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61、远方表妹走上了不归路
    香江这座,在六七十年代,经济就已经开始飞速增长的大城市,胡途并非是第一次过来。

    曾经因为表姑生日,他和妹妹胡娇,就有去过他们家里一次,帮她庆祝生日。

    不过,这都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

    从机场里面出来,在接机厅的位置,胡途便看到了那位,已经有近七年,都没有见过面的表哥。

    表哥张原比起二十多岁时的他,明显要沧桑了许多,不仅长出了许多胡子,就连脑袋上的头发,都白了许多。

    他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更像是一位,已经年满四十的中年男子。

    胡途从机场出来的那一瞬间,一直没什么表情,却一直盯着出口处的表哥,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他那位表弟。

    然后,就是颇为激动的,挥手打起了招呼:“老胡,我在在这边!”

    胡途微笑着朝他走了过去。

    走到他面前之后,两个大男人也不多说一句废话,便是张开双手,来了个大大的,又显得非常爷们的拥抱。

    “你小子果然也是变了啊。”拥抱之后,表哥便就睁大眼睛,盯着胡途笑道:“以前的话,你在表哥我眼里,一直都是个小鬼,但是现在,却终于有了点男人的样子。”

    “表哥也变了。”胡途非常坦诚的说道:“你压力是有多大,怎么这些年过来,头发竟是白了这么多?”

    “唉~”闻言,表哥不禁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啊,我们还是边走边聊吧。”

    两兄弟离开机场之后,表哥就开着他的那辆五菱宏光,载着表弟胡途,匆匆的往回赶。

    “表哥。”五菱宏光车上,坐在副驾驶座位置的胡途,正看着表哥那张略显压抑的脸,说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苦难了?”

    “老胡,你说什么呢,你表哥我在香江混得好好的,怎么会遇到苦难呢。”一边专注的开着车,表哥一边颇为激动的回应,但马上,脸上那亢奋的情绪,又挥之不去,说道:“但最近压力蛮大,这倒是事实。”

    “我头发也是在这两年内,才开始白的。”

    “这两年,我辞去了相对比较安稳的工作,转而选择了,自己开店做生意。”

    “但开的店,也不是什么很有名气的大品牌,就是一家,百来个平方的火锅店。”

    表哥似乎忘记了胡途这位表弟的存在,一直说着自己的,道:“我本以为,开一家火锅店,只需要按照庆州火锅,这样的口味,作为标准的话,那么这家火锅店的生意,哪怕是不赚钱,肯定也不会赔钱。”

    “但现实却是,狠狠的抽了我一记耳光。”

    “反正开火锅店的第一个月,我就赔了有近三万。”

    “之后的半年,也一直都是在赔。”

    “半年之后,我减少了几个员工,转而让妹妹,还有我妈,也就是你表姑,在火锅店里面帮我。再加上平时,我自己也会动手做不少事情,这家火锅店,才没有继续亏下去。”

    “直到开了大约一年后,才开始盈利。”

    “但是的话,每个月除去各种开销,也不是赚得很多。”

    “大概只能够维持得了,我们一家在香江的生活。”

    “唉~”表哥沉重的叹了口气,道:“所以,我这一年来,一直都非常的纠结,不知道这家火锅店,是继续开下去呢。”

    “还是选择关门,去重新找一份工作。”

    “毕竟找工作,每个的月的工资,比起我开火锅店赚的钱,可是要多的多。”

    难怪这两年头发白这么快,人也变得越来越沧桑,原来是选择了经商,每天都为赚钱而苦恼,所以才被社会折磨成了这副模样。

    “表哥在经济上有什么困难吗?”对于这位小时候,在他眼里,几乎算得上的大哥的表哥,胡途根本不会吝啬,道:“如果有的话,我可以先给你一笔钱,让表哥你拿去用。”

    “不用了,老胡。”听到胡途扯钱,表哥张原的反应,顿时特别的剧烈,连忙摆手说道:“我虽然不是很富有,但也没你想象的那么穷。”

    “我好歹也是在香江买了房子的男人,比起香江许多本地人,你表哥我,都算是混得相当不错了。”

    “反正你表哥我并不缺钱,你赚的那些钱,就留给你自己用吧。”

    “毕竟表哥把你叫来香江,也不是张嘴向你借钱的。”

    居然不是借钱,这让胡途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表哥把他叫到香江去,有百分九十九点九的可能性,就是为了向他借钱。

    毕竟他现在已经这么富有。

    但看表哥的反应,他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位非常富有的人。

    如果让他知道,他旁边的这位表弟,已经是一位拥有万亿资产的男人,那么,他向自己借钱的可能性,应该还是会有的。

    “那表哥把我叫来香江,是为了什么?”胡途问。

    “为了我那个,比我十六岁的妹妹。”表哥的表情,忽然变得认真起来。

    “妹妹……”胡途嘀咕,眼珠子也跟着转悠,对这位远方的表妹,他自然也是有印象的。

    但胡途跟她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一共加起来,都还没有三回。

    而且当时,这位远方的表妹,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小屁孩。

    而从胡途上了高中之后,这位远方表妹,更是再也没有来过他们家里。

    以至于现在,他这位远方表妹,她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胡途都记不太清楚了。

    “表妹她怎么了吗?”回过神,胡途追问。

    “嗯,她不是还在青春期嘛。”表哥说道:“就特别叛逆,平时读书的时候,逃课也就算了,既然还跑到外面去,跟些社会人士来往。”

    “而且那也不算是什么社会人士,就是一些混子,成天无所事事,只会游手好闲的混子。”

    “我妈呢,由于年纪大了,加上这两年,身体也不怎么好,对于我妹妹的事情,也管不了那么多。”

    “我自己呢,也因为工作太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去照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