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后的日常 > 007 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二大爷。

    这个曾经不起眼,甚至让很多年轻人心中嫌弃的名词。

    自从从那一部《番茄首富》电影火了后,人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二大爷了。

    谁都希望自己能够不劳而获的继承百亿家产。

    夏清雪也有一个二大爷,身子硬朗,天天出门遛鸟下棋。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秦简这个孤儿也有一个二大爷。

    夏清雪和秦简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

    从相识到结婚,从拉个小手都会脸红半天到如今光明正大的坦诚相对,她可以说把秦简从里到外都了解了个通透。

    但是就是从来没有听秦简说过自己有一个二大爷。

    所以当看到转账信息留言中的“秦简,你二大爷给你打钱了。”这一条信息后。

    再联想到刚刚自己数了又数,反复确认数字1后面有5个0,夏清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尖叫出声。

    “虽然我也知道这是在制造噪音,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宣泄出我心中的激动,所以,邻居们,抱歉了。”

    秦简是第一个被夏清雪的尖叫声吵醒的,刚准备揉眼睛,就被夏清雪死死握住了他的手,表情认真的看着他问道:“亲爱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隐世家族的传人?”

    来不及等秦简回答,夏清雪又用手按住了秦简的嘴唇,眨了眨眼睛。“放心,我是不会责怪你瞒着我的,我理解你的苦心,这是为了考验我们之间爱情的纯洁,不被肮脏的金钱所污染。”

    说完就一脸期待,两眼冒星星的看着秦简。

    秦简一边在脑海中消化小白刚刚说的话。“小伙子,你二大爷已经给你打钱了。”

    一边用手指擦拭着夏清雪的嘴角,口水都理出来。

    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如果我是隐世家族的传人,再怎么也有一个冰山美女保镖化身女老师或女同学围在我身边啊!你是寒冰仙子吗?”

    夏清雪听完后,回想起他们的女同学来,自己的颜值偏差值可谓是一骑绝尘的遥遥领先。

    “我是秦简的美女保镖吗?当然是不可能的,倒是寒冰仙子挺不错的,有机会扮演一下。”

    夏清雪随即想象了一番自己乃广寒宫圣女,清雪仙子。

    而秦简是广寒宫一个普普通通,资质平常的门童。

    “圣女大人,你今天更漂亮了,我对你的爱慕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秦简勾着腰,一脸献媚。

    而自己只是瞟了他一眼,淡淡的回了一句。“嗯,知道了。”便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只留给他一个倾国倾城的高冷背影,以及秦简看着自己的背影情不自禁流口水的场景。

    “嗯,这一幕要用对比的手法写出来。”

    想到这里,夏清雪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就觉得自己的嘴角又有些湿润了,于是用手背擦了擦。

    “你是在做豪门太太的梦?”秦简看到夏清雪一脸傻笑的模样,双手扯了扯她的脸颊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夏清雪连忙甩了甩头,实话实说。

    秦太太哪里有清雪仙子爽?可惜现在不能修仙了。

    随后才想起来正事,反手用力扯住秦简的脸颊,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刚刚你的银行卡收到了一笔十万元的转账,对方自称是你的二大爷,这是这么回事?”

    “你......轻......点!我这样怎么回答?”秦简的声音断断续续。

    这丫头的报复心真的重,不就是习惯性的把她的脸颊当河豚捏了捏嘛,至于下死手吗?

    “那你还不松开?”夏清雪白了秦简一眼,松开了扯住他脸颊的手,顺势拍了拍。

    然后躺立了起来,盘腿坐在秦简的脑袋旁边。“你说,我听。”

    看到夏清雪这样,秦简为了好好专心讲故事,也只好坐了起来,凝视着夏清雪的眼睛,悠悠的说道:“这事还得从我失业后的那天讲起......。”

    秦简是不可能实话实说的,就只能编故事了。

    “当时我正心灰意冷,突然就接到了一个来自国外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我失散多年的二大爷,然后告诉我,只要我勤俭节约,每天就会打一笔钱在我的卡上。”

    “你已经够节约了,汽水都舍不得喝。”夏清雪打趣道,声音由大变小,由轻松到沉重。

    “那东西危害健康,就你喜欢喝。”秦简又忍不住捏了捏夏清雪的脸颊,这一次夏清雪则把脸颊微微鼓起。

    秦简看到她这般可爱,赶忙松手了,还有最重要的事没有说完呢。

    他在面对可爱的夏清雪的时候,毫无自制力,更别提这丫头有时候还会故意诱惑。

    秦简吞了吞口水,甩了甩头说道:“所以老婆,我今后就靠你养活了,我就一分钱不花了。”

    “这样也可以?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夏清雪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不算吧!我二大爷只告诉我要节约花钱,而最好的节约就是不花钱啊!”秦简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这是昨晚他仔细回想了自己和小白的对话,发现的一个漏洞。

    系统好像只会把他本人亲手花的钱计算入额度,那么这样他就可以今后什么东西都让夏清雪付款,而他就可以一分钱不用花了。

    “秦简,我只是让你节约花钱,没告诉你这样,”秦简的脑海中响起了小白气急败坏的声音。

    “可是你没说这样不行啊?”秦简假装没有听出来它的愤怒。

    “秦简,我草你二......,你怎么能偷奸耍滑呢?这样的勤俭节约有意义吗?”小白暴跳如雷。

    它昨天还担心秦简迷失自己,没想到今天就被这小子气得冒烟了,忍不住嚎叫起来。

    “汪汪汪汪。”

    夏清雪听到了小白的急促叫声后,踢了秦简一脚。“出去看看,小白怎么叫得这么大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秦简自然知道小白为什么叫这么大声,所以他是不愿意去面对它的,万一它发了疯咬自己一口呢。

    于是摇了摇头。“也许是发春了吧!毕竟春天到了。”

    夏清雪没有养过狗,觉得秦简说的很有道理,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关于养宠物方面的书籍,又对秦简说道:“找个时间,把小白带去宠物医院做一个绝育手术吧!养一个就够了,生一窝挺麻烦了。”

    夏清雪全然忘记了自己也很想生一窝,最后一算账发现实在养不起,折中才同意只生两三个。

    “秦简,我草你二大爷的。”小白的声音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然后扑扑的抓卧室的门。

    “我今天就把它带去吧!”夏清雪看到卧室门被小白刨得发出刺耳的声音,十分冷静的对秦简说道:“我看,我们需要今天就把小白带去宠物医院了。”

    秦简当然是不会同意的,起身走下床,同时才脑海中对小白不解问道:“你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这不是你允许的吗?”

    小白一时间语塞,只小声的回了一句。“你不懂,这样会害了你的。”

    秦简吐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小白已经重新躺在了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秦简。“你要这么做也可以,这确实是系统规则允许的。”

    秦简长出了一口气,在心中默念了一遍。“一碗小面就是6000元。”

    然后又反复告诉自己。“钱财乃身外之物。”

    这样半分钟后,秦简也一脸生无可恋的对小白说道:“好了,我放弃了,我自己身上的该怎么花钱就这么花钱。”

    小白眼神复杂得看了秦简一眼,只说了一句。“你会庆幸这个决定的。”

    “知道了。”秦简简单的应了一句。

    然后小白立马打起了精神,对着秦简摇尾巴。“喊你媳妇起来做饭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说完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还有你去劝劝你媳妇,我可不想去宠物医院。”

    “放心吧,你不是我也会让她放弃这样的想法的。”秦简笑着说道。

    摸了一下小白的脑袋后,转身离开,只是他心中也有一事不明白。

    “先关心吃饭,然后才想起自己会不会被拉去做绝育手术?难道这就是吃货吗?”

    ......

    “什么事?”夏清雪问道。

    “小白咬住了一只大老鼠,想对我们炫耀呢。”秦简回答道。

    “家里又有老鼠了啊?”夏清雪叹了一口,然后又埋怨道:“都怪厨房那里的窗户坏了,给房东说了几次都不喊人来修理。”

    “谁让我们当初砍价太厉害呢。”秦简一边穿衣服,一边自嘲的打趣道。

    这间房子最开始房东咬死3000一个月,因为位置在市中心,交通也方便,楼下就是地铁换乘站。

    夏清雪跟了房东磨了一个星期,对方才松口答应。

    “也就是看在你们小两口才刚刚毕业的份上,我就便宜500块吧!”房东阿姨边说边挥手。

    只是合同签了后,又有人要3000租,她又后悔了。

    虽然拉不下脸毁约,也事事不管了。

    厨房玻璃被风吹掉一块,夏清雪念叨了几次,只是秦简也一直没有去弄。

    没时间,要加班。

    “我今天喊人来修。”秦简穿好了衣服,又对夏清雪问道:“早上想吃什么?”

    “随意。”夏清雪重新躺了下来,缩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然后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对秦简问道:“你二大爷每天都会给我们打这么多钱吗?”

    “这个是看我花钱的水平,从零元到十万元不等。”秦简回答道。

    夏清雪笑着摇了摇头。“他在外国又不能监视你,还不是凭借他的心情。”

    在夏清雪看来,秦简这个二大爷大概是一个喜欢彰显自己是好人的好人。

    她也没有想过细问秦简关于他二大爷的事情,因为她知道秦简知道的都不会瞒着她。

    他既然只说了一个二大爷,连名字都没有说,那就代表他也只知道自己突然有了一个二大爷。

    “二大爷啊!”夏清雪在心中默念了一遍,然后对秦简说道:“不用修玻璃了,每天折中也有五万元,两个月就能买一套房子了,忍忍很快就过去了。”

    “嗯。”秦简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了自己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扭头对夏清雪说道:“不要给小白做绝育手术吧!我觉得小白真的很通人性,这样不好。”

    “知道了。”夏清雪点了点头。“我刚刚是气话。”

    说着又一个鲤鱼打挺的坐立了起来,对着秦简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我们好久没有出去约会了,所以今天去腐败腐败,顺便庆祝一下你有了一个有钱的二大爷。”

    不管这个秦简的二大爷是什么心态,夏清雪现在只看到了自己和秦简的未来变得光明了很多。

    她像是回到了刚刚恋爱的时候,不用为米油盐醋而斤斤计较。

    遇到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是极好的,值得庆祝,顺便约会。

    秦简看着夏清雪期待的眼神,笑着点了点头。“好。”

    从明天开始节约也是极好的,她的笑容值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