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个白日梦成真了 > 第十章 我要为民除害!
    三人互相看了几眼,心说不就是最不起眼的安保嘛,谁特么认识他们呀?

    再说了,当时那么乱谁会注意是哪两个安保人员进来被放倒的?

    可实话不能实说,他们只得支支吾吾道:“当时混乱,现在回忆起来可能是受了魔法影响,记不清楚了,脑子有些迷迷糊糊的。

    老奎因受了蛊惑,对他好的不得了,要为此开除我们!

    魔法师协会应该会对我们的损失给予补偿吧?”

    “肯定会的……”朱利安随口敷衍道,心中却是暗暗想着绝对是黑魔法!

    否则不可能一瞬间就能把两位壮汉放倒,要知道正统的魔法师可没有这么狠毒的攻击能力;

    以及老奎因离奇昏迷后对其态度大变,如此立竿见影的功效,除了黑魔法的蛊惑再无其他可能;

    再加上他们三个事后记不清楚细节,很显然是受到黑魔法波及影响。

    “你们说的那位老奎因在哪里?他身上肯定会有黑魔法残留,这可是铁证!”朱利安询问道:“还有,那个黑魔法师叫什么?”

    “乔伊斯·威尔逊!”一直没开口的一名登记员抢答道:“老奎因早就下班回家啦,我们也不知道他的住处在哪里。不过,老奎因把家庭住址给了那小子,肯定是想密切往来!”

    不愧是黑魔法师,这么轻松就蛊惑了公司老板和高管,放任自流恐怕会危害一方。

    害我丢了科技研发投资不要紧,杜绝黑魔法师害人才是最重要的,对,就是这样!

    我才不是为自己呢,我是为了人类和平!

    乔伊斯·威尔逊,我一定把你揪出来为民除害!

    如此一来也就不需要再乞求别人投资了,光是赏金就有两千枚金币,足够过上富足生活还能轻而易举进行接下来的研发工作。

    动力十足的朱利安告别他们,跳上一辆公共马车汇入人群中,他需要抓紧时间赶到魔法师协会汇报自己的发现。

    否则一旦被别人捷足先登,丰厚的奖金可就没有啦!

    “也不知道跟他说这些管不管用……”

    “放心啦,正所谓同行是冤家,再加上那小子得到投资抢了朱利安的资源,他肯定会想办法整那小子的!”

    “老奎因说明天对我们的处理会登报,我觉得咱们不能坐以待毙。要不,找劳动工会吧,说不定把事闹大了那老家伙会来求咱们私了!”

    ……

    三人一合计,决定明天一起去申请劳动仲裁。若不想办法挣扎一下,真的被报纸上的信息定性,以后可就难找工作了。

    乔伊斯对此一无所知。

    回去的路上,他特意去转了两条商业街寻找合适的店铺位置。以前从未想过能有这么多钱供自己支配,所以关注的店铺信息都比较偏僻。

    正所谓好酒也怕巷子深,有了足够的资金,必须要选好店铺才能给生意火爆做好铺垫。

    转了一大圈忙完计划好的事情以后,他又去心仪许久的拉克利餐厅订了个包间。

    今天晚上得好好庆祝一番!

    安排好一切,乔伊斯回到家里只字未提,他要给哥哥姐姐一个大惊喜!

    晚上六点半,忙了一天的霍尔下班回到家,边吐槽附近两条街动不动就塞车太浪费时间,边急急忙忙拿上清洁用品跑去公共盥洗室洗澡。

    公寓楼每层有两个公共盥洗室,却是租住着十几户人家,粗略算下来得有四五十人,经常需要排很久的队才能轮到洗浴。

    这也是乔伊斯迫切想赚钱改变住宿环境的原因之一。

    苏菲毕竟是女孩,没有单独的盥洗室太不方便了。更何况,来自于大吃货国的穿越者,对于房子有种源自骨子里的执念。

    “晚上想吃些什么呢?今天可是乔伊斯毕业以后赚到的第一桶金,咱们得做点好吃的庆祝一下!”等霍尔洗漱完毕回到房间,苏菲开心的提议道。

    霍尔微微一怔,“你接到消除噩梦的工作了?怎么样?还顺利吧?”

    “非常顺利!”乔伊斯面带微笑将出门穿的外套递过去,“既然要庆祝,就别让苏菲辛苦做饭了,我请客咱们出去吃。”

    苏菲微微皱眉摇头道:“去饭店吃太铺张浪费了,我给你们做丰盛大餐怎么样?”

    “乔伊斯说的对,庆祝就要出去吃现成的。”霍尔接过外套穿上,整理好耀眼的金色头发,顺便帮忙把她出门戴的花边帽子递过去,“我请客!这周我们工作量大,船厂要发奖金呢。”

    苏菲接过帽子,往自己深棕色发辫上绑了朵紫色头花,然后戴上帽子整理整理绿色长裙。

    既然要出去吃饭,仪表是必须要打理好的。哪怕没有带精致花边的漂亮裙子,也要保证穿得干净整齐。

    兄妹三人从小就养成注重仪表礼仪的习惯,因此家里没有大的穿衣镜,就相互帮忙收拾的大方得体。

    金发碧眼的霍尔体态优雅拉开屋门,请苏菲和乔伊斯先行。

    直到拿着手杖出门,乔伊斯都没透露关于投资的任何事。

    苏菲见他没有聊起这事,以为没有成功就很贴心的没追问。

    到了大街上,他直接招手叫来辆出租马车引来哥哥姐姐的异议,但乔伊斯非常坚持另外两人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他们都是有工作的人,可以理解毕业后第一次赚到真金白银为家庭做贡献的兴奋心情。

    既然是为他庆祝那今天晚上就遵从他的意愿吧,霍尔和苏菲对视一眼明白对方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

    马车“哒哒哒”奔跑在石板路上。

    黑夜降临的港口市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商业街全都张灯结彩来来往往的人群洋溢着欢快气氛。马车缓缓驶过一排宽敞明亮的橱窗,里面摆放着奢华女装和精致珠宝。柔和灯光照耀下,美得不可方物。

    “苏菲,等你生日的时候来这里挑选一件裙子吧,你这么漂亮穿上一定很好看!”霍尔一直盯着橱窗里的某件长裙,觉得妹妹穿上一定像个公主。

    他看看苏菲,她身上穿的绿色长裙虽然很干净得体,但毕竟已经好几年了。

    面料有些许磨损,款式也有些老。

    “才不要呢,你知不知道在这里买一件长裙要多少钱?”苏菲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买布料自己缝制,能做出一年穿的衣服来呢!咱们赚钱都不容易,得精打细算才行。

    乔伊斯一直想创业需要资金,你以后要把赚来的钱存起来不用操心家里的开销,等存够了就放手去创业;

    霍尔今年都二十三岁了,得考虑成家的问题。

    我同事莉莉的大哥,足足存了五年的钱到二十八岁才结婚!

    即使这样,攒的钱还是不够多。

    他们婚后妻子生了一场大病,存款就花光了不得不搬到星罗区租住,房子都是用木板隔离出来的,除了一张床外什么都没有……

    我可不希望我们家也没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

    咱们吃穿住已经很不错啦,虽然我偶尔会抱怨那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女孩子会抱怨很正常嘛。

    所以我不需要华而不实的长裙,咱们还是多存点钱,有足够的积蓄才能生活的更有底气!”

    乔伊斯暗暗叹气,果然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明明才二十一岁的女孩子就被底层生活打磨的像个家庭主妇。

    他回头看看那条鹅黄色优雅长裙,嘴角微微上扬。姐啊,咱以后不需要有这种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