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247、王二狗与农村少妇的故事
    听到生命没有危险,刘英的脸色,顿时稍微好看了一些。

    “他至于气成这样吗?”胡途表示有点不能理解。

    如果他在没有钱的时候,被有钱人,指着鼻头,侮辱他没钱,他所受到的刺激,绝对不会有这么剧烈。

    “人家心里脆弱,还是温室里面的一朵花。”房依依非常理性的说道:“你这样说他。他当然接受不了。”

    “……”沉默或者说是无语了一会,胡途才说道:“好吧,以后我就尽量不那么土豪了,尽量低调一点。”

    这场初中的同学聚会,一直持续到了凌晨三点左右,才有了结束的痕迹。

    今晚他们每个人都喝的很醉,除了胡途一人之外,然后,无论是白宇轩,还是其它龙套同学,都是连路都走不稳。

    最后,他们还是在胡途的照料下,一个个都入住进了,他名下的金龙大酒店。

    胡途也没有回去,也给自己订了一个房间。

    他今天晚上喝的酒,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喝得少,他还能维持着清醒,仅仅只是因为,他的酒量,一直以来,都是非常非常好的那种。

    感觉就真的是,哪怕是喝上千杯酒,也不会醉那样。

    ——————

    次日,胡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

    可能是喝了太多酒的原因,他刚刚睁开眼睛醒来,就感觉脑袋内部,传来一股撕裂般的剧痛。

    这让本想起来的他,都不得不打消掉这个念头。

    还好,躺着休息了四五分钟之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

    下午三点,胡途告别了同学,然后,开着那辆1.6亿的黑夜之声,低调的回了河内村。

    虽然胡途很想低调,但是,这样一辆车却又无法低调。

    于是,他这一路上,还依然像是,被当做动物园的猴子一般,一直都被老乡们观赏着。

    一路上,他还能听到很多话。

    比如丈夫常年在外打工的王姐,她是这么说的,肢体和语气都是特别的热情:“小胡啊,来王姐家里喝杯茶呗。姐这里什么茶都有,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泡给你。”

    小学同学张狗蛋,他所说的话,同样也给胡途留下了深刻印象:“途哥,给我介绍个女人可以不拉,有手有脚,是活的,能走路就行。俺不求长相。”

    你没要求长相,但人家有要求啊。关键是,狗蛋你长得丑也就算了,居然还穷。穷也罢,居然还懒,还好吃。

    就你这样一个人,我要是好心给你介绍一个姑娘,人家第二天,还不是照样得卷铺盖飞速般逃离。

    “王二狗,你给我滚出来!”快要回家了时,胡途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敢做不敢承认,你算什么男人!”

    在胡途的视野里,他可以看到,七八米外,有一位身材丰满的少妇,正抬着手,猛敲一户人家的大门。

    这户人家是一栋两层楼的砖房,像现在这种家家房子都贴了瓷砖的年代,这样的砖房,看上去可是显得非常寒酸了。

    而且这栋砖房,它的二楼,竟是还没有搞任何装修,就连一扇窗户都没。

    “听到没有,王二狗,别以为你躲在里面不出来,我就没有办法治你!”身材丰满的少妇,又是猛敲大门,大声叫道:“赶紧给我开门,快点!”

    砖房里面,还是没有传出来任何声音。

    “艳姐,发生什么事了吗?”原本在车上的胡途,不知何时,竟是已经来到了,这位身材丰满的女人,的身后。

    靠近她之后,胡途就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洗发香水。

    “是小胡啊。”转过身,看到帅气又多金的胡途,身材丰满的少妇,她脸上那凶巴巴的表情,瞬间换成了热情无比的笑容,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就是开车偶然经过。”胡途指了指停在路边的黑夜之声,道:“然后,听到了艳姐你的声音,就过来看看了。”

    郭艳看了看,胡途那辆,光是看上去,就知道价格不菲的豪车,顿时,心里感到无比的羡慕。

    他们家那个男人,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可是每年,往家里面寄回来的钱,也就只有三四万。

    而且这些都还是血汗钱,搞得她每每花钱,都市要斤斤计算着。

    而且他家那个男人,都还已经快四十岁了。

    显然,他这一辈子,也就是这样了。

    而人家胡途呢,都还没三十岁呢,就已经成了几千亿的富翁,就连为家乡投资搞开发,也是一次性就砸进来了十个亿。

    唉~要是自己能跟着一个这样不差钱,又年轻,长得还挺帅的男人,那该多好啊!

    “艳姐,艳姐。”见她没什么反应,胡途抬起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说道:“艳姐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失魂落魄的。”

    “哦,没事。”郭艳及时回过神,挤出笑容来,说道: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然后就走神了。”

    “哦,这样啊。”那些事情,胡途也没有好奇心去问,转而说道:“艳姐你怎么在二狗家门口?是他对你做了什么吗?”

    说到二狗,郭艳的脸,瞬间变得比翻书还快,怒气顿时就涌了出来。

    “是的,小胡,这个二狗,确实是干了些丧尽天良的事情。”郭艳咬着牙,那双本就很大的眼睛,更是瞪成了滚圆,说道:“刚才我不是在家里洗澡嘛,本来洗的好好的。”

    “可是洗着洗着,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总感觉窗户外面,有一个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然后,我就突然回了头,结果却发现,我原本已经关上的窗户,竟是不知在何时,打开了一条小缝隙。”

    “而且,这条缝隙外面,还有一部手机的摄像头,正对准我的身子在拍摄。”

    “当时我都吓死了。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跑出了洗手间。”

    “到了房间里面,我才赶紧把衣服给穿上。”

    “穿好衣服,我才敢出来,去找那个变态狂。但是,我过去之后,却发现那里已经没人了。”

    “我便又开始在附近一带寻找,然后,就到了神色慌张的王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