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300、把岛国父子都给开除了吧
    而刘明宗,则直接被这一脚,给踹的飞了出去。

    他在地上足足打了两个滚,弄得灰头土脸的,身体这才停下来。

    “你tm是吃屎长大的吧!你tm还有没有脑子!”已经失控的刘国强,完全没有就此收脚的意思,大步走过去之后,便又是对着他儿子,疯狂的猛踹起来,嘴上也是继续骂着:“我让你不尊重胡总,你这混账东西!”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胡途几人,却没一人,有上去制止刘国强的意思。

    哪怕是在一两分钟之前,还恨不得,把刘明宗的屁股,都给舔得干干净净的松岛骏,此时此刻,也都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连声都不吭一下。

    刘国强足足暴打了儿子将近两分钟,直到和平饭店的工作人员,匆匆赶来,他才喘着大气,累到停了下来。

    “刘总,这位先生,刚刚说,这里有一位年轻人,一直在打扰,我们和平饭店的一些客人,导致我们的客人,想要好好用餐,都无法做到。”和平饭店的工作人员,极有耐心,且又心平气和的说道:“不知刘总,所指的那位年轻人,是否就是这位,躺在地上的男子?”

    ?“这里没有你所说的那种人。”刘国强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是我们弄错了,你继续回去工作吧。这里没你的事。”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打扰刘总了。”对着刘国强微微鞠躬,和平饭店的这名工作人员,便没有继续多问的意思,说道:“若是刘总还有其它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还请不要客气,可以吩咐您的人,尽管向我们提出来。”

    “嗯。”刘国强只是敷衍性的点点头。

    然后,和平饭店的这名工作人员,就没再继续骚扰,转身后,便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胡总,是我教导无方。”和平饭店的工作人员刚走,刘国强脸上的威严之色,便就立即消失不见,转而转过身,面朝胡总,九十度弯腰,极为歉意的说道:“如果平日里,我能管教好,我这位不成器的逆子。”

    “今日,他也就不会这般无脑到,对胡总您进行辱骂了。”

    “如果胡总,您实在是要对此事进行追究,那就都冲着我刘国强来吧。”

    “作为他的父亲,我愿意为那个逆子,承担任何惩罚。”

    有儿子,才会拥有未来,所以,表面上心狠手辣的刘国强,对于刘明宗这位儿子,还是打从心底的,想要一直将他培养下去。

    “惩罚就算了吧。”胡途缓缓开口说道:“毕竟你儿子,已经被你打成了猪头。这也算得上是,间接受到了处罚。”

    “但有一件事,你就必须得答应我。”

    “胡总您请说。”这位大佬,就这般不计较跟儿子之间的事了,这让作为父亲的刘国强,顿时感激不尽,所以,对于他所提出的要求,自然也不会拒绝,便立即说道:“只要是我刘国强能够办到的,我一定不会犹豫半刻,绝对会答应胡总。”

    “我这件事,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胡途缓缓说道:“你不是跟岛国的三悠财团,也有业务上的来往吗。”

    “我只需要你跟他们那边,的那家公司,打上一声招呼。让他们老板,把一个叫松岛骏的男人,以及这个松岛骏他父亲,从他们公司当中,开除掉,那就行了。”

    比起刘明宗,胡途还是觉得,施可岚这个叫松岛骏的男朋友,会更加的令他不爽。

    因为,他所做的种种事情,对于胡途来说,都是极其难以接受的。

    而其中一条,让自己的女友,牺牲自己的身体,去陪他的客户,并且,还要将他给服侍好,是最最最为恶劣的。

    松岛骏本人就在现场,刘国强自然是知情的。

    而且,照现场的情况来看,这个岛国男人,肯定也是,跟他那个无脑的儿子一样,也得罪了这位,身份了不得的大佬。

    既然自己的儿子,都受到了,被他暴打一顿,这种极其惨烈的惩罚,那么这个叫松岛骏的,自然也不能,轻而易举的就将他放过。

    于是,刘国强都没有一丝犹豫,立马就答应道:“我知道了,胡总,我一定会照着您说的去办。”

    “把三悠财团的两个败类,松岛骏,以及他的父亲,松岛雾,他们所做的种种,都告诉给三悠财团的董事长。”

    “再让他,把他们公司里面的这两个败类,都给开除掉。”

    “如若他们不答应,那我,和我们天宗集团,将不会再帮助他,进军我们国内的市场。”??“行,有你这么一句话。”胡途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就放心了。”??松岛骏本以为,胡途的重心,会全部放在,辱骂他是疯狗的刘明宗,的身上。他的话,则会因为岛国人这个身份,而被他选择性忽略掉。

    结果,人家对于他这样的小透明,居然也要如此上心。

    甚至过分到,不仅仅是要他丢掉工作,就连同样也在三悠财团工作的父亲,竟也是要,毫不留情的除掉。

    这很明显,是要他们父子二人,都丢掉工作,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每天只要开着豪车,往办公室里面坐上一天,就能拿到令几十亿人,都感到无比羡慕的薪酬。

    “不能啊,胡总!”这种时候,松岛骏哪能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而不做任何事情,来挽回这无比悲催的局面。

    于是,他也像刚才的刘明宗那样,双腿一弯,便噗通一声,重重的跪了下来。

    然后,抱着胡途的两条腿,便大声求饶道:“我松岛骏知道错了,我不该对您不敬,也不应该对您的朋友施可岚,做出那种,要求她赔我分手费的无耻之事。”

    “更不应该,强行逼迫着她,让她去陪刘总喝酒。”

    “这些我都知道错了,胡总!求求您,大有有大量,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刘总,去把和平饭店的工作人员叫来。”胡途看都不看松岛骏,直接对刘国强淡漠说道:“就说这里有个,无比肮脏的垃圾,还是个不可回收的湿垃圾,正在影响我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