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 第24章 姐姐是朵白莲花24
    赵女士没一会儿就下来了,手里拎着两个挺大的口袋。

    明天毕竟要去跟一位成功人士相亲,装备如果差了,别人只会看轻赵女士,也会看轻袁家。

    所以,装备之类的,肯定不能让秋杳自己来弄。

    两大口袋,除了衣服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简单的首饰。

    秋杳年纪小,倒是不需要特别夸张。

    赵女士身为袁太太,再不济,这么点东西还是拿得出来的。

    而且,这算是她的投资,以后都是需要从秋杳身上找补回来的。

    所以,就算是贵一点的东西,赵女士也不会心疼。

    “妈妈给静秋准备了很漂亮的衣服,我帮着妈妈一起选的呢。”原本垂着头不说话的赵雪如在看到赵女士下来之后,忙上前来,攀着赵女士的手臂,一脸小骄傲的开口。

    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向秋杳炫耀一下,她跟赵女士关系更亲近。

    便是连秋杳的出行装备,都得她和赵女士一起选。

    而秋杳本人,却是连参考意见都没有。

    大约是想到了,明天秋杳要跟个二婚男相亲,不管这男人是有钱还是没钱,反正二婚有孩子,在赵雪如看来,就不是顶顶好的条件。

    赵雪如不稀罕,但是她觉得配给秋杳还可惜了呢。

    “多谢。”秋杳神情浅淡,简单的勾了勾唇,表示了感谢之后,接过东西就走。

    至于赵雪如的话,秋杳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赵女士对于秋杳这冷淡的态度并不算是太满意,不过想了想明天的安排,又不想刺激了秋杳,生怕明天被鸽鸽。

    所以,沉着脸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想训人。

    秋杳也不在意她的这个态度,提过赵女士递过来的出行装备,转身出了别墅的大门。

    虽然赵女士更希望秋杳可以住下来,可是又怕因为这件事情,再跟秋杳起冲突,到了嘴边的话,最后生生吞了回去。

    看着赵女士面色不太好看,赵雪如还不忘记上眼药:“妈妈,静秋可能是被外面的人影响了,还是不太懂妈妈的苦心,慢慢会好的。”

    赵雪如也不说特别过分的话,但是言辞之间,总有些小小的陷阱之类的东西。

    赵女士听完之后,面色果然又难看了不少。

    外面的人?

    什么人?

    想了想,晚饭的时候,袁思梦说的,秋杳是不是恋爱跟人同居了?

    意识到这一点,赵女士薄唇崩得紧紧的。

    所以,她还得早下手,省得秋杳在外面鬼混,不干不净的,以后连介绍个二婚的,都拿不出手。

    见赵女士果然怒极了,赵雪如微微垂头,唇角勾着一丝得意的浅笑。

    对此一无所知的秋杳,半路从网上叫了车,同时快步向着自己定位的大门口走去。

    十月底的宛城,气温已经不算很高了。

    秋杳身上穿着一件卫衣,虽然不算是保暖,但是秋杳本身也不畏寒,这会儿吹着微微凉的夜风,再看看并不怎么明朗的夜空,轻叹一声:“看来明天天气不错。”

    沉默了大半个晚上的小七,犹豫纠结了许久之后,这才小声问道:“你当初真是被谢重山给打下九幽之渊的吗?”

    谢重山,秋杳的前任道侣,跟秋杳的小徒弟勾搭到一起的大渣男。

    至少,小七觉得这就是个渣男,打着真爱的名义,行着出轨渣男的恶心事儿。

    小七从前没怀疑过什么,可是如今看着秋杳这个怼天怼地的架势,它总觉得当初秋杳被打下九幽之渊的事情,怕是有什么隐情。

    小七虽然没见过谢重山,但是它有特殊的可以收集信息的渠道,所以对于谢重山这个人的事情,或者说是能力,也是有些了解的。

    谢重山和秋杳都是元婴老祖,谈不上谁实力更强。

    哪怕谢重山用些小心机,小手段,也不见得就能坑到秋杳。

    可是它见到秋杳的时候,确实是在九幽之渊了。

    从前没多想,是不知道秋杳到底有多厉害。

    如今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小七也品出了秋杳的这个性子。

    她不想吃亏,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所以,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真的是被渣男道侣打入九幽之渊,连肉身都保不住,只剩下一缕淡淡的魂识?

    小七不信。

    听到小七这样问,秋杳脚步未停,唇边噙着浅浅的笑意道:“你猜。”

    小七:???

    我特喵的能猜到,我问你?

    小七默默的收回了自己想要自闭的想法,自我纠结了半天之后,又问道:“那我换个角度来问,就是最后的结果变成这样,是你惨一些,还是谢重山他们更惨一些?”

    “我好惨的,好好的肉身说没就没,魂识也只剩下一缕,真的惨哟,惨无人道哟。”结果,秋杳幽幽开口,语气颇带着几分怨念。

    小七:(?`⊿′)?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我再问我就是傻X!

    小七自闭不说话,秋杳倒是难得的享受了一下安静的时光。

    没想单词,也没想别的。

    如果不是小七提起,秋杳都要忘记,自己曾经还有个道侣的事情。

    如今提起,秋杳还带着几分恍恍然的,明明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如今想想,宛若前世一般。

    至于小七的那个问题,秋杳笑意深深。

    她这个人,挑食的很,素来不喜欢吃亏。

    所以,谁更惨,不是很明显吗?

    秋杳打车回去之后,洗漱看书,一直看到半夜,这才回了床上,稍稍休息一会儿。

    第二天一早,6点就起来了。

    原主的家里,有一个小阳台,平时就放些杂物之类的,秋杳特意给收拾了一下,用来自己早起打坐调息用的。

    虽然说神识已经跟身体融合了,但是有些东西,不勤快着一点练着,之后慢慢的就荒废了。

    再加上,也是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习惯。

    调息一个小时之后,这才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先下楼吃个早饭。

    辟谷多年的秋杳,其实早就已经忘记饭该怎么做了。

    自己动手做饭,似乎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上手肯定是要生疏的。

    好在原主小有积蓄,自己只要不浪,估计能安稳的生活到高中毕业。

    而且楼下的早餐,也不贵。

    十块钱能吃到撑。

    秋杳原本也只是不想让别人以为自己是个异类,可以不吃饭。

    所以,吃饭就是应付,一般一个包子,或是一碗粥就搞定了,价格更便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