着又没入到了他身后的墙壁里面。

    这半截匕首全都没入到了墙壁里面,没有一丝展现在外。

    而毛天泽的脸颊,则是多了一道伤口,伤口处还在不断的渗出鲜血。

    “如果这半截砍刀,对准的是你的脑袋。”胡途风轻云淡说道:“你现在恐怕就是一具尸体了。”

    咕隆!

    这是咽口水时所发出来的声音。

    没错,毛天泽被胡途刚才所使出的那一招,给弄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刚才哪怕是作为B级高手的他,都没有能力躲开胡途丢过来的那半截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