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 第7章 姐姐是朵白莲花7
    “上次你不是说看好一个娃娃吗?妈妈已经找人联系了,估计很快就有消息了。”赵女士没办法站出来维护赵雪如,这个时候也只能从别的地方弥补一下。

    秋杳远远的听着这个声音,面上的表情淡淡的,心里毫无波动。

    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一楼的房间都是客房,但是物品齐全。

    简单冲了个澡,换了衣服,秋杳便坐在书桌前开始看书了。

    手机响了,秋杳都懒得多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打开,探进来的是赵雪如一张得意极了的笑脸:“静秋,妈妈给我订了新的娃娃,等到了咱们一起玩呀。”

    这一脸迫不及待想要炫耀的模样,如果是原主,估计心里还会有那么一点难受。

    毕竟,赵女士是她亲妈,如今却对赵雪如这样偏爱。

    轮到秋杳这里,心里毫无波动不说,还有点想笑。

    “你三岁吗?还要抱着娃娃睡觉?”秋杳毫不客气的回怼一句,不等赵雪如发作,又跟了一句:“还有,下次进房间前,记得敲了门,得到主人的允许再进来,不然的话,可能会让人质疑你这个袁家养女的礼仪。”

    秋杳是知道对方哪里痛,就直接戳哪里。

    赵雪如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别人提她袁家养女的身份。

    这又当又立的样子,当真是让人瞧不起。

    一边借着袁家的光,一边又不想别人总提她袁家养女的身份。

    似乎别人不提,她就像是袁家真正的女儿一样似的。

    “静秋,怎么跟妹妹说话呢。”赵雪如听完之后,直接就红了眼睛,不等她开口,跟在她身后的赵女士,冷脸怒斥一声。

    原本秋杳还在思考着,要怎么样跟赵女士提自己搬出去住的事情。

    如今机会送上门,秋杳觉得自己不抓住,估计又要在袁家没完没了的拖下去了。

    “我说的不对?就算是亲姐妹,进房间之前敲门也是最起码的礼仪,还是说袁家的教养就是这样的?”秋杳直接开了地图炮,因为远远的看到,袁思梦下来了。

    这个时候地图炮一开,赵雪如和赵女士都得被针对。

    “我袁家可没这样的礼仪教养。”还不等赵女士反驳呢,袁思梦端着水杯,站在几个人的身后,轻笑着来了一句。

    言语之间的讽刺之意,毫不掩饰。

    赵女士原本就冷的脸,这会儿更不好看了。

    赵雪如更是委屈的揪着赵女士的衣角,声音喃喃的,像是被人欺负的可怜的小幼兽似的:“妈妈……”

    这喃喃的两个字,可是戳到了赵女士的心尖上。

    相比养在身边十多年的孩子,原主这个就差被她遗忘的亲女儿,根本不算什么。

    “不管怎么样,雪如是你妹妹,你该让着她的,快给妹妹道歉。”考虑到袁思梦在身后,赵女士倒是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是言语之间,还是偏向了赵雪如。

    秋杳根本不在意赵女士的态度,对于她的话,都不需要思考,直接反驳回去:“我只是提醒一下妹妹的礼仪,可没想着欺负她。”

    不等赵女士再开口,秋杳接着说道:“对了,我已经过了生日,也满十八周岁,不需要监护人了,当初我被判给爸爸,就该留在爸爸那边生活。如今岁数到了正好,不想麻烦妈妈这边,我明天就搬回爸爸那里。”

    “不行!”结果,赵女士想也没想,急急的吐了两个字出来。

    “我只是通知一下妈妈,并没有想征询妈妈意见的意思,毕竟我的抚养权不在妈妈这里,总不能十多年不管我了,如今突然想释放一下自己的母爱吧。”秋杳说话是句句往心尖尖上扎。

    赵女士被气得气息都不匀了,偏偏袁思梦在身后,她又不能直接撒泼,还需要保持着自己贵妇的端庄。

    不然就是让袁思梦捡了笑话。

    赵女士当然不想原主离开这里,原主长得好,又已经成年,不需要花多少钱,便可以将原主当成货品一样,成为她搏取豪门利益的筹码。

    原主记忆里,还真有这么一件事情。

    原主高中还没毕业呢,就被赵女士介绍着去相亲。

    当然,如果是个正常一点的相亲对象,哪怕对方有各种各样的缺点或是问题,那都是可以理解。

    问题是,赵女士介绍的这位,已经年过三十,孩子都有两个了。

    赵女士为了利益,是想让原主未满二十就过去给人家当孩子的后妈。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对于当后妈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阿姨,想走的留不住,不想走的赶不掉,又何必强求呢?”袁思梦看不惯原主很久了,这个时候,秋杳说要离开,她求之不得呢。

    再加上可以气到赵女士,袁思梦也乐意顺手推一把。

    赵女士是真的气得脸都白了,偏偏因为袁思梦在身后,她所有的心思都不能摆到明面上,更不可能说出来。

    不过猫在她身边的赵雪如却很开心,如果秋杳离开了,她就还是赵女士身边唯一的女儿,谁也抢不走她的身份地位。

    想到这些,赵雪如抿着唇,隐讳的笑了笑,甚至连袁思梦的讽刺都忽略了。

    只是到底年纪小,有些表情还是掩饰不住的,稳了稳之后,这才柔弱开口:“姐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伤妈妈的心,妈妈这些年也不容易的。”

    多的话,赵雪如不需要说,只是两三句,便可以安抚赵女士的心。

    特别是有秋杳这个扎心的女儿做对比,赵雪如简直是乖巧听话的绝世好孩子。

    听赵雪如这样说,赵女士面色缓和了几分。

    “这件事情,之后再说。”当着袁思梦的面,很多话不好说,赵女士只能先稳住秋杳,咬了咬牙,留下一句话之后,便带着赵雪如先回房间了。

    袁思梦在身后,端着水杯,笑得意味深长。

    “你倒是舍得。”看着赵女士走远了,袁思梦这才扬着头,语意不明的说了一句。

    对此,秋杳神态淡然,语调缓慢的应道:“原本也不属于我,又何必留恋呢?”

    不管是这个豪门袁家,还是之后那个忘恩负义的大猪蹄子,也许命中注定了,都是不属于原主的。

    所以,最后都飞走了。

    原主都不执着的东西,秋杳又何必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