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221、官明蝶(七更)
    “你小子要是想救这个老太婆,那也行啊,你只要给我五十万,把那个摔碎的镯子,给买下,那就行了。”

    黄致鸿咧嘴笑道:“只要赔偿到位,老子绝不说你半句!”

    那名制服男子,脸色顿时如同猪肝一般,一块青一块白。

    碍于黄致鸿的身份,他也不敢跟他顶嘴反驳,毕竟这个男人,即是他的上司,还是这栋中心大厦的管理者之一,职业是总经理。

    至于赔钱,这种事情就更加不可能了,他只是一名小小的职员,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一万出头。要他一下拿出五十万,他哪拿得出来。

    再说了,即便拿的出来,他也舍不得啊。

    “滚回去工作,别站在这里碍眼!”对方的软弱,让黄致鸿变得更是无法嚣张。

    制服男子还是没有勇气反驳,默默转身,然后,走进了一个办公的地方。

    “老太婆,你特么去把你女儿叫来。”黄致鸿凶狠的目光,再次回到了官意莲身上,道:“你赔不起,那TM就叫你女儿给我赔!”

    “黄经理,你对我妈,难道就不能客气一点吗!”

    这时,一道凌厉的女声,从十几米外的一条走道中,突然传来。这道声音,光是听它那语气,就能感觉到,它的主人,绝对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听到这道声音,黄致鸿那张原本全是凶狠之色的脸,竟是破天荒的,浮现了一些笑容。

    然后,他转过身,看向后方的那条走道,就见那里,一名身材高挑,穿灰色修身制服的美艳女子,正踩着双黑色高跟鞋,一步一步,朝他这边气势汹汹的走来。

    对方那双眼睛,还散发着一股不善之色,且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仿佛,她是想用眼神,就把自己给杀死。

    “官明蝶,你没必要这么看着我吧。”黄致鸿的笑容,越看,越是觉得有点变态,说道:“我又没把这个老太婆怎样,你至于这么生气吗!”

    “黄经理,我说了,对我妈放尊重一点。”长相美艳的官明蝶,近乎咬牙说道:“你平时欺负我也就罢了,现在连我妈也不放过。”

    “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就没有一点尊严!”

    “尊严……”听到这句话,黄致鸿不禁笑了,然后,便是回应:“我告诉你,官明蝶,就你们这样的人,在我黄致鸿面前,就没有所谓的尊严可言!”

    “我是谁?你们TM又是谁?”

    “老子是这栋中心大厦的总经理,这栋大厦的办公层、酒店层、以及顶楼的观光台,都是由老子管着。老子每年,还可以拿到两百万的税后年薪。”

    “而你们呢?一个月能赚多少,扣完税之后,能有一万吗?”

    “你我之间的差距,就像是银河系,大到根本无法想象。你又有什么资本,在我黄致鸿的面前,谈什么所谓的尊严。”

    黄致鸿简直自傲到了极点,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恃强凌弱的小人。

    官明蝶听了这些话,倒是没有受到什么打击。

    因为黄致鸿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年工作下来,她已经了解到不能再了解了。

    “跟你这种人,果然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官明蝶也用鄙夷至极的眼神,极其厌恶的看着对方,说道:“还有,你那摔坏的镯子,我妈也不会赔,我也更不会赔。”

    “因为那东西,本来就是你自己摔坏的。跟我妈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倒是你,身为一个你自己口中,所谓的上等人。自己摔坏了东西,却都承担不起这种损失。反倒,还要栽赃陷害,试图以这种极其不要脸的方式,来为自己挽回损失!”

    “官明蝶,你说话可要讲证据啊!”黄致鸿马上怒怼:“什么叫做,我的手镯,是我自己摔坏的。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啊?还是哪个监控拍下来了?”

    “你这样张嘴就是污蔑人,小心我找律师告你,你信不信!”

    “周芳,别站在我后面了,出来替我作证吧!”朝后方看了一眼,官明蝶便喊道。

    “哦……哦。”

    然后,站在官明蝶身后,一名低着头,有些畏手畏脚,看着很是老实巴交的女孩,就有些胆怯的,慢慢的,走了出来。

    “周芳,你不在你的岗位上工作,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周芳刚走出来,黄致鸿那双凶狠无比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她,然后,用极冷的语气说道:“你这个月工作,是不想要了对吧!”

    “还是你觉得,目前这份工作,不符合你的心意,想要换一份了?”

    “不是的,黄经理,这份工作挺好的,我并没有想换的意思。”这个女孩,直接被黄致鸿的声音,吓得浑身颤抖,头都不敢抬起来。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黄致鸿怒吼:“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工作!”

    “是,黄经理,我马上回去,立刻就回去。”周芳不停的点着头,说完,都不敢继续待在这,立刻便转身,返回她工作的地方。

    “哎,周芳,你干嘛走啊,他有什么可怕的!”官明蝶也跟着转身,追了上去,焦急道:“你说过要为我作证的,你现在回去了,我妈怎么办?”

    “对不起,明蝶,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什么证据。”周芳的步伐越走越快,头也一直低着,说道:“那都是我胡说的。我现在就想回去工作,你就别管我了。”

    “周芳,我真的非常需要你的帮助,我知道,你也肯定看到了,黄致鸿自己摔坏他手镯的那一幕。”官明蝶喘着粗气,恳求道:“求求你帮我一次吧,我母亲真的不能没有你。”

    “对不起,明蝶,我真的无能为力!”

    弯腰对着官明蝶道了个歉,周芳便绕过她,急匆匆的跑着离开了。

    官明蝶的脸色,顿时十分之难看,但脸上更多的,其实还是一股深深的无助。

    “官明蝶,污蔑人的事情,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再干了。”黄致鸿的姿态,又变得像刚才那样,高高在上的:“你赶紧过来吧,我们谈一下手镯赔偿的事情。”

    “你也有三十岁了,在外工作了那么多年,区区五十万,我相信,你肯定也不会拿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