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 第11章 姐姐是朵白莲花11
    说到这里,赵雪如又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偏偏秋杳半句也不接,就是一脸:请继续你的表演的样子。

    赵雪如差点咬断了牙根,唱不下去这个独角戏。

    见秋杳只是浅笑着不说话,赵雪如咬了咬牙,声音还是颤抖着,带着一点哭腔:“妈妈再不好,也是妈妈,你别气妈妈了好不好,今天晚上跟我回家好不好?”

    说到这里,赵雪如还低下头,擦了一下她鳄鱼的眼泪,然后才抬起头,好不可怜的接着说道:“外面的男生再好,可是妈妈这里才是家啊,就算是你跟叔叔那边的姐姐处不来,可是这不是还有妈妈调节嘛。”

    哟,这又开始透露新信息了?

    也是,瓜总要一个一个的慢,不然一次性放太多,把吃瓜群众吃撑了,后面就对瓜不感兴趣了。

    这锤子也得一点一点往外放,不然的话,放太多,一下子锤死了,很快就会被遗忘了,那多没意思啊。

    秋杳看着沉浸在自我表演里的赵雪如,觉得她将来不进演艺圈,真是太可惜了。

    这天赋不需要后天怎么样培养,便已经收放自如。

    “说完了?”见赵雪如咬着唇,一脸可怜又为难,偏偏还想为秋杳着想的表情,秋杳轻笑一声,反问道。

    赵雪如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秋杳的声音,只觉得自己身上一僵。

    那种莫名的压迫感又来了。

    赵雪如觉得这可能就是错觉,许静秋还是许静秋,那个不堪一击,柔善可欺的许静秋,她怕什么呢?

    想到这些,赵雪如轻轻的咬了咬下唇,露出一副欲哭不哭,假装坚强的微笑:“静秋别任性,晚上一起回家吧,好好跟妈妈道个歉。”

    “赵雪如,天天这么演戏,你不累吗?”秋杳可不管赵雪如是怎么样的表演,一开口就直接戳最疼的地方。

    赵雪如这种小把戏,不是没有聪明人看不出来的。

    看出来的聪明人懒得理会她,甚至会远着她。

    身后跟着的那些吃瓜女生,也不见得就什么也不知道。

    只是吃惯了瓜,跟着谁有瓜吃,她们知道,为了看八卦,也便可以将底线无限放低。

    大家都不是傻子,没看这会儿路过的同学是不少,但是还没有傻子跳出来,说秋杳欺负人呢。

    可见,这群在宫斗剧,权谋剧,谍战剧以及各种争斗剧的氛围下熏陶出来的孩子们,还是很有脑子的。

    就算是自己没经历过,那还没看过吗?

    秋杳没开口之前,谁也不会傻呼呼的跳出来,站在赵雪如那一边。

    一旦自己真跳出来,之后秋杳再反驳回来,那么跳出来的那个二傻子,估计就要被当成笑话看了。

    赵雪如心里也是急,偏偏没人跳啊。

    她都掉了眼泪,却没人上勾,可是她又不能表现出来自己的急切。

    如今秋杳总算是开口了,赵雪如觉得自己的话没有问题,不管哪一个,都透露出来大瓜,而且就算是秋杳反驳,能怎么样反驳呢?

    自己这个姐姐可是十分看重家人,不会轻易的将家里的事情往外说的。

    之前她这样欺负原主的时候,原主也是咬紧了牙关,不肯多提家里的事情。

    一个是因为太复杂,一个是不想别人看了笑话。

    赵雪如也是笃定了这一点,所以这才有恃无恐。

    原主不好意思提起来的事情,秋杳可是毫无压力。

    “赵雪如,我想我有必要澄清几点,第一,我不像某些人,有家不能回,只能抱着赵女士的大腿,留在袁家讨生活。我除了赵女士那里,还有父亲留给我的房子,我随时都可以回去。”看着赵雪如眸底暗含的得意,秋杳缓缓开口。

    第一句话释放出来的信息,便已经将赵雪如炸蒙了。

    而且还是戳着赵雪如的肺管子炸的。

    这能不疼?

    原主再不济,那也是有退路的。

    父亲留了足够她上大学的钱,还有房子,甚至说还有赔偿金。

    只要原主不作不浪,这些钱足够花到她毕业之后,自己赚钱。

    而赵雪如呢?

    她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又是家中长女,被父母嫌弃的当初就差没直接扔掉了。

    如果不是赵女士想要个心灵的慰藉在身边,赵雪如如今是在哪座乱葬岗上,还未可知呢。

    赵雪如这些年,拼命的掩饰自己原本的出身,想将自己真正的融入袁家,也是因为心底的恐惧。

    她不想再回到自己家里,那个家里,她曾经跟着赵女士回过一趟。

    当时回去的时候,她已经上小学,有记忆了。

    比她小一岁的妹妹,小小年纪,又是做饭洗衣,又是干这干那,总之忙的不行。

    而那个父母千求万求来的弟弟呢?

    就差没直接上了供桌,直接被供起来了。

    还有父母的嘴脸,对于小一岁的妹妹,张嘴闭嘴就是“赔钱货”“没人要的贱丫头”。

    而对那个小弟呢?

    宝儿,小宝,祖宗啊……

    两者的差距这么大,赵雪如不禁想,如果当初自己留在这个家里,妹妹如今承受的一切,是不是就需要自己来承担了?

    越是明白,就越是知道,自己不能回去。

    而她这些年拼命掩饰,又拼了命融入的事情,如今却被秋杳毫不留情的戳穿了。

    赵雪如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头垂的低低的。

    这个时候,赵雪如后悔自己带着身后的几个大嘴巴过来,这件事情,估计到了晚自习,全校都能知道了吧?

    到时候,那些人会怎么样看自己?

    还有,她喜欢的男生……

    这一刻,赵雪如甚至不敢想以后。

    看着就差没直接钻到地缝里的赵雪如,秋杳笑了笑,很轻,不带什么情绪的接着说道:“第二,我与赵女士之间的事情,再怎么样也是我们母女之间的恩怨,你身为我的表妹,赵女士的侄女兼养女,我想这些事情,也不需要你来操心吧?”

    又是一句话,将赵雪如现在的身份,戳的稀巴烂。

    赵雪如只觉得自己呼吸发紧,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还有,你说我恋爱了,请问对象是谁啊?你是中间人吗?这么清楚?”对于赵雪如的窘迫,秋杳半点同情心也没有。

    不来找茬,屁事儿没有。

    有些人就是不明白这个理,那怎么办呢?

    教她做人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