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252、手拿砍刀来找麻烦的混子
    塞进去之后,武飞扬就再也发不出人声了,只能呜呜呜的叫着,模样比发狂的狗,都还要更加难看。

    之后,河西村的村民,就把武飞扬给绑了起来,并且带着离开了。

    杜炊烟的家里,也顿时回归到了清净状态。

    “小途啊,武飞扬那个麻烦的家伙,现在已经不在了。”媒婆刘婶,那张肥胖的老脸,瞬间就凑到了胡途眼前,热情的笑着说道:“那你是不是可以,坐下来和杜鹃,好好交谈交谈了。”

    “杜鹃真的是个非常善良,且性格也很好的姑娘,如果你们将来要是能够在一起,以她的能力,她一定能够为你们胡家,生一大窝的白大胖小子。”

    这次胡途没有再隐忍这个媒婆刘婶,眼神一冷,就凌厉的瞪向她。

    被这么一瞪,媒婆刘婶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也被胡途这个冰冷的眼神,给吓了一跳,都不敢再说话。

    “刘婶,我们就别再打扰杜鹃和她的家人了。”胡途冷漠说道:“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啊?”媒婆一愣:“就走吗?”

    “那你留下来吃饭吧。”胡途说道:“我还有事,我得先回去。”

    “小妹妹,哥哥就不打扰你和你姐姐了。”面对杜炊烟,胡途的心情,瞬间又好了许多,微笑说道:“以后如果有时间,你和你姐都可以来隔壁的河内村找我。这段时间我都会待在家里,不会那么早出去。”

    “嗯。”点点头,杜炊烟羞涩的回应:“途哥你回去的时候,路上慢一点。这里不是大城市,路都没有那么宽的。”

    “谢谢。”胡途的微笑很灿烂,道:“我会的。”

    跟杜家姐妹告别之后,胡途便开着买给老爸的那辆奥迪A7,回到了家里。

    当天下午,大约三点左右。

    “途哥,不好了!”河内村的水泥路上,昨天偷看了郭艳洗澡的那个王二狗,正疯狂跑向,胡途家所在的那个方向,并且一脸恐慌的大吼:“途哥,你别再继续待在家里了,赶紧跑,赶紧的!”

    而此刻,胡途则坐在他家门口,悠闲的磕着瓜子。

    听到王二狗慌慌张张的叫喊声,他也一点都不慌,仿佛没听到一般。

    “途哥,你怎么还坐在这嗑瓜子啊。”已经跑到胡途家门口的王二狗,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焦急的说道:“你知不知道,隔壁的河西村,来了好多个社会混混,而且都拿着砍刀。”

    “他们明目张胆的闯进我们村里后,就说要找途哥你。还说要把你砍死!”

    “说是途哥你抢了他们兄弟的女人。总之他们都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看着不知道有多吓人!”

    “抢了他们兄弟的女人?”胡途的眉头不禁挑了下,他基本上猜到了,他们这个所谓的兄弟,究竟是谁。

    “对,他们是这么说的。”王二狗还是无比焦急的样子,说道:“途哥,虽然你有钱,但你也真的不应该这么做。”

    “没有男朋友的女人,明明有这么多,可途哥你干嘛,偏偏要去找一个有男朋友的呢?”

    “这样被玩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二狗啊,别别人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胡途语重心长教育道:“有些事情,只要是你没有亲眼见过的,就不要去相信。懂吗?”

    “途哥你的意思是。”王二狗瞬间开窍道:“你没有抢他们那个兄弟的女人?”

    “当然。”胡途理直气壮说道:“我又不是你,是个女人就能看得上。”

    王二狗也不反驳途哥的话,因为他的确是已经不挑女人。

    当然他也想挑,但问题是他没有资本啊。

    “途哥,既然你没有抢。”王二狗不解说道:“那他们干嘛还要上门来找你的麻烦?”

    “可能是看我长得太帅吧。”胡途回。

    王二狗:…………

    “力哥,找到了,那个姓胡的就在这里。”这时,一道陌生男声响起:“你赶紧带着兄弟们过来!”

    “行,我马上过去!”另外一道男声又大声回:“你看住他,别让他给跑了!”

    “嗯,交给我吧!”

    胡途和王二狗,都已经看到了那名,已经发现了胡途的混混。

    这个混混的手里,拿着一把长达四五十公分的砍刀,目光非常凶狠,剪着个蘑菇头,手臂上和脖子上都是纹身。

    胆子较小的王二狗,都没有勇气看那个混子的眼睛。

    “你们两个都别想走,都给老子在那乖乖站着!”十几米外,那名蘑菇头混子,凶狠的瞪着胡途和王二狗,便大喝:“要是你们敢逃,老子绝对把你们腿给砍了!”

    见这个混子,连他这个外人都不放过,王二狗顿时吓得,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途哥,怎么办啊。”王二狗一副怂到不能再怂的样子:“他们连我也要一起砍。我这辈子连女人都还没碰过,我可不想死啊。”

    “放心吧,他们不会杀人的。”胡途不冷不热的安慰道:“顶多就是把手脚给砍了。”

    “啊?”听到途哥的话,王二狗差点就要哭了,道:“那这跟把我杀了,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胡途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杀了呢,就是指死了,然后就得入土,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可只被砍掉手脚,却还可以做许多事情。比如说尿床啊,便便拉裤兜啊,做运动再也不用自己活动啊,还能享受各种残疾人的福利,等等等等。”

    “它又怎么会是,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呢。”

    “途哥,都这种时候了。”王二狗却是越加得害怕和焦急,道:“你就别再开这种玩笑了行吗。”

    “完了,他们已经来了。”王二狗的目光,突然看向了前方,恐惧道:“一共有六个人,都拿着砍刀。”

    王二狗的视线中,此时此刻,确实出现了六名混子。

    他们年纪都不是太大,最年长的,是走在最前面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痕迹的男子,看上去,应该有二十四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