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24 巷战
    这会儿陈青是不敢再去触陈宽霉头了,想了想,天还早,不如乘这功夫去看看哪里能薅点念来。

    双手揣兜,这里看看那里瞅瞅,贼兮兮逛了起来。

    陈青终于将目标锁定——家具商城。

    商城门口的人多看了陈青几眼,他们见得顾客多了,眼力也训练出了几分,知道陈青绝不可能会是买家具的主,机械性地说了声欢迎光临后再也懒得搭理陈青。

    当然,像什么出言讥讽这种高级剧情却也是不会出现的。

    陈青乐得如此。

    这商场很大,一楼人还挺多,不利于施展,当下来到二楼,四处逛了逛。

    整个商城为了更直观,都布置成了一个个房间的模样,主卧、次卧、客厅、厨房等一应俱全。

    陈青不停往一个个房间的角落处看去,很快就看到了一对情侣,两人应该是把这里当钟点房了,正躺着休息。两人躺得那张床外面还有一个大衣柜,如果不走近还看不到。

    “就你了!”陈青长长呼了一口气,在衣柜另一侧坐下,与情侣只隔了一个衣柜,默默念叨了几次注意事项:人数最好别太多,意念太杂影响吸收。同样的薅意念手法最好别用第二次,神经回路会有“耐药性”……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启了神经回路,假装接了个电话:“喂?”

    嗯了几声,陈青声音沉重起来:“你怎么才打过来?老子这会儿快要活不下去了知道吗!”

    衣柜另一侧的情侣正你点我鼻子一下、我戳你乃乃一下,做着幼稚又无聊的活动,听到有人近在咫尺都微微吓了一跳,只是听这一句话两人立刻被吸引,同时伸食指在唇间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今天我女朋友不是带我去她家见她爸妈吗?也正是运气坏时喝凉水都塞牙!我和她在路上顺路就买了一个酱香饼……对对对,就民族小学门口那家,”

    小情侣俩好奇心大起,都是竖起了耳朵。

    “我和她边走边吃,很快就来到了她家,她爸妈人也挺好的,知道我要来,都已经做好了饭等着我,只是那会儿可能是那个饼的问题,我闹肚子了,当下我借口说洗手,来到了她们家卫生间,很快就解决了,万万没想到啊……”

    小情侣更是好奇,都摒着呼吸等陈青下文。

    “不知为啥,那坨翔冲了两次,下去了又浮了上来,我再按马桶,已经没水了啊!”陈青的声音里满是痛苦,“你知道那会儿用水高峰,那水细得跟根筷子差不多,等马桶再充满水,起码也得是半个小时以后了,我第一次去丈母娘家,总不能带坨屎去对吧?”

    “噗……”女的听到这里,没忍住,很低的笑出了声。

    同时一股念就隔着衣柜被陈青吸收到了。

    陈青心头大喜,压低了声音对着电话道:“等等,”过了会儿,又道:“没事儿,刚刚好像有人过去了,还放了个屁……”

    两个情侣瞬间都差点笑出了声。

    两股意念又聚了过来。

    小年轻闻言一乐,伸手入被,放在女的屁股上,捅了捅那啥眼,凑在女的耳朵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别……放……屁……”

    女的推了他一下。

    “我还能怎么办?”陈青的声音中痛苦更浓,咬牙道:“我只好用那个装饼的纸袋捞了起来啊!”

    女的听到这里脸上神色古怪,朝身边男人作了个呕吐的动作。男的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然后啊,我就想着快点扔了,没想到还没出门呢,就被她妈拉了回去,说吃完了再说,我没办法啊!只等把那纸袋放在茶几上吃饭,”陈青声音里满是痛苦,“这顿饭老子吃得那真叫一个痛苦啊!只是万万!万万!万万没想到的是只是吃了一会儿,茶几上就冒起了烟!”

    里面的男女脸上都疑惑了起来,想来都在奇怪为什么会冒烟。

    “我女朋友她爸爸爱抽烟啊!刚刚没看到烟灰缸里还有一根烟,我那装翔的纸袋就杵在了那根还没灭的烟头上了,那本来是装饼的纸袋啊,全是油,很快就冒起了火,我立刻慌了,正要过去扑了火呢,没想到步子急了,绊在桌脚上摔了一跤,我女朋友她爸呢,抡起厚厚一本字典朝着纸袋就拍了下去,那纸袋我绕了个口,里面便是气,那……那就是个气球啊!!啪的一声炸了,沙发上、餐桌上、茶几上、还有我女朋友她爸她妈身上、脸上……全是……全是……屎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里面一直忍着的情侣再也忍不住,前几个音都还只是在牙缝中挤出,后面那声哈哈那简直跟炸雷似的了。

    同时两股巨大的意念聚了过来。

    “卧槽,有人!”陈青本来还想再薅点念呢,这会儿装不下去了,只得提前离场,留下这句只好提前走人。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忍不住了!”

    “卧槽……卧槽……神……神人!卧槽,哎尼玛……肚子都笑痛了!”

    又是几股念飘了过来。

    陈青心头暗爽,数了数,这些念有五六丝,又能强化好一会儿啦!

    几步来到商城外的陈青摸了摸鼻子,像是终于偷到东西的小偷,拉高衣领遮至鼻子,消失在了街道尽头处。

    而在陈青出商城的一瞬间,一个人却狞笑着追了上去。

    陈青不知道的是,在他出小区那一刻,这个人就跟上了他。

    这个人,就是堕落街里被陈青——准确来说是山海青控制下的陈青——大瓷碗砸进脸中的乞丐。外号可乐,本名常乐。

    半张脸都被陈青砸碎了,常乐深知自己这一劫是熬不过去了,只是万万没想到,所有人都觉得该死去了的自己挨到了第二天,又奇迹般的……觉醒了!

    在常乐的眼中,觉醒了,那就是旧世界的地主!贵族!皇族!

    所以他向狗哥发起了挑战,然后,没有一点悬念的,他一拳就打死了狗哥。

    常乐不是有意的,但在狗哥蜷缩在黑泥里大口大口喷着鲜血的那一刻,他知道了自己拥有的力量与凡人有多大的差距。

    做上了乞丐头子,确立了帮派名字,常乐第一件事就是找寻赐给了自己这一切的那个高中生!

    他从外到里认为自己是小人,可不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套。

    仇不过夜,才是他。

    所以还没彻底控制这个力量,他就来了。

    有着青云四中这四个字,只用了一天时间,他就知道了“陈青”这个名字。

    此刻,他心中有股压抑不住的嗜血感觉,跟着陈青。

    不紧不慢。

    拐了个街角,他都已经看到陈青了,墙角却走出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挡在了他和陈青中间。

    像座塔。

    “这兄弟,啥事儿说不开?要靠这种方式。”

    蓦然看到如此巨大的身影,常乐不免一惊,但身为觉醒者,自然有着与往常不一样的底气,更何况他感觉到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于是立刻狞笑了起来。

    “滚开!要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杀!”常乐这会儿戾气已经完全上来了,身上嗤嗤声不断,皮肤下竟钻出了一根根锐利的尖刺,远远看去,像是一个人形毫猪。

    黑影见状往后退了几步,露出了雄壮似熊的体格,他将腰间的麻绳取下一圈圈绕在手上,同时捏碎一个矿泉水瓶口,矿泉水在他巨大的手掌中就似一瓶口服液,巨汉将水倒在麻绳上将麻绳浸湿,死死盯着常乐:“兄弟,我还是那句话,有事儿,好好说!”

    “凡人也敢挡觉醒者,”常乐狞笑起来:“爷让你去阎罗面前好好说!”

    常乐手中出现了几根尺长的巨大尖刺,像是放大了数倍的利爪,身体上嗖嗖飞出了一阵尖刺,身影猛地飞至。

    哧!

    黑影一恍,巨爪在巨汉身上就刮出了几条巨大的血口,而常乐已经出现在了巷子另一头。

    巨汉速度太慢,只来得及将手臂挡在脸前,射出的利刺全插在了手上,正叭嗒嗒朝下滴血,身体上被爪撕开的几道深深口子也染红了半边身体。

    常乐狞笑起来,“在爷眼中,你就是一头任爷宰割的肥羊!好好逃吧,爷会一块块把你剁碎!”

    嗖嗖之声顿起,尖刺先起,常乐奔至,一爪狠狠朝巨汉腰间剜去,在这一刻,他甚至能清晰感觉到利爪一点点切开皮肉的快感……

    猛然间常乐的身影一顿!

    他的手,被巨汉夹在了腋下!

    巨汉牢牢抓住了常乐的手,没有丝毫废话,猛然发力!

    常乐肘关节瞬间爆碎!

    “啊!!!”常乐猛然一声惨嚎,目光中充满了惊恐。

    咔!

    另一条手也被捏碎!

    “不!!!不!!!不要杀我!!!”一股难言的惊恐猛地爬上了常乐的心头,自己是觉醒者!!自己才觉醒一天!!自己还有无尽美好风光的未来!!

    巨汉的巨大手掌盖在了常乐的头上。

    常乐的心犹如被什么紧紧拽住,他的声音都已经扭曲了:“别杀我!!我是觉醒者!!我……我会给你数不尽的钱!!我,”

    叭!

    黑暗中,一个头颅像是西瓜般爆开,哀求戛然而止。

    巨汉将没了声息的尸体扔进了垃圾堆里,黑暗中看不清他表情,只听他一边擦手一边平静道:

    “只要你动的不是陈青,什么都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