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22 陈宽
    邵真呆住了,看着周阳乔:难道……就是她?!

    而陈青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这一刻陈青是真的石化了……

    脑中的万念功启动了起来,没说,肯定是山海青启动的。

    而几乎同时,邵真向上就有一股又一股的念冒出,被陈青吸收了来,细细一算,足有五六丝!

    众人都有些惊讶,就算看赵富贵,邵真也没这么仔细啊,却是不知道为啥看陈青和周阳乔看了那么久。

    只有赵富贵心中了然,不禁也是佩服,在他看来,邵真肯定是看出了陈青的些许端倪。

    就这一点,邵真也是胜自己太多了,在自己眼中陈青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左看右看都是一个凡人,只有邵真,竟然一眼就已经看出了他的不简单,实在很不简单啊!

    邵真相当凌乱,目光来回在陈青与周阳乔身上来回好几次,终于才干咳了一声,“大家对修炼如果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这一句立刻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立刻有人喊道:“邵老师!锻炼和觉醒有没有直接关系?”

    “老师老师,如果想要功法,该走什么途径。”

    “邵姐,你要是遇上普通人,能打几个?”

    而陈青这会儿是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啊!

    薅意念没错,但好死不死,为什么偏偏选了她呢!

    在她眼中,自己此刻恐怕已经是绿顶天了吧!

    啊啊啊啊啊!

    要不要那么羞耻,要不要那么羞耻啊啊!?

    偏生已经成了“渣女”的周阳乔还不知道这些事儿,乐道:“诶诶,你看刚刚邵小姐姐看我的眼神没?没准儿她就喜欢爷这种类型呢!好像刚刚她也看了你,要不要下了课去勾搭勾搭?”

    “……”陈青无语凝噎,想着自己要不要告诉她真相……

    一个觉醒了的老师带来的震动是巨大的,下课铃声响起时,众人都是一声失望的“噢”,大有依依不舍的滋味。

    邵真真如她所说,一点没耽搁,直接下课,却在教室门口站住了身,回头道:“那个,跟我来一下。”

    陈青估计十有八九指自己,只不过装没看到,假装低头看书。

    “叫你呢!”周阳乔捅了捅陈青,“哎,感觉有好事啊!”

    “啊?”陈青无奈,指了指自己,硬着头皮跟上了邵真的脚步。

    青云四中看起来很看重邵真,特意搬出来的一间大办公室里,里面只放了四套办公桌,但此刻只有靠里那张象征性摆了点文具。

    咔搭。

    邵真带上了门。

    陈青心中暗叫一声妈耶,迅速想着词儿。

    全部否认吗?

    还是硬着头皮装到底?

    “一样米养百样人,人生这么长,总会遇见几个渣男渣女。”邵真语气郑重。

    “……”

    陈青这会儿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青了,青到发光冒泡那种。

    “世界很大,很精彩,如果遇到的尽是正人君子,想来也会很无趣,正是这些人渣,才能教会我们坚强,逼迫我们成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海青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青眼皮都抽了几下,只有沉默。

    见陈青沉默,邵真的脸上多了几分温和:“学会放下自己,承认彼此只是彼此的过客,一辈子那么短,追随自己的心,总会有更好的人在前面等着你。”

    “哈哈哈哈……”

    山海青都快笑断气了,狂笑道:“听到没?哈哈哈哈,快找个好女人!”

    陈青一直处于石化中,完全不知道自己该作什么表情。

    “我知道你的心情,”邵真的语气诚恳又沉重:“该走出来了。”

    “……嗯!”陈青想了半天,终于挤出了这一个字。

    邵真到此时仿佛是讲词汇库掏空了,也不知道怎么继续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你去吧。”

    “嗯。”陈青如释重负。

    再一次看见天空,陈青都快掉眼泪了。

    这算什么事啊!

    讲道理,这邵真大自己也没多少岁吧?这沉痛的感悟是什么鬼?

    熬到放学,再没见到邵真,这让陈青好歹松了一口气,午休回家照顾陈山时,小区里闹哄哄的,宋治家的事儿酝酿到这会儿才爆发,小区大门已经用上了隔离带,但依旧挤了一堆人往里伸着脖子看,议论纷纷。

    “听说那个女人一下子就白了头,就一爪子,就扯碎了那五个人!”

    “是啊!不过那家人也是该,我有个发小就住这小区呢,听她说那家人平时欺负这女人欺负得狠了,这女人才发狂杀了他们全家的。”

    “你们是没见到啊,刚刚那能进去的时候,我看了几眼,那肠子啊肺的,都已经分不清是谁的了。那墙上全泼满了鲜血……”

    “不知道怎么,这几天总感觉觉醒的人多了起来,听说堕落街那边的乞丐帮也觉醒了一个,很凶残呢!”

    “对对对,好像因为这件事儿,今年的围场试炼都可能取消。”

    “让让,让让。”陈青努力挤入人群。

    人群立刻不干了:“嘛呢嘛呢!挤嘛呢!”

    “我家在里面,麻烦让让。”

    “嘿,巧了,每个往里挤的都这么说。”

    “麻烦让让,我家真在里面。”陈青好不容易挤出了半个身子,就见一个敬察拦了过来,陈青解释半天,好歹才算被放了进来。

    案子很清楚,但架不住这是超级重案,而且牵扯到了觉醒者,敬察们可劲查着。

    小区里已经有好些人暂时搬去了亲戚家,当然,陈青只能老实呆着了。

    而明叔几个反而不慌,也不管小区门口堵了一群的人,正与几个老头子下着棋。

    没再说小梅,而是在说围场试炼。

    “老隋,快围场试炼了,你家阳光天赋那么好,估计这一次能成吧?”

    “唉,哪里哪里,阳光不学好,估计悬。”一个中年人摇摇有头,脸上全是笑。

    “瞎说!你前些天一直在借钱,是不是在买气血丹?”另一人拱了个卒,又道。

    “唉!”隋姓中年人叹了口气:“气血丹实在太贵,有些玩不起了,一颗就得五千,你看看,这几个月我头发都白了一大片呢!”说着看向了众人:“老哥哥们,你们要不再借我点吧!你们知道的,阳光再来几颗气血丹,觉醒应该就稳了,到时候绝对给各位大哥封一个大红包!”

    “不是不肯借,真没了!”

    几人都是摇头,只有一人皱着眉头,道:“老隋,我这倒还有点,但你知道的,我家燕子明年也高二了,她……”

    隋姓中年人立刻一喜,“老杨,没说的!明年准能还!”怕他不同意,立刻道:“这样,这几天我就让阳光给燕子讲功课怎样?”

    “这个……”杨姓中年人稍微顿了顿,道:“走,去我家。”

    众人闹哄哄的,一人笑骂道:“诶诶,不厚道啊!就这里说啊!”

    “杨叔,隋叔,明叔……”陈青与众人打着招呼,上了楼。

    众人也纷纷和陈青打了招呼,见陈青上了楼,才叹道:“唉,也是命不好,可惜了!”

    “陈宽才可惜呢!”另一人却是摇头:“那身体要是觉醒,估计能进战神部!”

    “唉,真的可惜了,陈宽如今年龄大了,怕已经耽搁了吧。”

    对座的中年人皱眉想了想,“应该已经耽搁掉了。”

    这么说着,突然见小区人群中走来了一条巨汉,随手一拨就分出了一条路,众人正要骂骂咧咧说啥,见这巨汉就闭了嘴。

    太壮了!

    简直跟座铁塔似的!

    明叔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巨汉,愣道:“嘿!说曹操曹操到,那不陈宽吗!”