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后的日常 > 001 开局就结婚了
    2020年3月2日。

    庆州。

    暴雨过后的天空荡漾出一股深邃的湛蓝,人行道上的积水清晰的倒映出银杏树树叶。

    秦简用力的踩到了一个小水坑上,发出“啪”的一声。

    同时停下了脚步,驻足抬头仰望着漂浮在蓝天上的几朵零丁白云,叹了一口气。

    “失业了啊!”

    是的,秦简今天上了年后第一天班,也是最后一天班。

    “小秦,你被辞退了!”

    “为什么是我?我可是我们部门最努力的、同时也是绩效最好的啊!”

    “因为我们整个部门都没了啊!”

    回想起和主管的对话,秦简心中的不甘都随着这一声叹气化作了无可奈何。

    秦简又用力踩了一下脚下的水坑,被树梢缝隙切割开来的蓝天白云因为波纹的荡漾,放佛重新拼接在了一起。

    现在的时间是十二点三十九分,秦简正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庆州大街上。

    昔日繁华的商圈并没有恢复往日的热闹,他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营业的餐厅,点了一份23元的套餐。

    从公司出来后,秦简是不能回家的。

    失业,无脸回家,这个一般只有中年人才能体会到的心酸。

    秦简这个前不久才过完二十三岁生日的年轻人现在也明白了,因为他也有妻子。

    ......

    两人是裸婚的,没有婚纱,没有钻戒,更没有祝福。

    秦简是孤儿,靠在国家抚养成人,在高中的时候有幸认识了今后余生能够白头偕老的人,夏清雪。

    不同于秦简,夏清雪有一个大家庭。

    爷爷奶奶安在,姥姥姥爷身子硬朗。

    有一个正在读大二的妹妹。

    还有一个为了高考而奋斗的弟弟。

    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高中英语老师。

    家庭幸福美满,生活小康。

    只不过这一切对于夏清雪来说,在和秦简结婚的那一刻彻底终结了。

    她的父母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夏清雪嫁给一个没有房子的人的。

    “死丫头,现在庆州的房价两万一平,告诉我,你跟着秦简多久才能买得起一间能够让你们睡觉的卧室?”夏清雪的母亲路曼曼歇斯底里的质问道。

    “你要考虑好,你妈说得是事实,就算秦简每个月挣一万或者两万,把生活开支一除,你们能够存下多少钱?”夏清雪的父亲夏明辉声音带着平静。

    夏清雪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右手手指紧紧握住秦简的左手手掌,语气颤抖的问道:“如果,我一定要和秦简结婚呢?”

    “那我们就没有你这个女儿。”路曼曼的回答毫不犹豫。

    “对头,就当没有生你养你。”夏明辉嗓音发颤的跟着说道。

    夏清雪失望的盯着自己的父母看了一小会儿。

    一秒。

    两秒。

    五秒。

    半分钟。

    一分钟后,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容。“也是,你们没有了我,还有弟弟和妹妹。”

    “怎么说话的呢?”夏明辉看到女儿的嘲笑后,怒火中生,右手抬了起来。

    “你打啊!”夏清雪轻轻歪着头,抬起下巴。

    夏明辉深深呼吸一口气,恨恨看了一眼秦简。“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你觉得你能带给我女儿幸福吗?你连自己都养不活。”

    秦简捏了捏夏清雪的手指,尽管是冬天,依旧感觉到了火热的发烫。

    看着夏清雪的父亲和母亲回答道:“我能养活自己,也能养活清雪,别人一天上班八个小时,我就加班四个小时,这样总是能够挣钱的。”

    随后又自嘲的说了一句。“至于羞耻心,自从和你们女儿谈恋爱后,我早就没脸没皮了。”

    秦简和夏清雪的这段爱情从最开始就生于“不义”,两人合起来跟家长和老师玩起躲猫猫的游戏。

    “你看看,这叫什么话,你居然还死心踏地的跟着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东西。”路曼曼也顾不上斯文了,同时心底无比后悔,只怪自己当初的一时心软,才造就了如今这般不堪的局面。

    路曼曼是秦简的高中班主任,高一看秦简好学,加上身世可怜,就经常把秦简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和自己的女儿一起跟着她补习英语。

    秦简看着自己的高中班主任和英语老师,曾经那一双给他温暖的眼睛此刻正无比冰冷的盯着自己。

    他的心在这一瞬间仿佛变得了冰冷起来,正准备开口说话,却看见夏清雪正对着他轻轻摇头。

    “不管你们怎么说,我们这一辈子都会在一起,不会改变了。”

    夏清雪看着自己的父母,咬了一下嘴唇,最后补了一句。

    “爸,妈,再见!”

    说完后,就拉着秦简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家。

    二人走出小区,已经是黄昏。

    夕阳如血,晚霞如火。

    秦简和夏清雪手拉手,漫无目的的走在庆州的大街上。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迎面走过来的人大都会把视线停留在夏清雪脸上片刻。

    一大妈心想:“多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哭得跟一个泪人儿似的?”

    也有回头看向他们的男同胞,先是嫉妒的看了一眼秦简,然后又心中感到悲愤。

    “渣男,有这么漂亮女朋友还舍得弄哭,如果是我,早晚都捧在手心里。”

    他们在黄昏下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拉越长,最后彻底被黑暗所吞噬。

    华灯初上,夏清雪终于止住了哭声。

    秦简看着她发红的眼睛,心如刀割,把她紧紧抱入怀中,抚摸着那一头光顺柔软的长发,深深呼吸一口气后才说道:“对不起。”

    “嗯。”夏清雪把头埋在秦简的怀中轻轻磨蹭着,轻声说道:“我也对不起。”

    夏清雪的“对不起。”这三个字让秦简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夏清雪又重新小声抽泣了起来。

    2019年的第一场雪不期而至,白色的灯光下,白雪如飞蛾。

    到了最后,两人都嗓子沙哑了起来。

    夏清雪松开了秦简,帮着他整理了一下红色的羽绒服帽子,又伸手拍了拍落在上面的雪花,凝视着秦简的眼睛,声音发颤的说道:“秦简,我现在就只有你了哦!”

    秦简看着她的眼眸,清澈的宛如山间的清泉,其中又好像有一条透明的鱼儿,一个极其轻微的惊扰就能让它受到惊吓般的一晃而不见。

    寒意的风裹挟着雪花粘在夏清雪的脸颊上,秦简把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微笑的说道:“我也一样。”

    夏清雪笑了起来,看着秦简,一副认真的样子。“我们回家吧!”

    说罢,便拿起秦简的手拽入自己的白色羽绒服衣兜中,然后挽住他的胳膊,把自己的手揣入秦简的红色羽绒服衣兜中。

    ......

    看着夕阳,秦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后从公园的长椅上站了起来,他现在可以回家了。

    又想起自己的老婆,嘴角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

    “她现在在干什么呢?玩游戏?还是对着文档一筹莫展?”

    二人已经自立门户一年有余了,秦简毕业后就找到了一份月薪过万的工作,而夏清雪则是一直宅在家里。

    最开始她也想找一份工作的,不过被秦简捏住她的鼻子拜托道:“亲爱的,我可以养你了,所以就请你好好实现自己的梦想吧!”

    在楼下便利店,秦简买了一袋薯片和一大瓶装的可口可乐。

    现在不能买拉罐装了。

    秦简,准备要更加节约了。

    回到家,夏清雪正盘腿坐到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个白色的笔记本电脑,头发向后盘起,穿着一套熊猫睡衣。

    看到秦简回来后,有些惊喜的问道:“今天不加班啊?”

    秦简笑着点了点头。“嗯。”

    走到夏清雪的身边坐下,看着她空白的电屏幕问道:“还没有想好怎么写啊?”

    夏清雪点了点头,脸颊轻轻鼓起。“上一本大纲没写好,太监了,这一次一定要认真拟好大纲。”

    秦简看着夏清雪微微鼓起的脸颊,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揶揄道:“你最开始还信誓旦旦的跟我炫耀说一书成神呢。”

    夏清雪白了秦简一眼,没好气道:“要死啊,不许揭我的伤疤了。”

    然后又问道:“吃了晚饭没有?”

    秦简摇了摇头。

    “那我去把晚上剩下的热一下。”夏清雪说完就把笔记本电脑合上,准备起身。

    不过她却被秦简按住的肩膀。“我自己去热,你好好写小说。”

    夏清雪吹了一下嘴巴皮,不满的瞪了秦简一眼。“你就不能让我偷个懒啊,我现在脑子一团浆糊,写不下去了。”

    晚饭是简单的两菜无汤,夏清雪看到秦简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美滋滋的问道:“我现在的厨艺又进步了哈?”

    秦简露出满足的神色。“嗯,可以吃了。”

    夏清雪看到秦简搞怪的样子,瘪起嘴蹬了他一脚。“能吃就不错啦!”

    夏清雪人美成绩好,就是厨艺不咋地。

    读书的时候,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自立门户后才靠在网络教材视频自学起来,不过进步缓慢。

    在秦简吃完饭清洗碗筷的时候,夏清雪站在他的身后,随意的问道:“我看网上好多公司都裁员了,你们公司怎么样?”

    听到这话秦简洗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态,脑海中一面十分谨慎的想着措词,一面慢慢的开口。“我们公司还好,毕竟是外企,目前没有受到影响。”

    “知道了。”夏清雪微笑的看着秦简的背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吧!我也争取早点挣到钱。”

    “嗯。”秦简点了点头,只不过他还是没有回头,只是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洗碗。

    白色的瓷碗被他清洗得闪闪发亮。

    夏清雪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秦简是不敢回头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的,那样她一定会发现什么。

    等秦简把厨房收拾好后,夏清雪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秦简,睡觉了。”

    “知道了。”

    秦简应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