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到 > 0194、不公平的事情每天都在穷人身上上演(一更)
    七八名保安见冯怡靠近马经理,为了保护马经理安全,他们便迅速冲了上去,站在马经理前面,形成一堵人墙,把他和冯怡给隔离开来。

    “你们退下吧,一个小姑娘而已,还大动干戈的,她还能把我吃了不成。”对于八名跑过来保护他的保安,马经理却是不怎么领情。

    然后,这八名保安便只好退开,但也没走,就站在旁边。

    “你们人多我也不会怕你们。”冯怡的眼神非常坚定,脸上毫无怯意,说道:“反正,今天无论如何,你们都必须赔我爸的蔬菜钱。”

    “三千块钱,一分钱都不能少!”

    “钱,我们是不会赔的。”马经理微笑着回:“这要怪,只能怪你爸,谁让他把他那辆破车,停到我们超市门口。”

    “你要是非要再闹,听不进我说的任何一句话,那我就只好选择报警处理了。”

    “报警处理……”听到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冯怡都被气笑了,道:“你也真是够无耻的,我都还没说报警呢,你居然却先提了!”

    “你说话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马经理的眼神,瞬间冷却下来:“是,虽然你年纪小,还是个学生,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你要再给我闹下去,或者是口无遮拦,我并不会介意先把你绑起来,再在你嘴里塞上一块抹布。”

    “你……”

    “别说了,小怡!”冯怡的“敢”字,还没从嘴里面吐出来,身后,她的父亲,一声厉喝,将将她给打断了。

    “爸。”冯怡转过身,看向父亲。

    “别爸了,跟我回去。”抓住女儿的手,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冯渊便拽着她走。

    “爸,我们不能回去!”冯怡哪肯走,反倒还使劲的拖住父亲:“他们都还没赔我们的蔬菜钱,我们如果就这样走了,他们以后只会变本加厉,越加嚣张,越加无法无天的欺负我们。”

    “所以,被他们踩烂的蔬菜,我们一定得让他们赔,绝对就不能这么算了!”

    啪!

    冯怡刚说完,她的脸颊部位,就有一个巴掌,迅速的甩了过来,啪的一声,把她直接给打懵。

    “清醒了吗?”冯渊打完女儿后,冷漠说道:“清醒了就跟我回去。”

    “没清醒的话,我再打你两巴掌。”

    冯怡眨了眨眼睛,眼神有些呆呆的,但她的脸颊并不痛,真的,一点也不痛。

    “爸,这个世界上,这么不公平的事情,是不是每天,在世界各地,都会在我们这些穷人身上上演?”冯怡失神的问。

    “差不多吧。”冯渊低着头说道。

    “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的。”

    听到这个答案,冯怡不禁笑了。那是一种很凄凉的笑容。

    按理来说,这种笑容,不应该出现在,她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身上。

    “跟我走吧。”冯渊再次抓紧了女儿的手,说道:“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嗯……嗯。”冯怡艰难的点头。

    “且慢!”这时,一道清凉的嗓音,忽然传了过来。

    并且将冯渊父女二人叫停。

    父女二人,都不禁皱了皱眉,有些好奇,叫住他们的人会是谁。

    然后,父女二人便要转身,想要看看,那个人是谁?随着他们转过身,一名年轻又很帅气的青年,正好走到了他们身前。

    “怎么是他……”看到这位会令她心动的大男生,冯怡的眼睛,不禁睁开了一些。

    “小兄弟,你这是……”对于胡途,冯渊也是有印象的,毕竟在超市里面见过。

    但是他又搞不太懂,他过来是要做什么?

    “我是过来帮你们的。”胡途平静说道:“我觉得你们不应该受到欺负,像你们这样的人,更值得被世界善待。”

    “你到底在说什么?”冯渊依然觉得胡途很是莫名其妙,说道:“你说你要帮助我们?你有这个能力吗?”

    “唉,我竟然会对你抱有期待,我也真是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我还是谢谢你,谢谢你有一颗想要帮助我们的心。”

    “但是,我现在真的没空跟你多聊,我们要走了。”

    “你也别再外面待着了,赶紧回去吧。”

    极其敷衍的把胡途打发一番,冯渊又一次抓起女儿的手,准备带着她离开。

    “胡总,不好意思,我来得稍微有点晚了。”

    一名约莫五十岁,长相正派,穿着套名贵西装的中年男子,这时,匆匆赶到了胡途面前,面带歉意说道。

    “你来的并不晚,时间刚刚好。”看着站在他面前,恭敬又又礼的中年男子,胡途淡定回了句。

    接着,便迈开了腿,朝着马经理走去。

    正派长相的中年男子,见此,也不多问,马上跟随在胡途身后。

    “年轻人,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站在马经理怕旁边的程司豪,目光不善的盯着胡途:“我们这边人多,你要是动手的话,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对于这样的声音,胡途自然不会去回应。

    跟一个狗腿子嚷嚷,这多掉价啊。

    ”哟,还不停下是吧。”程司豪的态度,则是越发的嚣张:“是不是非要我给你点眼颜色瞧瞧,你小子才会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依然是不回应,但是,脚下,胡途却是一直没有停下,距离那位马经理,已经是越来越近。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小子抓起来!”胡途的目中无人,顿时让程司豪感到极其不爽,便大喝一声。

    站在附近的安保人员,却是没有像程司豪想象中的那般,出手去抓住胡途。

    他们八名安保,的脚底板,仿佛就像粘上了万能胶一般,想动都不能动弹。

    “喂!你们八个在干什么?还想不想干了!”程司豪又一次大喝,面目狰狞:“我叫你们把他抓起来,你们一个个耳朵都聋了是吧,听不见啊!”

    保安们仍然毫无反应。

    “跪下!”终于,当走到距离马经理只有三米时,一直沉默着的胡途,突然猛的喝出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