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253、途哥有钱,当然跟途哥
    其余五个,都是十八九岁这样子。还有一个年纪较小的,有着一副看着,就知道是个未成年的外形。

    “力哥,那个姓胡的,就是坐在门口椅子上那个!”蘑菇头混子一边走,一边指着越来越近的胡途,狠色说道:“就是那个混蛋,动了扬哥的女人!”

    “他会动老武的女人?”走在最前面,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子,不禁皱起眉头,武飞扬的那个女人,是什么货色,他不是不清楚。

    反正就杜娟那种女人,哪怕是脱光站在他面前,他的基尔也不会有一丁点杂念。

    而他都看不上,河内村这位有颜值,又有金钱的富豪,又怎么可能会看得上?

    “力哥,扬哥的女人确实是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女人啊。”蘑菇头混子说道:“而且扬哥的女人,还非常的有肉感,说不定那个姓胡的,他就喜欢这款呢。”

    “这倒是也有可能。”孙力点点头,没再去多想。

    接着,他们一行六个人,又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很快,他们便都来到了胡途家门口。

    “你小子倒是挺有种的。”蘑菇头混子,瞪着胡途吼道:“看到我们过来,居然连动都不动,你就这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是吧!”

    “我没有不把你们放在眼里。”胡途懒洋洋解释道:“我就是不想走而已。”

    “别跟他废话了,先过去揍他一顿。”叫孙力的浑子明显不怎么喜欢说废话,喝道:“刀子注意一点,我没叫你们动,你们谁都别动!”

    “是,力哥。”蘑菇头混混回,紧接着又招了一下手,凶煞喝道:“大家跟我一块上!”

    蘑菇头混混吼完,他和其它四个混子,就大步走向胡途。

    这时,胡途也有了动静。

    他抬起了手,往衣服的兜里面伸了进去。

    “大家注意一点,这个姓胡的,可能要拿什么武器出来!”蘑菇头混子非常警惕,喊完,便没有再前进,其余四个混子也是。

    然后,胡途就从他们的眼皮底下,从衣服的兜里面,缓缓的,拿出了三叠红色的票子。

    接着,胡途又把这三叠钞票,十分随意的丢在了地上。

    “姓胡的,你这是什么意思!”蘑菇头混混吼道。

    “还能有什么意思。”耸了耸肩,胡途十分随意说道:“不就是字面意思吗。”

    “拿着这些钱,赶紧滚吧,以后别再来了。”

    “你特么当我们是什么人!”蘑菇头混子顿时更怒,喝道:“你特么有钱了不起啊,老子会稀罕你这点臭钱吗!”

    “老子当然会!”

    凶巴巴的说完,蘑菇头混子立马没了那副十恶不赦的样子,转而弯下腰,把地上的三叠票子,赶忙捡起来。

    “途哥,来,抽根烟吧。”捡了钱之后,蘑菇头混子,立马嬉皮笑脸的来到胡途身前,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包利群,抽了一根出来,递到了胡途嘴里,又摸出个打火机,弯着腰,为胡途把火給点上了。

    “途哥,真是不好意思啊,刚才说话的时候,对你有点凶。”蘑菇头混子像个狗腿子似的,谄媚道:“但您大人有大量,您绝对不会往心里去的对吧。”

    “我还是会的。”胡途冷漠说道,蘑菇头混子听了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住,当他想说点什么来挽救时,胡途却又说道:“但下不为例,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别再发生了。”

    “好的,途哥。”蘑菇头混子立马就点头答应,同时,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还好途哥心胸够大,原谅了他。他继续说道:“我保证,今后见了途哥,我都把你当做大哥来对待,绝不会再放肆。”

    “赵小龙,你特么干什么呢!”

    这时,一道愤怒的嘶吼声,突然从十几米外传了过来。

    紧接着,怒吼的这个人,又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这人正是那个把杜鹃视做自己生命的武飞扬。

    看到他的兄弟,竟是在跟他的仇人,点头哈腰,陪着笑脸,跟对方的狗腿子似的,武飞扬整个人顿时就都不好了。

    “哟,武飞扬啊,你怎么才过来。”看到对方,叫赵小龙的蘑菇头混子,非但没有害怕,也没觉得自己有对不起武飞扬什么,他非常淡定从容的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你来不来,我手里的这三万块钱,你也别想得到一分。”

    “赵小龙,你特么还是人吗!”武飞扬面目狰狞怒吼:“才区区三万块钱,就把你给收买了。”

    “你TM对得起我这个兄弟吗!对得你那个被欺负过的嫂子吗!”

    “武飞扬,别说的我跟你,就像是亲兄弟似的好吗?”赵小龙的情绪起伏则没有那么大,耸耸肩解释道:“我们之间,真的没有熟,顶多就算是狐朋狗友。”

    “我之所以叫你一声扬哥,也是看在你年纪比我大很多的份上。”

    “至于那什么把你当做手足兄弟,这种想法我也压根就没有过。”

    武飞扬再一次被气得浑身颤抖起来,脸色涨红。

    “孙力,你呢?”赵小龙年纪小,什么都不懂,不能明白是非,武飞扬也认了,于是,他看向年纪与他最为接近的孙力,说道:“我们都认识五六年了,你总会把我当兄弟吧。”

    “抱歉,武飞扬,你也知道的,现在这个时代,亲兄弟都会明算账。”一边说,孙力一边走向了胡途这边:“途哥能给我钱,让我吃香的喝辣的。而和你在一块,我只能喝西北风。那我当然是会选择跟着途哥。”

    “孙力,连你也……”武飞扬咬紧了牙,死死的瞪着对方,说道:“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你是在搞笑吗?武飞扬。”孙立耸耸肩,淡然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哥。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句话总听过吧。”

    “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不知道我就帮你解释一下。”

    “它说得就是,像你这样的穷光蛋,哪怕是住在,像妖都那样的一线城市,即便是你的亲戚朋友,也没有几个人会搭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