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燕公子 > 第五十七章 鏖战上党(下)
    在会中,廉颇宣读了赵王丹和平原君,写给自己的两封信。信中要求廉颇即可率赵军主力,务必夺回被秦军占领的四座城池。

    念罢信后,老将廉颇看了看堂下,跟随自己多年出生入死的王容、缚豹、苏射等众将,又看了看堂下的上党郡守冯亭,发现众人的面色都异常难看。

    做为在上党前线的将领们,都知道面对秦军的艰难。

    不说秦军的主帅王龁,跟着白起打了几十年的仗,深懂谋略和用兵之法。就是整个秦军的将领们也都是身经百战之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上来的。而且整个秦军,无论战斗素养,还是武器装备,可以说现在都远远超过赵军。

    赵军和秦军在上党这两年内,发生的战斗数不胜数。但战斗的结果告诉大家,在同等兵力下,赵军与秦军的直面对决中,赵军往往是胜少败多。

    对于目前大将廉颇所采取的战略,众将们是支持的,也认为是对的。但现在赵王和平原君赵胜,却命令赵军主动出击秦军,结果可想而知。

    廉颇看到众人的表情,知道众将再想什么。

    长叹一声,对众人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现在我赵军出击,显然对我赵军不利。既然如此,尔等下去,继续执行原先的战略,我军死守防线,不予出击。一切责任,由我廉颇全部承担。赵王要怪,就怪我廉颇好了,与尔等无关。”

    现上党郡郡守、华阳君冯亭,曾担任过多年的韩国朝堂大臣。深知廉颇这样做,给自己所带来的政治风险。

    冯亭沉思了一会,躬身对廉颇道:“将军,不如我们派兵试探性的出击一下,然后收缩回来。这样既好给朝堂交差,也不影响我们的战略。请将军明鉴。”

    众将听罢冯亭的话后,不由得眼前一亮。

    廉颇想了下,赞许的看了看冯亭,对堂下苏射道:“苏将军,你即可率两万大军,兵出空仓岭,向我上党被秦军所占的四座城池,攻击前进。”

    “但凡遇到秦军交战,则试探秦军虚实。秦军败退,不可追击,更不可贸然挺进,你要记住不可远离空仓岭防线,明白么?”

    苏射已经完全明白了廉颇的意思,更是对冯亭的这条计策暗赞,大声回道:“诺。”

    廉颇随后对剩下的众人道:“王容、缚豹你两人率大军在空仓岭防线,随时准备接应苏射将军。华阳君,你带百姓和军士们,继续修筑百里石头长城防线,最好在今年也修筑完毕,不得有误。”

    众人一起领命,齐声道:“诺。”

    待苏射率领的赵军从空仓岭出击后,秦军主帅王龁闻此,大喜过往。也内心暗喜,看来派兵打下上党西部的四座城池,这个计谋是有用的呀!

    老泪都快流出来了,这么长时间,等赵军出空仓岭防线,前来与秦军交战,真的不容易呀!如果用我们公子姬康的话来说,就是我等你等的花儿都凋谢了!可惜,老将王龁现在还不会用这个词汇。

    王龁迅即布置好了个埋伏圈,命令秦军简单与赵军接触后,就往后败退,企图让苏射率领的赵军前来追击。

    但让王龁和秦军众将领万万没想到的是,赵军见秦军败退后,就把战场打扫了一下,连秦军扔下的一根木棍都不放过。打扫完战场,就大摇大摆地撤回去了。

    王龁和秦军众将这个气呀!再也忍不住了。你廉颇这么做,好意思么?你……你这是逗我们呢!是不?

    率领秦军主力气急败坏地,就朝赵军的防线空仓岭扑过来。经过一番苦战,看到仍无法突破空仓岭的防线。扔下了两三百具尸体,秦军又垂头丧气撤了回去。

    站在空仓岭外的一处山坡之上,王龁和秦军的众将领,看着满面沮丧往回撤退的秦军,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空仓岭工事后的赵军。如去年的白起一样,都面面相觑,毫无办法。

    王龁长叹一声,对众将道:“廉颇老儿,如此做法,众将有何良策?”

    秦军众将相互看看,都沉默不语。

    王龁沉思良久,只能说道:“如此,我等就据实禀报大王吧!”

    八月下旬,秦王嬴稷接到上党前线秦军主帅王龁的来信,又接到黑冰台密探所报,知道了魏国与楚国又出兵的打算。忙派人把秦相范睢找来,商量对策。

    “相国,现赵军廉颇死守上党空仓岭防线,不愿出来与我秦军交战。黑冰台也来禀报,现今魏国和楚国也有打算出兵我秦国的计划,我等如之奈何?”

    范睢看了看墙上挂着上党前线对阵图,沉思了片刻,对秦王道:“大王,我秦国战略不能因为这些就改变。所谓积小胜方可大胜,我们要一点一点增加我秦国的胜率。”

    “据微臣所知,现在赵王对廉颇这防御的做法,也极其不满。支持廉颇防御战略的赵相田单,因此被迫辞去相位,这是我大秦打败赵国的最好良机。

    然后范睢又低头想了一会,对秦王嬴稷说道:“大王,微臣现有一计。我秦国可派人前往赵国,对赵王丹言说我秦国不愿与赵国为敌,让赵王派重臣来我秦国商谈停战协议。另一方面,我秦国为麻痹赵王,可让王龁将军率军暂时撤离上党。”

    “如此,赵王必然会同意我秦国的议和建议,待他派重臣来后,我们再告知各国,这样就可让魏国、楚国产生疑虑,必不会再派兵援助赵国。”

    嬴稷听罢范睢的话后,哈哈大笑道:“好一个积小胜方可大胜!相国此计甚妙,寡人这就派人去赵国,按此计进行。就看赵王会不会上当了?哈哈。”

    九月初,上党前线的秦军主帅王龁,接到秦王嬴稷撤军的命令。

    留秦军将领蒙骜率大军十万驻守乌岭关,也放弃了所占上党西部的四座城池;命秦将王翦率秦军十万驻守野王,暂时等候命令,不得北上。

    随后,王龁率秦军主力撤离了上党,徐徐退回了秦国。

    至此,武成王十一年末,上党燃烧了近两年的战火,终于暂时得以平熄。

    整个上党的百姓们欢欣鼓舞,以为得到了盼望已久的和平。他们根本不知道,更为惨烈的战火,就在后面等着他们!

    就在老将廉颇正在光狼城召开军事会议的同时,辽地的一等男爵,第三军第二骑兵旅旅长,准将胡归良(原名都于呼),率领自己二千多骑兵军队,已经在辽北郡安达县(今黑龙江大庆一带)北部,准备对一个不愿归顺辽地的东胡部落发起攻击。

    姬康来到这个时代,在去年进行军事改革的时候,就考虑到了方方面面。

    这个时代的部队,军队的权利高度集中在军事主帅手里。往往会出现哗变、叛逃等众多的弊端,甚至在很多时候,还会出现武装夺取政权的行为。譬如说三家分晋,齐国田氏夺取齐国王权这些行为,都是因为军队权利,过度掌握在这些家族、门阀、贵族等手里。

    对于如何消除军队中的这些弊端,建立一支忠于君主国家、高效,责权明确,但战斗时又勇猛的部队。在与剧辛、荣蚠等众人商量后,姬康考虑再三,最后决定军队体制,还是采用自己前世部队中的编制和做法,同时加强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

    因为前世的经验,对于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姬康是无比的重视。本着军队政治思想工作,必须建立在连队之上的精神。

    在军队新律中规定:军队营、连级部队必须配备专职教导员;团级以上部队,必须配备专职政委,级别和军衔与指挥官同级,行使人员管理,后勤保证、思想教育等工作。但战时在不违背上级命令的前提下,必须遵守指挥官的一切军事命令,不得违背。

    胡归良和政委马顺达站在一个丘陵之上,胡归良对政委马顺达笑道:“马政委,消灭掉这个部落,我辽北郡北部境内,不愿服从我君侯府管辖的部落,就基本上没有了。”

    政委马顺达也笑着对胡归良道:“胡旅长,征战快半年了,总算完成了君侯府和薄将军交待的任务,这次回去要好好休整一下部队,胡将军这次劳苦功高呀!”

    胡归良闻听,哈哈大笑起来,对马顺达道:“这都是应该的,末将深受君侯和薄将军的信任,不敢辜负他们的期待呀!”

    自己原先部落的副手,现改名为李顺的骑兵旅副旅长,骑马跑到两人的面前,禀报道:“旅长、政委,现在我骑兵旅各团已到达指定攻击位置,请予下令攻击。”

    胡归良把手一挥,下令道:“政委你率三团做为预备队准备增援,一团和二团随我攻击。”

    说罢,骑马从丘陵上向下跑去。

    两千多骑兵随即向这个部落发起了攻击。不一会,这个部落内就爆发出了厮杀声和呐喊声。

    ……

    等战斗结束以后,副旅长李顺跑到胡归良和马达顺的面前,报告道:“启禀旅长、政委,这个部落的首领和其他头目全部处死,剩余部落民众八千多人。”

    胡归良哈哈大笑:“好,立即救治伤员,清点战利品。然后押解这些部落民众,回返安达县军营。这次部队回去后,总算可以好好休整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