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295、市值两千元的天宗集团,的未来接班人
    其实,她会放弃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自己每个月从松岛骏手里拿到的零花钱,最多也才五百万。

    如果可以拿到更多,她一定一定,会尝试报出更加诱人的价格,然后,让这个只有一张脸的男人,就像她梦中想象的那样,败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接着,这对俊男靓女,便一同离开了这个,几乎没有人会经过的小角落。

    来到楼下的餐厅,胡途和施可岚,都是装作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分别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可岚,你脸色怎么阴沉沉的?”不太放心女友的松岛骏,见女友状态不好,便贴心的关问道:“身体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嗯,我没事。”摇摇头,施可岚有些牵强的笑着说道:“就是和老胡聊了些比较沉重的话题。”

    “反正我没事的,一会就好了。”

    “那好吧。”女友都这么说了,松岛骏作为一名非常尊重女友的男朋友,也就没再追问下去,道:“但如果要是有身体上的不舒服,你一定要说出来,千万别埋藏在心里。”

    “嗯嗯。”施可岚乖巧的点点头,然后,也非常顺从的,被松岛骏哪只皮肤白皙的大手,给温柔抚摸了几下。

    把这样一幕看在眼里的胡途,却并没多少感受。

    “哟,这不是施可岚嘛!”这时,一道与和平饭店,极其不相符合的声音,却在公共餐厅这一块区域,高调传来。

    施可岚和胡途几人,自然都是在第一时间,听到了这道声音。

    然后,也都习惯性的,往声音的发源地,也就是和平饭店大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接着,一名体型修长,身高起码有一米八,穿着一套雪白色西装,梳着油亮倒背头的青年男子,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看到该青年男子,施可岚那修饰的精致的眉毛,都不由微微皱起。

    脸色,也是从沉闷,一下变得有神起来。

    但这里的有神,不是指她看到了自己所喜欢的事物,而感到精神焕发,仅仅是因为,她在一瞬间,对那名穿白色西服的青年男子,所自然流露而出的一股警惕。

    ?显然,梳着油亮倒背头的这名青年男子,施可岚是认识的。

    “施大美女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啊。”那名穿白色修身西服青年男子,此时,已经走到了,胡途他们所入座的这张餐桌的旁边,他面带热情的笑容,说道:“我记得我们之间,好像也就才三个多月没见吧。”

    “对不对?”

    “刘明宗,我和你已经分道扬镳,把该断的都给断干净了。”施可岚的脸上全是冷漠之色,说道:“而且,我们也都向对方承诺过,今后都绝对不会再打扰。”??“那你看到我,应该吧把我当做陌生人才对,干嘛还要过来,特意打上一声招呼。”??“别那么生气嘛,施可岚。”叫刘明宗的青年男子,依然维持着一副优雅从容的面孔,说道:“我又不是你的杀父仇人,仅仅只是前男友而已,见了我之后,就如此针锋相对,这真的没有必要。”

    “什么叫前男友,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行不行。”施可岚愠怒道:“我和你牵过手吗?我和你单独一块吃过一顿饭吗?和你开过房吗?”

    “都没有!”?

    “你只不过是,众多男生之中,一个没有追到我的追求者而已,居然也好意思胡编乱造,称我是你前女友。”??“你怎么就好意思呢,刘明宗!”

    “好好好,这我承认,是我不对。”刘明宗淡然的笑着说道:“但我这不也是,曾经爱你爱得太深,导致都以为,我和你之间,似乎真有过那么一层关系嘛。”

    “但你放心,施可岚,我现在已经不会再中你的毒。”

    “所以,你也大可放心,我并不会再一次对你,进行那种不要脸式的死缠乱打。”

    “那再好不过。”说着,施可岚都把眼神收了回来,不想多看刘明宗哪怕一秒,道:“你赶紧离开吧,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别再这里,打扰我和我的朋友们。”??然而,刘明宗却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他的余光,反而转移,看向了,跟施可岚挨得很近入座的那名男子,也就是施可岚她男朋友,松岛骏。

    “咦?这位不会就是,岛国三悠财团,松岛田上总经理的大儿子,松岛骏先生吧。”刘明宗故作微微惊讶的说道。

    被认出来的松岛骏,倒是没有因为,刘明宗一眼把他认出来,而感到有所惊讶。

    而是不再低着头,反而抬起,然后,看向眼前这张,颜值比他还要稍微差上几分的男子。

    “松岛先生应该认识我吧。”刘明宗微笑说道:“你们三悠财团,我可是会经常去光顾呢,跟着我的父亲。”

    “在三悠财团总部,我甚至还与松岛先生有过几面之缘。”

    “其中一次,我们更是围绕着同一张办公桌而坐,并且进行了不少于一个小时的交流。”

    听对方这么一说,松岛骏脸上的表情,这才顿时变得热情起来,同时,也迅速起了身,然后,睁大了眼睛,说道:“先生你莫非就是,天宗集团董事长,刘董的儿子,刘明宗刘总?”

    “看来松岛先生的记忆还是蛮不错的。”刘明宗笑呵呵的说道:“既然还记得我刘明宗。”

    “我还以为,像松岛先生您这样的贵人,属于看任何人一眼,都会立即就忘的那种呢。”

    “刘总言重了,我松岛骏在您面前,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松岛骏微微弓着身子,极为谦卑的说道:“刘总您在将来,等你父亲退休之后,可是天宗集团的接班人。”

    “而我松岛骏,这辈子,直到死亡,都永远只会是三悠财团的一名职员。”

    “那么,我又哪能,跟刘总您这样,将来身价会高达两千亿的企业老总,放在一块相提并论呢。”

    “相提并论都没有资格,那我松岛骏,又岂会有资格,被刘总您称之为贵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