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204、这都是他自找的(四更)
    “我要你付出的代价,也不是很大。”胡途慢悠悠说道:“你只要把你自己的右手,给砍掉,那就行了。”

    这话一出,瞬间,整间办公室里,安静到有点过份。

    连一直大哭大闹,不停求饶的陈思董,都仿佛失去了动能,一下就变得安安静静的。

    “做不到的话,那就把你的脏手拿开,别再对我死缠烂打。”胡途冷漠说道。

    “我可以做到。”终于,经过一番心里挣扎,陈思董还是做出了选择:“我可以砍掉自己的右手,来换取胡总的原谅。”

    “那就别再磨蹭了,立刻开始吧。”胡途催促:“从胳膊这里开始,把整条右臂,都给砍下来。”

    “嗯。”陈思董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站起。

    “允珍,去化妆间把那把斧头拿过来。”

    “啊?”孙允珍吓到了。

    “我帮你去拿吧。”谢衔说道。

    “麻烦谢总了。”

    谢衔只是笑了笑,然后,便走了出去,很快,他又折返回来,而他的手里,也多了一把,用两只手,才能举起的一把斧头。

    这把斧头很新,斧刃都在闪闪发亮。

    “需要我帮你砍吗?”谢衔有些变态的说道:“保证一刀到位,绝不拖泥带水。”

    “嗯,那就麻烦谢总了。”陈思董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因为他自己来砍,那TM才是真的可怕。

    然后,这两个人就开始准备。

    陈思董直接趴在了地上,然后,再把右手给伸出来,伸的笔直,让谢衔好下刀。

    而谢衔,则站在了陈思董前面,并且,已经将那把笨重的斧头,高高的举起。

    “途哥,真的要砍吗?”凌悦馨的脸色十分难看,甚至恐惧到,身体都在颤抖。

    “当然。”胡途回:“有得就得有失,这都是他自己找的。”

    “我砍了啊!”谢衔喊道。

    “来吧,谢总,我已经准备好了。”陈思董面目狰狞:“给我一个痛快!”

    “欧了!”

    呼!

    笨重的斧头像陨石一般,飞速落下,然后,呯的一声,就利索干脆的将手臂给去掉了。

    斧刃还把瓷砖地面都给砍裂开了,溅射起了很多火星。

    “啊!”

    一声近似疯狂般的惨叫,也从陈思董的嘴里面传了出来。

    ————————

    此时,胡途和凌悦馨,已经坐着谢衔的车,回到了住的地方。

    陈思董丢掉手臂之后,则被立刻送去了医院。

    小区楼下,胡途和凌悦馨正站在这里,两人正准备分别。

    “途哥真的不打算在我家住一晚吗?”凌悦馨直勾勾的看着他,问。

    “不了。”胡途摇摇头。

    “好吧,那就不勉强途哥了。”

    “嗯,那你上楼去吧。”

    “我不要,我要看着途哥走了之后,再上楼。”

    胡途:…………

    这一幕,怎么这么像电视剧里面的某桥段呢。

    “行,那我就先走了,你上楼的时候小心一点。”

    “嗯,途哥拜拜。”小姑娘赶忙抬起手,挥了又挥。

    “嗯,拜拜。”

    ——————

    回到金龙大酒店的套房,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左右。

    洗了个热水澡,忽然便就躺在了床上,准备入睡。

    “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已经……”

    这时胡途设置的手机来电铃声,忽然响起,胡途那双刚闭上的眼睛,又不得不顿时睁开。

    “靠,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手,还是拿起了枕头旁边的手机。

    然后,就看到,打电话给他的那个人,是个叫“琴墨香”的女人,这个名字的背后,胡途专门打了个括号,里面写了“顶呱呱39”这样几个字。

    顶呱呱指的,自然就是琴墨香所创办的那家食品公司。

    而数字39,则是这女人的年龄。

    看到是琴墨香给他打电话,说实话,胡途有点惊讶。

    本来他是很困的,可是一想到琴墨香那具熟透的身体,哦不,应该说是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瞬间,他连睡意都没了。

    没去多想,胡途马上接了她的电话。

    自从几天前,为家乡抗洪回来,他跟琴墨香,就一直没有再联系过。

    “是胡总吗?”琴墨香的声音有点温柔。

    当然,这只是她装出来的,从在大江跟她接触的几天下来,胡途就可以看出,她并不是一个温柔的女人。

    “嗯,是我。”胡途说道:“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嗯……就是想约胡总出来吃个饭。”她很直接就表达出了自己的意图。

    “吃饭?”胡途有点意外,但也有一点惊喜,道:“现在吗?还是明天?”

    “明天中午吧。”琴墨香回:“胡总你在帝都吗?”

    “嗯,在。你呢?”

    “我也在,不在的话,就不会给胡总打这通电话。”

    “说得有道理。”胡途转移话题道:“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嗯,有点睡不着。”琴墨香微微叹了口气:“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失眠,每天到了夜里,人就特别清醒。”

    “而到了工作时,就是白天的时候,整个人却提不起一点精神。”

    “我也有过一段这样的时期。”胡途说道:“主要还是心态问题,把心态调整好,晚上尽量不要去想太多关于工作的事,然后多做一些运动,让自己变得疲倦,渐渐就能睡着了。”

    “嗯,谢谢胡总,你的意见我会听取的。”琴墨香成熟的嗓音,都时不时在散发着一股诱惑。

    两人没有再聊太多,约定好明天在哪吃饭,又相互说了句晚安,便挂了电话。

    次日,上午十一点。

    胡途开着从景柔那借来的科尼塞克Agera,满面春风的出了门。

    金龙大酒店门口,景柔正站在这里。

    “看他样子,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出去跟女人约会。”景柔有些幽怨的说道。

    然后,她从身上拿出了一块化妆镜,将它打开,接着,又对着镜子,看了看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说道:“我长得也不错啊,怎么就不约我呢?”

    ——————

    帝都,三里屯,某家高档餐厅,靠近窗户的某个餐位,有位衣着时尚,肌肤雪白的美女,正安静的坐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