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 第28章 姐姐是朵白莲花28
    见秋杳笑了,林顺明还以为,他对自己的说辞极为满意。

    心下虽然有些轻视,觉得到底是小门小户出身,眼界窄,没什么见识,被自己一哄,便已经晕头转向的找不着北了。

    心里虽然轻视,不过更多的还是舒服。

    越是觉得秋杳好哄,林顺明也便越对秋杳满意。

    一开始林顺明对于秋杳这个豪门拖油瓶的出身,其实并不算是很喜欢。

    如果不是嫂子这边牵线,他今天都不愿意来。

    不过这些影响也不大,林顺明觉得秋杳本身的条件,可以抵了出身的问题。

    而且出身太好,他也拿捏不了。

    秋杳这样的,倒是完美的满足了他的需要。

    林顺明正准备开口,提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顺便还要提一下自己的两个孩子。

    毕竟,让秋杳早点跟孩子接触了,也好看看彼此之间相处的怎么样。

    孩子对于继母肯定是抵触的,但是如果秋杳这边表现好的话,林顺明也是愿意在中间调节的。

    但秋杳赶在他之前开口了:“林先生的介绍和要求就这些吗?”

    听秋杳这样问,林顺明先是一愣。

    大概没想过,秋杳会这样问他。

    因为他从秋杳这句话里听出了深意。

    那就是,如果他说完了,那么也该轮到秋杳来说了。

    可是林顺明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这么好的条件,秋杳还会不满意,或是怎么样。

    提条件的话,秋杳那样的出身,还有本身的条件,也没有跟自己谈条件的筹码和资本吧?

    因为这些考虑,林顺明愣了一下,但是他反应的很快,不过瞬间,便又温和的笑了笑道:“是的。”

    应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该是绅士一点,也可能小姑娘嘛,想法天真,会提些不切实际的要求,出于客气和礼貌,林顺明跟着问了一句:“请问许小姐是有什么要求吗?”

    “当然,林先生这话问的好奇怪啊,相亲原本就是两方互相交换信息,看看合不合适,然后再决定之后是不是要继续相处,我这边自然是有介绍和要求的。”秋杳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

    林顺明眉心又跳了跳,总觉得之前的暗火似乎又从不知名的角落里,窜了出来。

    “许小姐许说。”林顺明自己调节了一下心情之后,这才缓缓开口。

    只是笑意相比之前,却已经浅了很多。

    这是不太高兴的意思了?

    哟,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秋杳心下嗤笑,面上却是特别认真的开口:“我是许静秋,今年18周岁,在三中读高三,转过年要高考。”

    这些资料,林顺明之前听嫂子匆匆提过。

    但是林顺明并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哪怕秋杳成绩不好,但是花钱,还是可以读个大学的。

    好的学历,算是给林太太这个身份渡一层金,这个也是林顺明觉得秋杳顺眼的原因。

    虽然她出身不好,但是本身的条件还可以。

    林顺明没开口,示意秋杳可以继续。

    秋杳也没客气,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我对于未来伴侣要求并不高,是不是结过婚,有过孩子,都不算是特别介意。”

    小七:……!

    呵,如果不是知道你的过往,我可能就信你了。

    一听秋杳这样说,林顺明心里升起一丝小愉悦。

    所以嘛,女人都是虚荣的生物,如果自己真是个落魄户,还结过婚带了两个孩子,估计秋杳就不会这样说了。

    结果,这股子愉悦,保持了不到一分钟。

    因为秋杳又开口了:“不过我对于婚后生活,还是有要求的,第一,我不太喜欢孩子,想来林先生已经有两个孩子,是不是再生孩子,对于你来说也没有影响。”

    说到这时,秋杳微微一顿,不待林顺明反应,便接着说道:“同样的,对于林先生的孩子,我希望林先生也可以自我处理一下,交给自己信任的长辈也好,交给教育精英也罢。总之,他们可以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毕竟是林先生的孩子,我不可能拦着不让你们相处,但是我不会管他们,更不会与他们亲近,也别想着母慈子孝这种画面,能在我这里发生。”

    林顺明一听这话,眉心跳得更厉害了。

    问题是,秋杳的话还没说完呢:“第二,我不会当全职主妇,林太太需要的应酬,我可以辅助林先生一起完成,但是婚后我还有自己的生活和事情要做,虽然我如今成绩不好,但是却有一颗考研的心,当然了,之后会有怎么样的安排,还在计划之中。但是全职太太,不可能。”

    林顺明觉得自己的火气马上就要压不住,蹭蹭的往头上窜。

    偏偏秋杳的话还没说完呢。

    看着他已经变得有些冷漠的脸,秋杳也不慌,更不怕,开口的语气比之前还轻松了很多:“第三,我希望林先生和我,能相互尊重,而不是摆着自己高高在上的姿态,觉得跟谁结婚,是给了谁施舍一般。毕竟你是人,我也是人,抛开外在的这些东西,谁比谁高贵呢?”

    说到这里,秋杳轻笑一声,似是带着几分讥诮:“而且怎么就知道,这些外在的东西就能长长久久呢?”

    林顺明觉得自己没直接甩了脸子走人,已经足够有风度了。

    偏偏秋杳像是没察觉似的,轻轻的转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咖啡杯,玩笑似的补了一句:“当然了,除此之外,我还是希望咱们婚后,可以相互忠诚,如果林先生觉得外面的世界更美丽,想在上面插彩旗,只要不闹到我面前,我也不会多管。”

    说到这里,秋杳微垂着眸,笑了笑,接着说道:“我说的插彩旗,是gif格式,不是jpg格式,想来林先生是成年人,会懂的。”

    砰!

    林顺明听完之后,再也忍不住了。

    重重的摔了一下自己的里的咖啡杯,然后起身就走。

    因为动作太大,差点把椅子带倒。

    不过林顺明已经顾不上了,他怕自己再听下去,可能会直接上手打人。

    他都多少年没这么不理智过了。

    但是现在,他只想说一句。

    我可去踏马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