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64、你爸都得给我面子
    这三名男子的出现,以及那名,大概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男子,他所怒喝的那句话,胡途等人,都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和听到了。

    看到这三人,除去胡途和段宏天,张瑶和张原这对兄妹,脸上的表情,明显都是在瞬间变幻了下。

    “这么快就来了吗?”张原那张脸,都绷得紧紧的。

    从他脸上的表情,也看得出来,他此时很是紧张。

    “不用担心,张原兄弟,我会替瑶瑶把这件事情解决好的。”段宏天面色平静说道,说完,他便缓缓站了起来。

    然后,有些冷傲的看了一眼,就站在一旁的,张瑶的那位远方表哥,接着,便就无视他,从他旁边走了出去。

    显然,对于张瑶的这位远方表哥,段宏天是有些瞧不起的。

    “你这个贱女人,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可以跑到哪里去!”那位瘸腿的中年男子,他的儿子,瞪着张瑶,便是又无比戏谑的说了句。

    眼睛里面,有着明显的,针对张瑶而散发出来的淫秽之色。

    “这位兄弟,说话可以不要这么难听吗?”这时,已经走出来的段宏天,也是有些不客气的说道:“张瑶可是我段宏天的朋友。”

    “你这样叫她,也就等于,不给我段宏天一点面子啊。”

    段宏天也不墨迹,一上来,便就直接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他的名字,在深水埗这一带,只要是稍微有点地位的人物,基本上都知道。

    而眼前的这三人,应该也是在深水埗这一带混的,那么,对于段宏天这个名字,肯定不会陌生。

    “段宏天?”可是,结果却是跟段宏天所想象的,恰好相反,那名不到二十岁的青年男子,听了后,很明显的,就摆出了一副,这货是什么鬼的表情,然后,依然还是那么嚣张的说道:“你TM算是哪根葱?我潘豪又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闻言,段宏天那张脸,顿时便黯淡了下来。他真是没有料到,在深水埗这个地方,居然还会有不认识他段宏天的人。

    对方看上去,明明不像是那种无知的人啊。

    “你应该是,深水埗首富之子,段展渊段总,的那位儿子吧。”这时,那位瘸腿的中年男子,却是沉声说道。

    “见过世面的人,比起一些涉世未深的小年轻,果然就是不一样。”见到瘸腿的中年男子,一眼就认出了他,段宏天那张,因潘豪,而被刺激到,有些阴沉的脸,顿时,又好看了三两分,说道:“我就说嘛,在这个深水埗,又哪还会有人,不认识我段宏天!”

    “段少说的对,在深水埗这个地方。”瘸腿的中年男子,客气的笑着说道:“您的大名,确实是所有的人,都得听说过。”

    被对方这么一夸,段宏天那颗虚荣的心,顿时得到了巨大满足。

    整个人,比起刚才,也要更加的飘了。

    然后,便没有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既然你认识我段宏天,知道我在深水埗,有着怎样的权力,那接下来的话,就好说了。”

    “我听说,我的朋友张瑶,跟您儿子,是有过节对吧。”

    “过节这些事情吧,我觉得都是挺正常的。毕竟我朋友张瑶,她年纪还小,性格有些冲动。”

    “而先生您的孩子,年纪也不大,那他在行为处事方面,肯定也是有些不对的。”

    “既然双方都有错,那干嘛还要把事情搞得这么麻烦。”

    “不如相互都跟对方道个歉,再握个手言和。”

    “然后,此事便就此别过,以后谁都不要再提起。”

    “我段宏天这样的做法,不知先生您觉得如何呢?”

    “段少,你这样的做法,我潘江山觉得并不怎么样。”可谁知,面对优越感十足的段宏天,这名瘸腿的中年男子,却并没有像段宏天所想象的那样,选择妥协,都没有犹豫哪怕一秒,便拒绝道:“我儿子潘豪,可是差点就被,段少你这位女性朋友,给踢得断子绝孙了。”

    “这么严重的一件事情,哪能因为段少你的一句话,就草草了事呢。”

    段宏天的脸上,因为潘江山的这番话,瞬间又变得没了笑容。

    对方明明知道他是谁,居然也敢跟他唱反调,这是让段宏天感到十分意外的。

    “你是认真的吗?潘先生。”段宏天眯起了眼睛,加重语气说道:“你确定,不给我段宏天面子?还是要找我朋友,张瑶的麻烦?”

    “段少,您的面子,不是我潘江山不给。”潘江微笑说道:“是您段少的面子,实在太小,我给不给都无所谓啊!”

    “你……”段宏天顿时有了些怒意,咬牙道:“我没有听错吧,我段宏天,作为深水埗首富,段展渊的儿子,在您潘先生面前,面子居然还会不够大?”

    “莫非说,潘先生非得让我,把我的父亲给叫来,你才会做出退让?”

    “段少。”潘江山还是那张微笑脸,道:“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哪怕是段少你,把你的父亲给叫来,他也解决不了这件事。”

    “因为你父亲,在我潘江山的眼里,也不过是个拇指大小的人物。”

    “他见了我,还得给我面子呢。”

    “他又有什么资格,让我潘江山,给他面子。”

    咕隆~

    这是咽口水的声音,而且,还是从段宏天的喉咙里面发出来的。

    潘江山刚才所说的那番话,让他那,原本并没有多少起伏的情绪,顿时变得忐忑起来。

    如果真如对方所说的那样,对方真的是,就连他父亲见了,也都要礼让三分的那么一个男人,那么他,今天可就麻烦了。

    “段少,如果你要是不信的话,就给你父亲打个电话,向他打听下我潘江山吧。”潘江山嘴角处的笑意,比起一开始时,明显有浓郁几分,说道:“打听了之后,我觉得像是你这样的小年轻,真的,搞不好的话,可能是会被吓尿的。”

    段宏天没有再回应,转而照着对方所说的,把身上的手机,给拿了出来,准备给他父亲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