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燕公子 > 第三十九章 提拔
    进入腊月中旬后,操劳一年的辽地百姓终于喘了口气。

    君侯府有令,自腊月十六到正月十五,除工厂等产业百姓继续工作外,其余的百姓官府不再组织大规模的建设,这一个月是辽地百姓购买年货、打扫屋舍,走访亲友的过年时间,而在工厂的百姓发双倍薪水。

    于是,整个辽地的郡府、县城、乡里挤满了购买年货的百姓。

    而辽地的各部门、各郡县官员依旧在继续忙碌着,晚上各官府衙门的灯火依旧通明。因为年终的考核,总结正在进行。

    自家的小君侯已经下令,今年将从国库中,拿出整个辽地全年一成的收入,奖励众官员、官吏们。考核优异者,要进行提拔。并且在年终总结完后,要拿出明年计划书,上报君侯府。

    腊月二十一,离春节过年不足十天。辽地君侯府,秘书阁。

    姬康看得出来,今天前来的君相剧辛和老总管姬茂,都有点兴奋。

    “公子,人口已将报上来了。我辽西、辽东两郡,今年的人口户数达到了十九万多户,人口将近百万呀!这才一年呀!一年呀!而且平均田亩按新的度量衡来说,也人均达到六亩多啊!”

    老头子剧辛,真的是按捺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

    姬康心里却叹了口气,辽东、辽西两郡的土地面积,比前世辽宁省的面积还大。

    而一个省的总人口,才接近百万,也就是前世两个县的人口数吧。如果是人口大县,估计一个县就有这么多.。

    在前世,如果姬康没记错的话,当姬康离开的时候,整个辽宁省的人口数都已快四千五百万了,这还是在计划生育几十年的情况下。

    不过这总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不是吗?

    “剧相,这都是和全体官员的功劳!不过我们要清楚,这样大规模的招募流民,充实户籍,明年估计还能再进行一年。

    因为许多躲在深山老林、偏远的百姓还有很多。他们对我们辽地的政策了解不多,现在一是观望,二就是出生后就没出过深山老林。所以,辽地两郡还有数十万人口的潜力。

    今年,一是官府的政策到位,配套和奖励措施到位,胡民和燕民都纳入到我户籍之中,一视同仁;

    二是我们带来两万多流民和收容了十多万的难民;

    三是我们鼓励生育政策也比较到位,医疗服务在下半年基本在各郡县铺开。

    并且我辽地不准陪葬和奴隶的存在。这些政策,吸引了燕国许多流民和周边其他国家的许多百姓,前来我辽地入籍。

    不过成绩还是巨大的,两郡人口基本上翻了一番多。招募流民的工作我们辽地不可放松,要再接再厉呀!”。

    剧辛和姬茂都点了点头,剧辛感慨道:“我们明年招募力度还要加大,主动向两郡的深山老林,偏远地区派遣官员,宣传我们的政策。

    而且明年要把医疗服务从各郡县覆盖到乡里,确保婴儿的成活率。并且对生三胎以上的家庭给予适当的补贴,这样我们的人口还会迎来一个快速增长的阶段。”

    姬康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又对旁边的老总管姬茂道:“姬伯,你监督院在考核工作中,可发现有贪赃枉法之官员,或非常优秀的官员么?”

    姬茂脸上也笑了起来:“公子,贪赃枉法也有。但各郡县县令以及各部门官员,大多数都是兢兢业业,下面有少部分官员或官吏,已被查处或撤换掉,人数不多。

    但是,公子,我想今天重点给你推荐一个官员,辽西郡乐亭县的县令郝学君。剧相已经看过此人履历,也大为赞赏,你还是看下资料吧!”

    说着,就把手中情报递给姬康。

    姬康仔细看了一遍所述的内容,脸上露出了微笑。

    “上次说过这个人,我还有点印象。干的真不错,全县户数超过了一万户,而人口现在居然达到五万多人,并且开垦田亩数达到人均十亩,而且大多数为良田。

    尤其难得是,居然把我们的政策完全领会吃透。用官府力量大办产业,尤其是养猪、养鸡、养鱼业、养牛等这些副业。不错,真的不错!这项举措对整个辽地都有借鉴意义。还有就是积极推广新型器具,好家伙,水车、脚踏水车也被他建这么多!”

    剧辛也在旁说道:“这个郝学君,出身蓟都,家境贫寒。但自小就喜好读书,因自家没钱,常在庄里一私塾先生窗下听先生讲课,被其老师发现,破格收其为徒。看其读书优秀,最后把自己的独生女儿也许配于他。

    但因其出身贫寒,也无名声,在蓟都投奔无门。后来在蓟都,看到辽西郡招募官员与官吏,就举家而来。

    从一小吏做起,至四十余岁才被提拔为县令。直到君侯前来辽地,打破了门第观念,一年就脱颖而出,实在是不可多得之人才呀!”

    姬茂眼圈有点发红,也补充说道:“公子,这个郝学君本人极有操守,以前我燕国官员也无奖励之说,只有微薄俸禄。

    当县令三年多来,清清白白,身上除官服两身无补丁外,说是不能辱没官体和官声,其余衣服全有补丁。

    全靠微薄俸禄养活家人,家无余财,也无奴仆,只有官府匹配田地。妻子、老母及其子女身上都穿补丁衣服,以前都是自食其力,用自家不多的田地养活自己。

    今年,官府发放布匹,让百姓缝制衣帽、口罩、手套等,给予钱财,其妻和老母都甘之如饴。

    更难得是执法严明,爱护百姓。我监督院和吏部,派人明里、暗里调查考核此人数次,派去之人回来禀报其人其事,无不感动。

    公子,这个郝学君就是……就是性格有点不好,嫉恶如仇,郡守丁万提拔于他,对其有恩,但见丁万有错,就敢于当面指出,让丁万屡次在下属面前“出丑”。别人劝他,他则言:恩情于心,但为官则公。”

    姬康终于动容了,站起来,走下阁阶。打开阁门,望着门外大雪纷飞,半响,自言自语道:“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说得就是这种人呀!”

    剧辛和姬茂眼睛一亮。

    姬康转过身来,沉吟片刻,对剧辛说道:“剧相,下令:调任丁万为辽东郡郡守,任命郝学君为辽西郡郡守。”

    “诺。”

    又沉思片刻,对老总管姬茂说道:“辽西郡乐亭县县令郝学君,年终奖励不变,内府再出百金奖励于他。”

    “诺。”

    腊月二十八,离过年还差两天。

    辽西郡,乐亭县,县衙。

    现今已四十四岁的县令郝学君,正在屋内和妻子、老母及子女,说着今年的好收成,以及今年的收入,个个笑声欢语。

    郝学君的妻子,指着屋内一箱的钱财,正面带笑容对母亲说道:“娘,今年君侯发放的奖励可不少,以前没想到还会给官员如此奖励。

    今年学君,各项考评都是最优等,拿的这些年终奖励,相当于他以前当官四五年的俸禄总和了。”

    屋内家人都笑了起来,谁不希望家里的生活过得好点呀!

    这个时候,正在屋外玩耍的小儿子跑了进来:“父亲,快前去接令,君侯府有令。”

    郝学君愣了一下,赶忙出去,一家人都跟了出来,没到门口,看见吏部官员已经带人走了进来。

    看到郝学君出来,吏部官员高举君侯府和相府指令,大声喊道:

    “郝学君接令。”

    郝学君赶忙跪了下来,家人也随之跪倒。

    吏部官员打开相府绢帛指令,念道:“……任命辽西郡乐亭县县令郝学君为辽西郡郡守,于正月十六即可到任。”

    郝学君及其家人都愣住了,还没来得及高兴。吏部官员又拿出一道绢帛指令,大声喊道:

    “君侯有令,郝学君接令。”

    郝学君用颤抖的声音道:“臣郝学君接令。”

    吏部官员,提足了精神,高声念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兹辽西郡乐亭县县令郝学君品格高洁,为官清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特赐百金。赐令。”

    全家人及其众人全惊呆了,这是何等的褒扬呀!这是何等的荣耀呀!

    郝学君听罢,叩首大哭道:

    “臣郝学君接令。谢君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