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后的日常 > 001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蓝天白云。

    阳光明媚。

    鸟语花香。

    钟声清脆。

    肃穆的教堂,新娘在两位伴娘左右拥簇下朝着新郎徐徐走来。

    身穿洁白婚纱的裴清雪,今天的她比任何人都美丽,宛若降临人间的天使。

    新郎用力掐了一下伴郎,看到袁凌对着自己呲牙咧嘴后,开心的笑了起来,他明白这不是在做梦。

    裴钱深深呼吸一口气,走上前去,准备牵住了裴清雪的手。

    钢琴曲《梦中的婚礼》缓缓响起,婚礼主持人杜丽走上了舞台,看了一眼夏落落和叶茶茶,小声说道:“两位伴娘该松手了。”

    只是,也许是因为她声音太小的缘故,叶茶茶和夏落落好像都没有听到,二人还是一左一右死死挽住裴清雪的胳膊。

    裴清雪看到夏落落和叶茶茶对自己“依依不舍”的样子后,一脸感动的对她们说道:“放心啦!我会和裴钱幸福一生,白头偕老的。”

    话音刚落,新娘裴清雪就十分用力的将双手从伴娘夏落落和叶茶茶的拥抱中挣脱了出来。

    然后提着裙子,小跑到了裴钱的面前,给了裴钱一个大大的拥抱,满脸幸福的说道:“我们终于结婚了。”

    裴钱也顺势抚摸着裴清雪的头发,轻轻“嗯”了一声。

    “咳。”杜丽咳嗽了一声,在一旁小声提醒道:“你们两个够了,流程不是这么来的。”

    说着又扫了一眼“喜极而泣”的两位伴娘,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也够了,眼泪不是这么流的。”

    坐在下面的裴清雪的父亲裴俊德十分感动的看着一幕,对着老婆肖静说道:“女儿有这么两个好朋友,这辈子也值了。”

    “可是我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两个丫头也哭得太悲伤了吧!眼泪哗哗的流。”肖静有点疑惑,同时摇了摇头。

    “莫非这世上还真的有金兰姐妹?”

    另一边,裴清雪松开了抱住裴钱的手,回头对着夏落落和叶茶茶安慰道:“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我结婚,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别哭了,再哭我就要生气了。”

    她这么一说,夏落落和叶茶茶还真的止住了眼泪,点了点头。

    她们可不想裴清雪生气。

    裴清雪十分满意她们的表现,又对着杜丽说道:“丽丽姐,我们直接进入宣誓环节吧!”

    杜丽看都不看一眼裴钱,在她心中裴钱已经失去了发言权了,清了一下嗓子。

    “下面有请新郎宣誓。”

    裴钱看着裴清雪,脑袋中闪过和她从相识到相知最后相爱的片段,心中不由得感叹:“真的不容易啊!”

    他们两个的爱情就是马拉松,从小时候跑到了现在,中途还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波折。

    裴钱长吸入一口气,将自己激动的心情平静后,凝视着裴清雪的眼睛,庄严郑重的说道。

    “我裴钱,娶你裴清雪,做我的妻子。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我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实。”

    “我知道了。”裴清雪笑了起来,又忍不住扑入了裴钱的怀中,脑袋轻轻的在他的胸膛磨蹭,柔声道:“我也一样。”

    清脆悠扬的钟声再次响起,裴钱和裴清雪彼此帮对方戴上了结婚戒指。

    相拥而吻的新郎和新娘,此刻只感受到了甜蜜。

    而他们婚后的日常,却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

    半年后。

    周六中午。

    手机铃声响起。

    “是你的电话,你接。”裴钱闭着眼睛说道。

    “亲爱的,我不想睁开眼睛,你帮我接一下。”裴清雪的声音带着困意,说完又扭动了一下身子,以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在裴钱的怀中睡觉。

    “我手都被你当了一晚上的枕头了,麻了,用不上力气了。”裴钱双手抱着裴清雪的后背,小声说道。

    “那就不接了,谁这么缺德,大清早的就打电话来,多半又是广告推销的。”裴清雪小声抱怨道。

    自从他们买房后,房子都装好住了半年了,还天天有装修公司打电话来,问他们要不要装房子?

    “也是。”裴钱十分认同这句话,重新把裴清雪肩膀处的被子口压紧一点,继续睡觉。

    其实他们两个早就没了睡意,就是单纯的不愿意起床而已。

    不,他们甚至懒得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了。

    只是,这个电话铃声一直这么想也不是一回事。

    “老婆,也许真的有急事,你拿起手机看看是谁打来的。”裴钱又说道。

    “裴钱,你变了,变得不爱我了,以前这个时候你都会主动的去接电话的,而不是喊我。”裴清雪语气带着强烈的不满。

    说完就抽出抱住裴钱腰部的手,顺势就把被子从他的身上卷了过来,翻一个身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

    裴钱感受着骤然的凉意,看了一眼就在裴清雪脑袋旁边发亮的手机,深深呼吸一口气后,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怪不得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前爱心小仙女,天天把他捧在手心里。婚后就变成了无情搬砖工了,而我就是她手里的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裴钱拍了拍“清雪牌粽子”的撅起的部位,后者一面威胁恐吓道:“打疼了就让你知道锅儿是铁铸的。”

    一面又滚了一个身子。“赶快把电话接通了,一直响,打扰我清梦。”

    裴钱吐了一口气,侧身拿起裴清雪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是“妈妈”打来的。

    于是对裴清雪说道:“媳妇儿,是你妈打来的。”

    裴清雪也吹了一口气,滚了半圈后说道:“你接啊!反正又是一些碎碎念。”

    裴钱接通的电话,岳母肖静不满的抱怨声劈头盖脸的就传了出来。“死丫头,都这个时候还在睡觉,到现在才接我的电话。”

    裴钱将手机离耳朵远一点,一边用脚蹬着裴清雪,一边小声回答道:“妈,是我。”

    “是裴钱啊!”肖静的声音陡然和蔼了起来,接着又问道:“雪丫头呢?”

    “在扫地。”裴清雪的声音透过被子传了出来,不大不小,末了还用撒娇的语气补上了三个字。“亲爱的。”

    “她在.......做清洁呢。”裴钱本来想实话实说的,不过看在“亲爱的”这三个字份上,他还是决定拉这个死丫头一把。

    才不是害怕事后的打击报复,绝对不是。

    我裴钱,绝对没有怕老婆。

    “哦。”肖静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同时又欣慰的说道:“这丫头,终于变得勤快了起来。”

    “那是,她这段时间简直不要太勤快了,家里的厨房是最干净的。”裴钱跟着说道。

    然后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过于阴阳怪气了,担心岳母误会什么,于是问道:“妈,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瞧我这记性。”肖静看着一眼窗外急速向后驶过的田园风光,对着手机说道:“我和她爸上来了,现在正坐在高铁上呢。”

    说着看到自己老公正对着自己比划后,缓缓说道:“主要是想你们了,就想看看你们最近过得怎么样,顺便也给你们带了一些好吃的。”

    说到“好吃的”三个字的时候,肖静还特意用了强调的语气。

    裴钱听到这话后,本来还想说。“妈,你上一次带的枸杞和山药一动都没动的。”

    犹豫了一下,还是只得满脸笑容的说道:“妈,你跟爸也太浪......啷个客气了。”

    “应该的,我们都是一家人,雪丫头又是我们唯一的娃儿,不用见外!”肖静笑着说道。

    “我这真不是见外,只是你们也太着急了吧!”裴钱只能心中吐槽,电话里还得说。“没有,没有,你们要到了说一声,我开车来高铁站接你们。”

    “那好,就这样啊!”肖静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瞪了一眼裴俊德。“我需要你提醒吗?这件事我肯定不会明着催他们的。”

    裴俊德讪讪的笑了笑,解释道:“我不是怕你顺口就说出来了嘛。”

    然后又叹了一口气。“昨天去老周家吃喜酒,我看他儿媳妇那挺起的肚子,保不准下个月就能生了。”

    “我看也这样,只是裴钱和丫头两个人一看都是不想早要孩子的,只得我们两个经常亲自去给他们上眼药了。”肖静回忆中老周家儿媳妇那大肚子,语气带着羡慕。

    她倒是真的希望裴钱和裴清雪擦枪走火,让她早点抱起来外孙子,外孙女也行。

    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轻轻哼起了童谣,想象着自己带孙子、孙女的画面。

    然后,她就揪住了裴俊德的耳朵。

    “好啊!你吃个酒居然盯着人家儿媳妇的肚子看,在想什么?你说来我听听。”

    “老婆大人,我绝对没有想什么,我哪敢啊!”裴俊德歪着头求饶。

    “是不敢吗?意思是你还有翻身做主的念头哦?”肖静冷冷的质问道。

    “是不能啊!”裴俊德连忙改口。

    “那意思是你敢哦?”肖静微笑的问道。

    裴俊德看着这笑容,立马放弃了抵抗。“那老婆,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回答?”

    肖静愣了,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她也不知道。

    PS:新书期,一天两更,求收藏推荐~

    相当于重新写了一本书,简介下周修改,现在不能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